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0)

艾兒莎:馬來西亞年輕人著實的教會我,人生努力到最後真正的武器只有愛

659

50

到新加坡後,我才第一次對新加坡這個國家有大概的認識,也大概理解到馬來西亞年輕人的普遍處境。他們的痛點,其實跟台灣年輕人滿像的,一樣都是在自己的國家無法找到活口薪資,他們所身處的家鄉中,更沒有什麼高發展性的工作機會,因此,成群的他們也就放下一切的遠赴星國尋找夢想。
本文由臉書放棄22k,蹦跳新加坡!授權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

 

他們天性樂觀性情又好,我剛到新加坡時,最快交到的朋友、打入的圈子,也都是來自馬來西亞的年輕人。所以,在我跟幾個從檳城、新山、東馬過來星國工作的朋友認識時,聽到他們的故事,我才發現了那個時空交錯的有趣點。

 

大概跟我同年齡的幾個朋友,他們雖然手中都滑著iphone和 ig,玩著臉書和各種交友軟體,一樣偶爾唸一下政府、唸一下雇主、嚷嚷著新加坡物價高存錢難,卻一直把計畫要回家的日期,往後推。直接跟我本身的案例與多數從台灣來到新加坡工作的年輕人做比較,明明我們在這國家也是”外勞“,也一樣生逢臉書與互聯網通訊猖獗的時代。

 

但卻因為馬來西亞的政治與地理環境,跟台灣還是很不一樣,讓我們兩國家的年輕人,身長背景產生很大的差距。這些來自馬來西亞的年輕人,在家鄉,並不是過著太優渥的生活,我認識那些跟我一樣年紀的他們,每個月在新加坡領到薪水,必定會寄一些錢回家給家人,給爸媽、甚至給家中其他更小的弟妹,供他們上學。

 

有些人也決定繼續留在新加坡成家生子,所以生活很節省的為自己在這國度的未來鋪路。一樣年紀的我跟他們相比,他們有種非常毅然決然的態度,去面對自己在異鄉打拼這件事。也不管各種難題與痛苦來襲,都還是相對樂觀的計畫著怎麼運用所賺的新幣。

 

49

 

在新加坡的短短六年間,雖然我才認識不到50個馬來西亞朋友(至少有深識到了解他們家庭背景與環境的),但我對他們的正面樂觀性格與生活態度非常敬重。這50幾位朋友中,其中有一半的年紀都還比我小,但寄回老家的新幣薪資,卻沒有一個比我少過。

 

其中還就有個馬來西亞朋友,在有點小錢的時候,就出錢帶著家人和老父母,從馬來西亞出發,來台灣旅遊度假,犒賞自己。她興奮的像是要去歐洲一樣,天天問我跟 曼文是塊寶南投好玩還是宜蘭好,要我們幫忙決定行程。

 

馬來西亞年輕人著實的教會我,人生努力到最後真正的武器只有愛,靠著無盡的愛能給出的的力量,可以讓自己也讓身邊重要的人安穩和踏實。他們普遍在老家中的家庭環境沒有比我們好,所以在一些台灣年輕人,還在大肆的嚷嚷著要不要當台勞、還是要不要去這樣辛苦的國家受苦時,別人咬著牙,正在直接的努力著,只因為他們沒得選擇,而不是像某些台灣人,連到了新加坡,還在當媽寶。

 

11

 

三年前,我在新加坡當過一小段時間的仲介,那是我對一群為數不少的台灣媽寶有過真正接觸的時期。記得當時遇過最多的,就是與大專院校的學校企業實習,每次都會在成群的台灣學生過來幾批後,發現好幾個(至少我在六個月內,就親眼目睹四個人)

 

到新加坡工作後,因為無法適應這裡的環境與工作壓力,真的就打給我或是老師,嚷嚷著要找媽媽,曾經有一個媽媽,還打來跟我們說,請我們幫兒子找更輕鬆的工作,或是要我們反去把薪水拿給雇主,要他對兒子好一點。

 

曾經還有一個案例,是那個男生跟雇主吵架,就想要隔天立刻回台灣,但在新加坡辭掉工作,並不是像在台灣一樣,說走就走,還有很多工作准證取消的程序要跑,當我們這樣跟他講的時候,他氣的一直罵,還說要我們直接打電話給他的媽媽,我們照做了,但令人驚奇的是,他的媽媽在電話中,跟我們講,他真的希望兒子能成長,他願意每個月給我們薪水、也給兒子很多的薪水,只要兒子繼續待在新加坡。

 

71

 

當然每個人的家庭都有自己的問題,每個個體、個人,都有自己的人生功課要學習,我也沒有覺得自己比媽寶好到哪裡去,所以也不想真的對哪些案例作出批評。我自己,在剛來新加坡時,因為太多挫敗與痛苦,又覺得雖然這樣忍過去很厲害,帶又常常想要維護自己的自尊。

 

每次在跟其他星國朋友聊天時,我也會不經意地丟出幾句「反正我回台灣,真的沒工作的話天天吃媽媽煮地、住家裡,也餓不死。新加坡憑什麼這樣對我哼!」、「反正我可以隨時回台灣,誰怕誰」這樣愚蠢又沒有責任感的話。

 

%e7%9b%aa%e9%9e%a6%e9%9f%86-%e9%a1%9b%e5%80%92

 

現在,長大了,看懂事情與自己必經的歷程了。也在這樣的兩大群年輕人的普遍情況比較下,我確實感受到,馬來西亞年輕人因為跟我們的生長環境比較不同,在對待自己的責任時,是成熟且懂事的,是比我們還要穩定的,多數的他們在新加坡工作,其實是非常辛苦的。

 

但我這幾個馬來西亞朋友,卻鮮少真的就這樣放棄,或打道回府。這一段,除了總結我在新加坡的歷程中,所看到那些堅持下來的馬來西亞年輕人,也希望能對他們表述,我對他們的敬重。

 

我會說,任何去新加坡工作的年輕小朋友,都很應該去認識他們、跟他們結識,去親眼看看我從他們身上學到的這些事。而這些見識與視野積累,我認為比爭論那幾千塊台幣的薪資的累積還有意義。

延伸閱讀
更多 智慧人生 的相關內容
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按個讚吧!

關 閉 視 窗

(52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