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0)

艾兒莎:這世界上,能改變自己在「窮忙」與「低薪」中徘徊的人,只有你自己

1764

%e8%83%bd%e6%94%b9%e8%ae%8a%e8%87%aa%e5%b7%b1%e5%9c%a8%e3%80%8c%e7%aa%ae%e5%bf%99%e3%80%8d%e8%88%87%e3%80%8c%e4%bd%8e%e8%96%aa%e3%80%8d%e4%b8%ad%e5%be%98%e5%be%8a%e7%9a%84%e4%ba%ba%e5%8f%aa%e6%9c%89

窮是一種強度稀缺,可能是金錢、時間、身心靈等各種層面的缺乏。窮雖可怕,但更可怕的是:「無間斷的忙碌、無止盡的汲汲營營,卻還是窮!」窮變得像是無底深淵、永遠無法被填滿;窮忙讓努力變成一種錯,讓許多年輕人,甚至是一直努力到中年的人,抑鬱的卡在人生谷底。更關鍵的是:窮忙,不只發生在低薪狀態!
※本文由圓神出版授權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。

 

準則1 培養二技之長

 

再微小的選擇,都會影響未來的人生

 

二○一一年,我從臺北的私立大學畢業,在應用外文系整整四年所學,畢業後並沒有多大幫助。起初,我以為自己是個案,後來發現,原因並非如此簡單。大學時期的我太貪玩,覺得蹺課很酷,把寫報告的時間都拿來打工,以為「立即的報酬」最實際,所以在「學業」和「打工」之中,我選擇了後者。

 

但悲慘的是,每次到了月底還是無法將打工的錢存下,最後連去畢旅的錢都沒有,實在非常淒慘。悔恨之餘,讓我在多年後更深刻感受到:年少時做的各種選擇,最後都會變本加厲的以劣勢顯現在我的生活裡。原來,「人生的雛型,是由一連串的選擇塑造而成的」,這句老話實在是真理。

 

雖然不能去畢旅只是件小事,僅是少了個團體紀念性的玩樂行程;但沒有儲蓄的習慣,連基本存款也沒有,就連帶關係到畢業後那幾年的低薪時光了。當時就算開始想追求更好的自己,計畫花點錢投資、上課、學習技藝都沒有辦法,才驚覺:就算只是在短短一段時期裡,你將「零碎時間」分配到哪種產值,都能有這麼多的連帶效應,更何況是念大學或技職學校時的那三、五年了。

 

75

 

後者所影響的,可能是更廣、更深度的人生面貌。可能有人不信邪,跟大學時期的我一樣,覺得那些話只是長輩用來嚇唬人的方式罷了,不認為自己有天會是二十二K的受害者,也不覺得領著二十二K的生活能有多慘。但相信我,就我個人的谷底經歷,可怕的不會只是二十二K這個數字,而是二十二K對理想生活的摧殘與對夢想的踐踏。

 

我也是到後來才明白,領著低薪過活那幾年的人生輪廓,說穿了也只是自己一連串錯誤選擇造成的結果。你將會發現,現在一直領著翻不了身的薪資或深陷困境的人生,只是剛好而已,那些自己在過去埋下的小種子(選擇),理所當然會在眼前或往後的未來裡發芽。

 

我的意思是:助長一切錯誤的,就某種層面而言,是我自己。嗯,沒錯,或許有些人聽到這些話,會覺得不舒服。我跟身邊幾位「低薪受害者」友人分享這段故事後,其中一人非常激動的說:「所以,你是在說服我們怪自己,而不是怪老闆或政府嘍!?」

 

「我們才是受害者,不是嗎?」他激動的挺直背,面朝著我確認道。「我們是受害者,但加害者,是自己。」我說。他氣呼呼的說:「你的意思是,政府、教育、體系、經濟⋯⋯這些公認的『罪犯』,並沒有害到我們嘍?」我冷靜的回答:「我們生存的環境,絕對有被你指出的每一項環節交互影響到,這是無庸置疑的。

 

如果你要取暖,要我跟你一整個下午去謾罵或說誰的不是,那還是上網去找其他鄉民或網友,一起長篇大論就好。但今天,我個人『目前』解決不了的問題,我不會去碰,因為我的人生此時此刻正在流逝,不管一切多糟、誰有多大的過錯,我的生命都會繼續過,而我不想得過且過。」其實,每個人都有選擇。

 

我也曾經大言不慚的罵過政府、學校、長輩、制度、經濟,但是當我發現不只我一個人,而是整個社會,甚至是跨國家、文化。整個年輕世代的我們都在影響之下時,我才驚覺這種謾罵、抱怨、抗議行動真的起不了作用。真正有用的反而是我在人生中做出的抉擇,那才會在根本上改變我的人生走向。於是我開始深度構思我的選擇本質,靠「矯正選擇」讓人生更接近理想中的樣貌,或是所謂的夢想。

 

stock-up-vgu1rufkt3wn1zyxswar_14672519443_13d8873062_k

 

靠著二技之長,發展第二職場

 

一位馬來西亞朋友的本業是會計師,雖然薪水不低(而且以同年齡的會計師來說,算滿高的),但她就是覺得枯燥,因為每天只能面對數字。她只擅長數字,卻不想變成精算專家;矛盾的是,她也不敢放棄這份求生飯碗。所以她主動向公司提出「連續兩年不加薪」,並希望工作量不要再增加,讓她能準時下班。主管批准了以後,她開始上課學習做婚禮蛋糕。

 

她發現馬來西亞有很多專做婚禮蛋糕的人,店面都做不大,深入詢問相關產業的朋友、老闆、蛋糕老師後,才發現:明明他們的行銷與技術都不在話下,卻無法規模化成長。原來,這些技術取向的人很專注在做蛋糕,不擅長成本控管與人事管理,無法精確讓開銷與營收背後的數字分配得宜。於是,她開始兼職在家做蛋糕、銷售,四個月後開了間小店鋪;兩年後,為了第三間店辭職了。

 

我在新加坡最好的工作夥伴Peggy,也是一例。她當年在臺灣念技職學校,主修護理,畢業後順勢進入臺灣的護理產業,但每個月過度操勞,自己的健康都賠了,卻只領到二十八K。那時的她就決定:再累還是要挪出一些時間學習新技能!

 

Peggy首先嘗試了美容技術,而在不斷找模特兒練習、精進技術的同時,她發現這麼競爭的產業中,客戶還是會一直選擇她,就只因為她有獨特的耐心和對客戶的細心關懷,而那就是從「原本想掙脫的第一技能」中訓練出來的。所以,在很多新手美容師急著靠新客戶練習(還收取不低的費用)時,她能以不收費、自己演練並累積客源為前提來經營事業,同時靠著當護理師的收入支撐。

 

後來,這項新事業經營有成,她離開護理師工作前往新加坡。二十五歲時,已在當地開設了三間分店、一間美容學院。那你呢?或許你的第一技能不是語言、不是我舉的例子,而是其他的,那又該怎麼做呢?其實你只要以「通才」的概念去思考目前擁有的技能或擅長的事,與「可以和其他事情」連結的點,就可以豁然開朗了。

 

我倡導的二技,跟一些課後、下班後的興趣養成還是有些不同。興趣不必刻意經營,也不必想著商業化,更不一定要與目前或是多年累積做的事找出連貫點,但二技的養成,是富含計畫性、連結性的,以極小化的風險,極大化額外收入的可能,也能探索人生新舞臺、新方向與機會點,同時可以不必急於拋棄現有的生活與工作,不必一定要在現實與夢想中立刻做抉擇。如此一來,比較能讓多數人願意嘗試。

 

shutterstock_338843486

 

準則3 擁有不務正業的想像力

 

來點不務正業當前戲

 

當年我一開始在新加坡很不順遂時,臺灣的家人和朋友都很擔心,卻又幫不上忙。到後來因為一直找不太到工作而沒有收入,連我自己都開始超級害怕隔天能不能填飽肚子。那時剛好有位親戚聯繫我,請我幫他分擔幾個翻譯的案子,也有新加坡友人問我要不要去當她女兒的中文家教,但是,我都回絕了。

 

我的家人氣得直跳腳,他們無法諒解在這種節骨眼,我怎麼還敢拒絕別人好意,斷了讓自己溫飽、活下去的機會,甚至覺得我是因為懶散才這樣推託!也是在那個時刻,我的恐懼、靈感與各種不安的情緒感受一一湧現,尤其又是在異鄉這種場景,在我腦海裡,自己就像小說裡的主角。

 

那時的我告訴自己,我怎麼能不做一點「真正該做又好玩的事」呢!於是,我決定把每天的心路歷程記錄下來,分享在部落格中,而拒絕了那些能暫時填飽肚子的選擇。「你⋯⋯你,你,你,你這是不務正業啊!」後來我找到新工作,有次回臺灣,媽媽聽到我房間半夜一直傳來鍵盤敲敲打打的聲音,就衝著我這樣吼道。

 

legs-4288-2848-wallpaper

 

那時我抬起臉,眼睛乾澀無比,用蒼白的臉色對她充滿疑惑的說:「蛤?」她繼續嚷嚷著叫:「每天不休息,一直玩電腦,你們這些年輕人就是沉迷在電腦裡,未來不就完蛋了嗎!」她氣呼呼的關上門,提醒我趕快休息。我當時真是百思不得其解,什麼叫做「玩電腦」?我從大學開始,找資料、做報告、交功課、跟朋友或男友聊天,都一直在用電腦啊。

 

我們生在這個科技資訊盛行的時代,但長輩們不是;我們有自己對新媒體的感官直覺與敏銳度,這是長輩確實沒有的。他們沒有這敏銳度,是因為目前所有的新媒體,主要受眾與強度使用者都是年輕族群;更因為這樣,我們理所當然的不太在意擁有的這項技能與工具,而他們理所當然的認為,這是不務正業。這些都可以理解,卻不能繼續被忽視。

 

所以,長輩與學校教授、老師,並不會鼓勵我們在大學時,在家嘗試做菜、拍成影片,到處找人按讚宣傳、經營自媒體,把自己的興趣轉型;反之,他們多數還是會鼓勵學生在課餘的時間去進修學習、打工、參加社團等,去做這些在他們思考中比較有效益的事。這當然沒有不好,但是對一個未來想開餐廳、現況卻看似不允許的學生來說,長遠看來,每件事的效益都要拉長去評估並最大化。

 

自媒體的養成,一開始最需要的是時間與心力,而不是錢。在大學期間選擇累積建立自媒體這條路,剛好也符合「低成本、高耗時」的特性。這樣做下去,最壞的狀況是,或許到大學畢業時,還沒成為紅人,還沒能夠找到贊助與多餘收入能開餐廳,但它可以持續提醒你,當年的初心為何、夢想還在哪裡等著你。

 

73

 

或許,你還是會被迫在畢業時找份自己不這麼喜歡且跟夢想無關的工作,但是有收入與穩定生活時,這些每個月拿到的現金薪資,卻可以慢慢的「投資」到自己的媒體上,去宣傳、去擴大,而不只是吃喝玩樂使用掉,或只是放入定存投資裡,等待投資報酬率極低的結果。

 

這些例子實在太多,不勝枚舉。想起國小時曾經寫過一篇作文,內容是我長大想出書當作家,而且因為當時的我很喜歡電影《獅子王》,所以希望長大能成為影評人。那是媽媽帶我到電影院看的第一部電影,我們先全場起立,再一起唱國歌,坐下以後,看完了整部讓我震撼不已的電影。

 

所以,當天晚上我在聯絡簿再次寫了一段心得:「今天我的心ㄉㄜˊ就是決定當一種人,那種人是媽媽說,可以一直被免ㄈㄟˋ一ㄠ請去看電影,然後別人會很在意你分享的ㄉ一ㄢˋ一ㄥˇ心ㄉㄜˊ的工ㄗㄨㄛˋ。」

 

後來,媽媽打電話給老師,跟老師說,必須讓我知道這種職業要國文很好、文學造詣很高、家庭環境很好,我是不可能了,因為每次國文考試我都是全班最後一名。或許吧,或許以前那個年代,都是真正的文學家、影視製作相關背景的人,才有資格出來做評論。

 

但現今,至少二○一八年的現在,全臺灣收入最高的影評人,是一個叫谷阿莫的網路紅人,他只用自媒體與新媒體的操作法,以及自己的觀感去分享一則影片,而不像當年媽媽說的,必須要高程度的文學造詣才能有所成就。去年看到一則新聞,韓國首爾有個一九八八年次的女生,大學畢業後做著自己很不喜歡的房屋仲介工作,只為了在高物價的城市開銷與生活費中,求到比較好的生活。

 

但在工作之餘,她還是不放棄追求自己更想要的生活,因此基於興趣,每天下班後就獨自吃飯,順便開直播。慢慢的有廠商贊助她、有業配找上她,後來,在她一個月收入將近臺幣六十至八十萬元時,辭掉了仲介一職。這是時代造就的環境與變化,誰都可以不懂,但你我絕對不可以不懂,否則,就無法有這些可能。

 

getimage-2

 

作者簡介

艾兒莎(Elsa)

1988年生,獅子座。25歲到新加坡工作,26歲出版兩本著作,27歲創辦Jobaway、娘孃面膜。夢想:50歲前創辦學校。

現為管理者、創業家、作家、部落客、講師,也是全國最大的新加坡工作生活社群團主,著有《出去闖!擁抱世界級夢想:27歲CEO的圓夢方程式》《挑戰高薪,勇闖新加坡打天下》。

2011年畢業後在知名廣告公司當AE,和多數職場新鮮人一樣領22K,每天工作平均12小時。於是決定到新加坡工作,過程中雖然遇到許多困難與挑戰,但經過不斷努力與學習,一路從業務專員升任最年輕的管理職,老闆甚至欽點她擔任臺灣分公司的CEO。之後被挖角到更大規模的新加坡公司Sugar Technology,年薪翻倍;並創辦海外求職網Jobaway,希望讓臺灣年輕人有更多管道與資訊獲得海外工作機會。

她分享自己在新加坡工作和生活的點滴與實際經歷,並用心回覆網友的留言,鼓勵大家勇於跳出舒適圈,大膽向自己的夢想前進。她的FB粉絲團經營不到半年便得到熱烈迴響,許多以新加坡工作和職場文化等為主題的文章,獲得網友熱烈討論及多家媒體轉載報導。

◆「放棄22K,蹦跳新加坡」FB粉絲團:www.facebook.com/ElsainSG
◆「艾兒莎蹦跳生活@新加坡」部落格:www.rutuyyu1010.pixnet.net/blog
◆IG帳號:rutuyyu1010
◆ YouTube頻道:蹦跳艾兒莎

延伸閱讀
更多 智慧人生 的相關內容
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按個讚吧!

關 閉 視 窗

(4918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