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0)

高田 明和:學會轉換視角,不被情緒綁架

2630

%e5%ad%b8%e6%9c%83%e8%bd%89%e6%8f%9b%e8%a6%96%e8%a7%92%ef%bc%8c%e4%b8%8d%e8%a2%ab%e6%83%85%e7%b7%92%e7%b6%81%e6%9e%b6

在與人交談的過程中,忽然發現對方表情閃過一絲變化。 「他是不是覺得很無聊?」「難道是我講的話很無趣嗎?」腦海中瞬間湧現這些念頭,讓你擔心忐忑,進而失去自信。 而當別人大聲說話時,你便心想:「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事?」自以為被挨罵了,心跳加速,坐立難安。 不僅如此,走在路上的時候,也會因為街頭突來的煞車聲而大吃一驚;搭電車時,聽到車廂裡有孩子的哭聲,自己也跟著想哭了起來……。
※本文由方言文化授權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。

 

◆轉換視角,不被情緒綁架

 

「怎麼了?發生了什麼事嗎?」「有那麼值得驚訝嗎?」當別人這樣詢問的時候,其實只要靜下心來想想,不難明白對方只是表達他們的關心,但在自己聽來就是覺得挨罵了。有些人不管發生什麼事,都能夠不為所動。

 

但也有些人會像上述這些例子,因為一點點「微不足道」的事而耿耿於懷,心煩意亂,整日惶惶不安,甚至還受到這些情緒擺佈。我個人的確也有好幾年,不,應該說有好幾十年的時間,都深受自身「敏銳的感測神經」所苦。有時候,甚至走進一個空間裡,就能立刻看見那裡的空氣分子。

 

日文當中所謂的「讀空氣」,指的是能迅速察覺現場氛圍,並採取妥善因應的方法。而我,豈止是察覺,就連「空氣結構」都能看得一清二楚。「室內的空氣就像結成冰塊,顏色則是烏賊墨……」當室內彌漫著這種「空氣塊」時,就代表這個空間裡的人排斥我,我甚至還聽得見「別進來」的嚇阻聲。

 

可是,既然有人找我到這個空間來,我就不能說:「這裡的空氣結塊了,看起來不太歡迎人,那麼我要走了。」只能硬著頭皮進去。一路上還得不斷推開結塊的空氣,光是前進的過程就讓我喘不過氣來,簡直像是缺氧而痛苦不堪。

 

要我在這樣的地方開會或與人討論,根本不可能順利進行。實際上,我也的確不曾在這樣的情況下「為拒絕找到好藉口」,或把事情談好。我那「敏銳的感測神經」,能夠偵側到周遭環境中極其微小的事,而且不只現在這個當下,還能跨愈時空,察覺過去或我本人不在的場合中發生哪些事,不斷在腦中響起警鈴。

 

%e7%9b%aa%e9%9e%a6%e9%9f%86-%e9%a1%9b%e5%80%92

 

願意拿起本書翻閱的讀者,是否正在為自己的「敏感」而煩惱與煎熬,有時甚至還會心想「自己簡直脆弱得無藥可救」,而覺得很丟臉呢?然而,會「對小事耿耿於懷」,有可能不是個性的關係,而是因為你具備了「HSP=高度敏感」這種「特質」的緣故。

 

倡議這個概念的,正是美國心理學家依蓮.艾倫博士(Dr. Elaine Aron)。艾倫博士本人也曾為自己的敏感而煩惱、煎熬。因此她探索自我,並且不斷地進行各種調查和研究,最後找到的正是「高敏感族」這個答案。

 

「高敏感族」這個族群在生物當中約占兩成;以人類而言,就是每五人當中就有一人具備這樣的天賦。詳細說明稍後會在書中敘述。不過,這種天賦,堪稱是人類在這個危機四伏的世界裡,託付給兩成同類的一種「能力」。但是也正因為這份「敏感」,使得高敏感族總是被來自內外的各種警告擺佈。

 

你是否曾在小說或電視劇當中,看過擁有超能力的人或仙姑等通靈人士,在施展特異功能之後,就元神大傷、疲憊至極呢?他們在發功完後,需要連睡好幾個小時,甚至是幾天幾夜,而且剛施展完就癱倒在椅子上,動彈不得。

 

shutterstock_390658906

 

可是,高敏感族和特異功能人士不同,他們並不知道自己「為什麼會這麼疲憊」、「為什麼如此痛苦」。正因為他們不明就裡,所以備感煎熬。你會過得這麼痛苦,其實是因為HSP——得知艾倫博士提倡的這個概念時,我受到了極大的震撼。接著,我心裡便萌生出一股「得救了」的踏實感。

 

長年來讓我飽受煎熬的那些問題,正是由於我與生俱來的感測神經比別人加倍敏感,不,應該是比別人靈敏好幾十倍。你的感測神經同樣如此,天生就是特別靈敏。你可能會因此而覺得困擾,或是時常被這份敏感牽動擺佈。然而,只要你學會如何駕馭這個「超敏銳感測神經」,它就能化為一個最強的武器,讓你展現卓越的能力或才華。

 

艾倫博士大力倡導「高敏感,正是上天賦予我們的一種天賦,一種才華」。如果想擁有一個充滿創造力的豐富人生,敏感就是個不可或缺的元素。事實上,舉凡愛因斯坦,以及作家卡夫卡、夏目漱石,還有梵谷等人,也都是高敏感族的一員。

 

而在現今,曾獲芥川賞的作家又吉直樹、村上春樹等人,我認為他們也都有具備HSP的傾向。那麼,我們究竟該留意哪些事,才能馴養好這份「敏感」,而不是任由它擺佈我們的生活呢?在本書當中,我會盡可能具體地為各位介紹相關內容,期待能夠幫助各為解決伴隨敏感而來的煩惱,尋回自信的人生。

 

49

 

◆「心情字典」能安定情緒

 

有些人就是比較不擅長表達自己的感受,開心的時候做不出雀躍的表情,心裡難過得很卻又哭不出來,明明氣憤難平卻什麼話都說不出口,遇見有好感的對象卻只會說「你好……」。碰上這樣的人,超敏感族總不免胡思亂想一番,不停地揣想:「我做這些事,是不是反而徒增人家的困擾?」

 

「我是不是多管閒事了?」即使敏感程度還稱不上「高」的人,還是不免因為別人的反應、表情而胡思亂想。而超敏感族的特色,就是會擅加揣測別人的想法,像是「他剛剛臉上帶著笑,會不會其實是在掩飾憤怒?」「雖然他對我說了謝謝,但表情看起來很尷尬,他一定覺得我給他添麻煩了」等等,自己不停地鑽牛角尖。

 

超敏感族本來就不擅長與人互動,再加上這些胡思亂想、杞人憂天,人際溝通只會愈來愈吃力。多年來都在胡思亂想,徬徨猶豫……,親身體會過這種痛苦的我,有一天突然靈光一現,想到了製作「心情字典」的方法。

 

「他可能是因為個性害羞的關係,即使開心的時候也不太會表現在臉上,頂多只會說個『嗯』。」「這個人生氣時會拂袖而去,不會說出口。」「這個人的嗓門總是大到像在罵人,但這就是他的特色。」就像這樣,把別人說話、表情和動作方面的特色,歸納成一本字典。

 

在編寫個人使用手冊的同時,還要為生活中的重要人物也做一份。我和別人之間的界線很淡薄,總是受人擺佈。因此對我而言,這樣的字典非常受用;也因為編寫這本字典,仔細觀察別人的言行倒成了我平時的一大樂趣。心情字典的益處多多,主要包括了有——

 

shutterstock_219555310

 

‧需要客觀觀察別人的談話和動作,有助敏感族理解別人的態度並非針對自己,而是一種常態。

 

‧我們知道該如何機械式地回應別人的態度,以減輕疲勞。

 

‧字典裡的項目愈多,愈能延伸應用到更多人身上。

 

‧我們更能仔細地觀察重要人物的心情如何,易搏得這些人的好感。

 

‧能協助我們建立一道與旁人之間的界線

 

031552

 

這樣的字典並非一朝一夕就可以編就,而且永無完工之日。主管或男女朋友等「重要人物」可能會更換,這些人的想法也可能會隨時間而改變。雖然往後還必須隨時「更新」和「覆蓋」字典內容,但擇日不如撞日,不如馬上就來動手編寫心情字典吧!

 

樣本愈多,你就會在不知不覺間變成一個識人專家。不僅如此,這些樣本於公於私,都將對你我大有助益。日後再翻閱這些心情字典,還能回味過往,讓當年那個「重要人物」和你之間的回憶點滴、招牌動作、習慣等,全都如影片播放般重現眼前。

 

至於痛苦的回憶,當然就要把心情字典銷毀,好藉此把那些回憶通通從腦海裡趕出去。過去種種譬如昨日死,今日種種譬如今日生。學會和過去做出區隔、分離,也是很重要的一門功課。釋迦牟尼的教誨中,也有一句「勿追於過去」。

 

不過,請特別留意,別對編寫心情字典太過熱衷,充其量當作一個參考即可。超敏感族做事往往容易愈陷愈深,無法自拔。要是過於熱衷編寫字典,而忘了拿來應對現實生活中的難題,那可就本末倒置了。

 

unsplash-photo-1466916119434-d72cdf577c4d

 

◆「超敏感族群」的行為特徵

 

接著,我們再來看看職場上常見的「超敏感族」有哪些特徵。

 

►►過度在乎他人而忽略自己

 

超敏感族不敢違逆充滿自信、倨傲跋扈的人;相反地,看到「可憐的人」就覺得自己有必要伸出援手,這也是超敏感族的特徵。比如說,當超敏感族遇到路人問路時,他們就會陪著一起看地圖找路,甚至還一起走到對方要找的地方去。

 

即使和問路人道別之後,超敏感族還是會一直惦記對方,擔心「他有沒有和約好的人碰面」,一回神,才想起自己還有事要辦,錯過了與人約定的時間……。「我和男朋友分手了。」「我男友劈腿了。」「我父母都不在了,自己一個人努力討生活。」

 

超敏感族在聽了這些話後,會打從心底覺得對方「好可憐」,把對方的難題當作自己的責任,陪著商量好幾個小時。如果對方是異性,有時甚至還會因此「墜入情網」。作家太宰治有句名言說:「所謂的憐憫,就是一種迷戀。」太宰治覺得「在酒館工作的女人」好可憐,便打算要拉她一把,結果他逐漸被對方牽著鼻子走,還在心裡盤算過好幾次「不如一起死吧」。

 

不僅如此,在太宰治的作品當中,很多情節都是描寫從「憐憫」情愫發展出來的畸戀。例如「因為窮困潦倒而偷竊的女性」、「臨死前都不曾談過戀愛的女人」、「送棉被給窮作家的女書迷」等等。就連陌生人的高壓態度,都會讓太宰治感到畏懼,嚇得抱頭鼠竄。他也會老是在意別人的心情或感受,積極地逗身旁的人開心。

 

一旦討不了大家歡心時,就一直煩惱發愁。身兼作家和諧星身分的又吉直樹先生,就曾對太宰的作品表達過這樣的感想:「讀起來簡直就像在寫我自己。」太宰或又吉的作品,能引起這麼多人的共鳴,恐怕就是因為他們的超敏銳感測神經,不會錯過現代人任何變化徵兆的緣故吧。

 

而這樣的人,今後想必也會愈來愈多。太宰治在七、八十年前所寫的作品,至今仍廣為流傳,書迷有增無減,不就是最好的證據嗎?態度倨傲跋扈的人、可憐的人,兩者正好完全相反,卻都能讓超敏感族飽受擺佈之苦,正是因為他們「與旁人之間的界線很淡薄」的緣故。至於原因為何,我會在第二章中討論。

 

94

 

►►能直覺看穿別人的本質

 

超敏感族雖然受旁人擺佈,但某種程度上,他們其實是了解對方的本質。儘管我們私底下會時時提醒自己,不要接近那些討厭的人,也不要互相往來。但是在社會上生存,終究很難避開每一個「討厭的人」或「頻率不合的人」。這個時候,我們心裡那個「警告雷達」,偶爾就會自行啟動。

 

舉一個我在濱松擔任教授時的故事,當作例子吧。當年濱松醫大要設立新的學院,於是校方決定延攬我一位很傑出的朋友。這位朋友是畢業於一流大學的菁英,前途無量。我費盡唇舌,說明要是能延攬到他,學校一定能大放異彩。最後總算說服校方答應。

 

幾場說明會結束之後,我在會場門口等這位朋友。不久後,便看見他和他的妻子連袂走了出來。然而就在那一瞬間,我忽然感覺背脊竄過一股「毛骨悚然」的感覺。這種感受不是來自那位太太,而是來自我的朋友。冷漠、殘酷、冰寒、殺意……,若要我以言語形容,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。

 

我因此婉拒了早已事先備妥的餐敘,匆匆地離開了現場。當時我的直覺告訴我:「最好別再和那個人有瓜葛。」雖說是直覺,但這也同樣是前面提到的潛意識使然。想必是在和對方見了幾次面,談了一些話之後,從他的言談間捕捉到某種危險的資訊,並且從他的動作等各種因素中,不經意地判斷出他的個性如何。

 

107

 

只不過,即使我當下感到「好像有什麼不太對勁」,我的意識總會受到「權威」、「學歷」或「紳士般的外貌」等外在因素擾亂,不斷說服自己「怎麼可能」,努力掃除心底這股不對勁的感受,迫使自己不去看那些「令人厭惡的地方」。

 

然而,敏感的神經卻能無視這些自我提醒,在我腦海中喚醒那些在看到他時所浮現的冷漠、野心勃勃、殺戮等印象。敏銳的神經,會連並非當下立即需要的資訊都能捕捉進來。因此我們要花很大的力氣來抑制這份敏銳,時常覺得非常疲倦。

 

容易疲倦雖然是超敏感族群共通的一項特徵,但還是有很多人還沒有這個自覺,未曾意識到自己天生的超敏感神經,所以再提醒幾次都不嫌多。可是,我們難道真的不需要時時傾聽這些潛意識的聲音嗎?《冰雪奇緣》的艾莎,也是因為妹妹想和一見鍾情的外國王子「立刻結婚」,她極力反對,不慎動用一直壓抑的能力。

 

於是,原本還是夏天的艾倫戴爾,瞬間變成了下著雪的寒冬。「因為有我在,這個國家才會變得如此淒慘,我還是消失比較好。」所以艾莎就把自己囚禁在冰雪城堡裡了。不過,安娜一見鍾情的那位王子,原來只是想利用安娜,來篡奪整個國家。而艾莎只看了他一眼,就憑著敏銳的直覺,識破了對方的本質。

 

getimage-3

 

作者簡介

高田 明和

濱松醫科大學榮譽教授,醫學博士。畢業於慶應義塾大學醫學院及研究所。曾任美國紐約州立大學助理教授、濱松醫科大學教授等職。
主要研究以腦科學及生理學領域為主,著作頗豐。

延伸閱讀
更多 老師開講 的相關內容
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按個讚吧!

關 閉 視 窗

(14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