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待用麵」成功關鍵:感動也要能行動

13

image-45

「公益」和「營利」乍聽之下是不相關的兩個領域,有些企業家還把公益投入當做一種企業成本,如此狹隘的定義之下,公益和營利甚至是背道而馳。這是錯誤的觀念,讓我用「一碗麵」分享自己的看法。

週間的晚餐時間,我和一位公益組織的負責人在餐館內享用麵食,同時聊到「組織活化」的觀念。他說即使是公益組織,也需要有好的行銷能力,才能提高組織的能見度,進而爭取到更多資源、提供給更多需要幫助的人。

而公益組織的資源多寡,和整體經濟狀況是息息相關的。當經濟不景氣時,政府和民間團體的預算都被壓縮,來自個人的小額捐款也會縮水,連帶讓公益組織的力量變小了。因此他希望可以用「活化組織」的理念,提高公益組織的運作效率和社會影響力,詢問我的看法。

當下我腦海出現的影像是一碗麵,那就是在台灣形成一股熱潮的「待用麵」,以及這個想法最初的來源:義大利的「待用咖啡(Suspended Coffee)」。

世界各地的「善心」很多,就像全世界的好產品很多,但是並非所有的善心和好產品,都可以爭取到足夠的曝光機會和行銷通路,形成影響社會和市場的力量。待用咖啡的成功,就是「活化組織」的絕佳範例,不管是非營利組織或營利組織,都值得深入的學習和思考。

 

我把待用咖啡和待用麵的成功關鍵,歸納為「感動」與「行動」兩點。

首先,不管是在台灣的麵攤或是義大利的咖啡館,這個概念讓動人的故事畫面深植人心。在社群網路的時代,很快就轉化成強大的渲染力和散播力。真正觸動人心的好想法和好產品,才能發揮這種效用。

 

舉例來說,若是產品和服務本身不能為顧客帶來真正的價值,單是透過華麗的包裝、密集的宣傳和促銷,也只能提高短期的銷售數字,無法帶來長期的成功。因此,不要問自己為什麼沒有爭取到足夠的廣告預算,要問自己如何創造真實的價值、真正的感動。很多時候,他們和廣告預算的多寡無關。

 

其次,它讓深受感動的人可以立即採取「行動」。聽到我分享待用麵這個點子的朋友,有許多人的第一反應是:「它在哪裡?我要找機會過去。」用數百元甚至口袋裡的零錢,就可以參與這個令人感動的公益活動,真的算是最平易近人的低門檻。

 

不但是終端「消費者」採取行動的門檻很低,連要成為這個點子的「通路商」、「代理商」門檻也很低。從待用麵到待用早餐、待用水果、待用麵包等,任何有善心的店家只要掛起一塊白板,就可以加入這門公益生意。而且這個「價值傳遞」的流程既簡短又有效率,扣除了許多行政作業和溝通成本。

 

更棒的是,這些價值是積少成多、聚沙成塔而來的,我認為它的意義更勝於政府或企業的一次性公益撥款,無形的正面能量也遠高於表面的財務效益。

 

某次我受邀到全球平織女裝的領導廠商Texma(德式馬)演講。德式馬長期支持慈濟的慈善事業,在每周晨會(演講開始前)播放10分鐘證嚴法師的開示影片,以及慈濟在全球的慈善事業發展近況。

 

我的專業領域是銷售管理,也是「營利事業」的核心,看完這一段「非營利事業」的影片感受特別深刻。我自嘲的說,今天要講銷售相關的主題,感覺被一般人歸類為「銅臭味」比較重。但是看到慈濟在全球不分種族和國界,都展現令人敬佩的高效率,我最大的心得是:「公益」和「營利」是有許多共通點的。

 

那就是「非營利組織」要有「營利組織」的「效率」;另一方面,「營利組織」也要有「非營利組織」的「胸襟」

 

當國家政策還停留在22k如何調整,當企業主只懂得用成本結構來經營事業,凡事都會越做越小,走入越來越窄的「死巷子」;但是,當我們的社會有更多「待用麵」的想法和創意,無論它是出現在營利事業或非營利事業,都會帶給台灣越來越多的「活路」。

 

如果待用麵曾經讓你「感動」,希望它也會轉化成你的「行動」。不管是國家的進步或是個人的成長,都是從微小的改變開始。

 

※本文由作者授權提供,未經允許禁止轉載

更多 老師開講 的相關內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