繫上領帶又肯彎腰洗地:賣冰小販最無價的一堂課

29

unsplash-photo-1456324463128-7ff6903988d8

我長時間在台北生活,學生時代又在高雄定居四年,因此對南北差異的感受特別深刻。

台北市中山區的松江路、南京東路一帶,有許多中小企業林立,那也是我踏入業務工作第一個經營的區域。除了馬路上的車輛川流不息,在騎樓行走的上班族各個表情冷漠、腳步匆忙,感覺上就是每一個典型都會區的縮影。

年輕時和陌生人攀談被拒絕的機率很高,但是在建立基本信任之後,我總是會抓住機會請教客戶。我感覺自己不僅要磨練銷售技巧,也在學習如何解讀和融入工商社會的步調。

「李小姐,謝謝您給我機會服務貴公司。」我和一位剛簽完合約的客戶,在小會議室做短暫交談。

「你也真不簡單,給你吃了這麼多次閉門羹,你還有辦法鍥而不捨、撐到最後成交。不好意思啊!剛認識的時候對你那麼兇。」李小姐說。

「別這麼說,我知道這一區有很多行業的業務員都是挨家挨戶拜訪,如果換成是我整天被疲勞轟炸,應該也會變得很沒耐性。」雖然她第一次見面時是「真的」對我很不客氣,不過我也是真的可以理解她的立場。

「是啊,這禮拜你是第三位來拜訪的影印機業務員了。」她把另外兩張同業的名片拿出來給我看。我不斷點頭表示感謝,她也露出比較輕鬆的笑容。因為在簽了約之後,她就不必整天應付送報價單來的業務員了。

「我想跟您請教的是,如果時間回到我第一次來敲門的時候,有什麼地方我可以做得更好,讓我們的溝通更順利呢?」我問她。

她認真想了一會。「這大概不是你的問題吧。在這種商業區,只要看見打著『領帶』的人,心裡面就會莫名產生壓力。老實跟你說,在我的既定印象中,『領帶』幾乎就跟伶牙俐嘴、抓著你買一堆不需要的東西劃上等號。沒辦法,太多銷售員給人唯利是圖的壞印象了。」

我在旁邊很認真的聆聽。從最初拒人於門外的撲克臉到她願意分享真實感受,我總認為這是經營客戶最有成就感的一段過程。而這段10多年前的對話,以及「領帶」給她的負面觀感,一直留在我心裡。

原來這一條每天早上圈在頸上、給我無比壓迫感的領帶,對某些人來說造成更大的壓力。每次我繫上領帶,總是會想起它好像是「壓力」的圖騰。然後,李小姐和某些人對領帶、對業務員的刻板印象就會出現在腦海。

接下來幾年我有更多工作經驗,中間也再回學校當過學生。這些學習都不若一段文字給我的啟發和震撼來得巨大。它是關於對「領帶」的見解。

「繫上領帶,能自我提升人格品行、形象價值;繫上領帶,也會讓人喪失自我,鄙視鄉土平民;若能繫上領帶,能奮發上進,又肯彎腰洗地,如此有恆持續,那麼恭喜您!您的人生就能成功又有意義。」--成本源 

這段話來自一位飲料攤販:成本源先生。他曾經在台南應用科大附近賣冷飲,客群大多是學生。最大的特色就是他騎著自己設計的「可愛冷飲車」,穿襯衫、帶紳士帽並打上領帶來做生意。這樣的裝扮不但是對顧客、對自己工作的尊重,更是他用來勉勵學生、建立正確價值觀的方式。

原來,我們不必給「領帶」那麼狹窄、單一的定義。一個人的格調、格局,是由自己而非外界世俗標準來定義的。就像同樣一份工作,有人會消極以對、自怨自艾,有人可以抬頭挺胸,從中找到樂趣、贏得尊敬。

令人感到遺憾的是,2010年成本源先生不幸罹患喉癌。他希望有尊嚴的走完人生道路,因此選擇不做化療。即使最後身體狀況惡化到無法開口說話,他仍然請人用輪椅推著他,手拿紙牌向曾經合作的商家一一致謝。上述這一段「領帶哲學」的文字,則是他用毛筆寫在親手製作的卡片上,送給台南應用科大師生的最後禮物。

成本源先生在2012年初離開人世,享年51歲。

這個社會上打領帶的人很多,包括企業家、律師、業務員、服務生等,但是領帶背後的價值觀卻大相庭徑;這個社會上高學歷的人也很多,但是做過送貨員、搬運工的成本源先生只有國小畢業,他卻用生命的智慧教導我們最無價的一堂課。

謹以此文向我們的生命導師成本源先生致敬。

繫上領帶又肯彎腰洗地:賣冰小販最無價的一堂課

來源:台南應用科技大學新聞公告

※本文由作者授權提供,未經允許禁止轉載

更多 老師開講 的相關內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