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0)

李寅洙:你拼盡全力,卻活成別人期待的模樣!

1366

%e4%bd%a0%e6%8b%bc%e7%9b%a1%e5%85%a8%e5%8a%9b%ef%bc%8c%e5%8d%bb%e6%b4%bb%e6%88%90%e5%88%a5%e4%ba%ba%e6%9c%9f%e5%be%85%e7%9a%84%e6%a8%a1%e6%a8%a3

啟哲大學畢業後,很快就獲得在大企業工作的機會,在青年失業率創新高的新聞滿天飛的情況下,能夠如此迅速就找到好工作,的確是當前最大的成就,因此他的父母也感到相當開心。然而高興只是一時的,啟哲的內心不得不開始擔憂起來。「我可以勝任這個工作嗎?能夠進這家公司的幾乎都是菁英,如果我落後別人太多怎麼辦?」
※本文由方言文化授權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。

 

◆你拼盡全力,卻活成別人期待的模樣

 

不久後,啟哲參加公司舉辦的迎新會。迎新會時,啟哲確定先前的擔憂並不是杞人憂天,因為他發現同事各個多才多藝,大家都很會唱歌,就連跳起舞來都不輸藝人。在才藝表演時,迎新氣氛到了最高潮——有搞笑的、表演魔術的,他甚至感到訝異,究竟大家是從哪學到這些把戲的。

 

啟哲唱歌不好聽,對跳舞也不擅長,而且也沒什麼口才,一想到自己的一無是處,開始感到退縮。他強顏歡笑,努力配合歡樂氣氛,但是時間一久,只覺得自慚形穢。「果然跟我想的一樣,不該進這家大公司,這裡根本不是我的容身之處,其他人也一定這麼認為,現在已經開始出現小團體了。」

 

因為不曉得該怎麼融入大家,啟哲只好坐在角落獨自喝悶酒,不巧被公司的前輩發現,他一把拉起啟哲說:「公司迎新會是讓你來喝悶酒的嗎?來跟大家一起玩,你這樣搞自閉,將來職場生活會很辛苦……。」當下啟哲覺得很丟臉,恨不得立刻找洞鑽進去。

 

從迎新會回來後,啟哲漸漸地開始抗拒上班,前輩說的那些話一直在他腦海裡揮之不去。他總認為自己不管做什麼事情,同事好像都在背後議論紛紛,覺得很傷自尊,心裡鬱悶得要死,甚至感到呼吸困難,但是又沒人可以傾訴,因為說出來很丟臉。

 

啟哲再也承受不了這些壓力,過了一陣子便向父母表明想辭職的心意,聽到他這麼說,父母非常訝異,後來在父母的建議之下,啟哲開始接受心理治療。

 

97

 

啟哲自小就集父母的期待於一身,是鋼琴比賽、各種競賽的常勝軍,是讓父母感到驕傲的好兒子。但是對啟哲來說,對於父母的種種期待,他覺得喘不過氣,但是又怕父母的期待落空,所以每次參加比賽都讓他緊張不已。

 

其實啟哲的父母不曾逼迫他一定要得獎,也從來沒有處罰過他,但是他知道父母為了他犧牲了很多,這反而成為壓在啟哲身上的沈重大石頭。尤其是母親,簡直過著經紀人般的生活,不僅每日接送兒子,更把生活重心全放在兒子身上,從沒有過自己的生活。

 

雖然母親認為自己所做的一切純粹是出於母愛,但這只會讓啟哲更加不願看到媽媽失望,只能誓死拼命,讓所有事情做到完美,母親無悔的付出竟把兒子推向完美主義的深淵。事實上啟哲不只頭腦好,長的也一表人才,擁有不錯的家庭背景,他本身的條件就已經贏過很多人,根本不需要追求到更完美的地步。

 

但是他依然強迫自己,一定要做到最好,如果沒有達到自我的要求,就會產生一種難以承受的羞恥感,總是不斷地想獲得他人認同。在幫啟哲進行一陣子的心理分析與治療後,他總算展開笑顏,告訴我:「醫生,其實在對你赤裸裸的坦承後,覺得心結好像打開了。

 

在過去,根本沒有可以這樣吐露心聲的對象,因為這些心裡的秘密,對我來說是很羞於見人的,但是在治療過程中,我對你的反應感到很驚訝,因為你從不表現出輕視或責備,只是耐心地傾聽,站在我的立場為我設想,幫我解開心結。」

 

「過去的我一直疲於獲得他人認同,其實其他人不認同我又何妨,我還是可以做好自己的本分。完全放棄執著於想獲得別人認同的欲求之後,心情也變得好輕鬆。」啟哲終於明白過去自己在完美主義之下,總是害怕聽到:「你不夠好!」的批評,容易羞愧而覺得痛苦萬分。現在的他總算從別人的批評之中解脫,逐漸適應職場生活,辭職的念頭也就此打住。

 

shutterstock_124871071

 

◆人前歡樂,可你真的快樂嗎?

 

秀智的母親相當外向,對社交很有一套,她總是笑容可掬,而且待人親切,不管在哪裡都很受歡迎。秀智從來沒看過母親發脾氣,就連發牢騷、抱怨也不曾有過。其實秀智的母親有著不為人知一面。她喜歡在大白天躲在臥室睡覺,不愛開燈。

 

雖然在人前是一副活潑開朗的樣貌,但是回到家後的母親,看起來總是相當疲憊,臉上經常帶著倦意,看上去很憂鬱,或許睡覺是她消解壓力的最好方式。後來,母親被確診出癌症,某天在病榻上的母親生平第一次對秀智主動聊起自己。在母親善良、親切的背後,其實充滿著憂鬱與憤怒,因為她對人感到失望,覺得自己的人生失敗,從不敢表露羞恥心,在丈夫身上感受不到親密,大嘆這一生過得相當孤獨。

 

過去秀智的母親把這些痛苦情緒隱藏得太好了,每當孤獨情緒如波濤般襲捲而來,母親告訴自己:「睡一覺,心情就會好轉。」秀智的母親不曾對任何人吐露孤寂的情緒,習慣默默承受,她不知道如何排解這些負面情緒,只能躺在床上讓自己睡著。小壓力還挺得住,大壓力就會讓身心變得衰弱。

 

過去丈夫一直是她的依靠,而他卻在前幾年先行一步離開人世,所以母親的內心狀態因而急轉直下。母親只要一被憂鬱和不安感籠罩,就會產生無以復加的孤獨感。負面的情緒導致身體抵抗力下降,而讓癌細胞有機可乘。像秀智母親這樣,雖然個性外向,但是卻慣於迴避自身情感,稱為「癌症性格」(Cancer Personality)。

 

秀智的母親為什麼會有壓抑憤怒的認同成癮呢?秀智的外婆是一個冷酷的人,非常討厭被人依賴的感覺,對待自己的女兒也是,即使只是犯了小過錯,也會嚴厲責罰。女兒哭鬧不止時,也只是置之不理,相信孩子哭累了自己就會停下來。

 

shutterstock_232581160

 

所以,從小接受這種管教方式的秀智母親,像個「小大人」,只要外婆一聲令下,什麼事情都會立刻辦好,小小年紀就已經很獨立了。秀智的母親好比渴望得到納西瑟斯關愛的艾蔲,離不開如此對待自己的母親,把自己變成一個順從、乖巧的女兒。

 

為了能繼續待在外婆身邊,秀智的母親把所有的情緒按鈕通通關掉,把想要依靠的情感,生氣的情緒全部隱藏。因為從來沒有嘗試怎麼去宣洩情緒,才會一個人孤獨、痛苦生存。秀智的母親除了把心靈按鈕關掉,也不盼望哪天會有關心自己的人出現,才會死守住心事,從不對任何人講起,更把「生氣」視為極具危險性的情緒,因為她害怕有朝一日會永遠失去母親的愛,所以才會養成壓抑怒氣的迴避性格。

 

然而情緒這種東西,並不是逃避就會消失,反而會增加心理壓力,讓心理、生理都一直處於高度不安與興奮狀態。過度壓抑情緒,有可能成為致命癌症發生的原因。很多人會認為,一段良好的關係裡只存在著愛。

 

若真是這樣,關係是無法持久的,畢竟人的情感千變萬化,在真正有愛的關係裡,愛與恨是同時存在—雖然很愛一個人,但是偶爾也有讓人討厭的時候,這是符合人性且很自然的事情。生氣反而是穩固關係的信號,該生氣時生氣,但前提是不會讓關係惡化,才是能夠持久的親密關係。

 

延伸閱讀:李寅洙:討厭就是討厭,喜歡就是喜歡,過你自己作主的人生!

 

getimage-4

 

作者簡介

李寅洙

國際精神分析學會與美國精神分析協會認證的精神分析權威。

曾擔任三星首爾醫院精神科醫師與臨床講師,並赴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精神分析研究所進修,研究憂鬱、不安與睡眠障礙等病症,還共同參與了哈佛大學睡眠精神醫學教科書的撰寫,而《孩子的自尊心》是與父親李武石共同執筆的著作。

目前在韓國開設「李寅洙精神分析所」。

李武石

國際精神分析學會認證的權威專家,是韓國僅有的五名國際精神分析權威之一,也是韓國知名的醫學博士。

從事精神分析已有45年之久,曾擔任大韓神經精神醫學會會長,在全南大學教授精神醫學30年。

2005年曾獲精神分析學術獎,著有110篇論文,暢銷書則有《30年來不曾放鬆》、《李武石的想法》、《孩子的自尊心》等。現開設「李武石精神分析研究所」,除了進行精神治療分析,也致力於培養精神分析領域的專家。

延伸閱讀
更多 智慧人生 的相關內容
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按個讚吧!

關 閉 視 窗

(1507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