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0)

劉庭安:給底層窮人的迷幻藥:垃圾新聞、動漫遊戲、明星八卦、偶像劇

2710

86

我這週難得回台灣,懷著喜悅的心情,打開了睽違許久的電視機,轉到了熟悉的 TVBS、中天、民視等各大新聞台,立馬被鋪天蓋地的雞毛蒜皮給淹沒。我津津有味地看了兩個小時,每個新聞台報導的內容大致相同:內容不外乎哪個藝人劈腿啦,誰犯了交通規則被抓啦,誰在質詢台上說了個冷笑話啦,當然還有一堆名嘴從外太空聊到內子宮。
※本文由作者劉庭安授權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。

 

看完電視之後,我內心感到無比的放鬆。「台灣真是個太平的好地方啊!」我感慨。沒什麼大事情發生。但這當然不是實情。台灣當下面臨了嚴重的生存危機:產業流失、貧富差距極大、統治者和落後資本家聯合剝削社會底層,台灣的國際地位也每下愈況。每個台灣人,每一天,都在不斷地被推往懸崖。

 

這一切,我們在所有電視台上幾乎完全看不到。當然台灣的新聞爛也不是一天兩天了,大家喊著「媒體亂象」,罵歸罵,還是照看。台灣電視新聞,早已經失去作為新知來源和監督政府的第四權角色,淪為人民的廉價娛樂。但這其實未必是件壞事。

 

我們先跑個題,來聊聊動漫

 

我在台大唸書的時候,時常看到動漫愛好者在台大體育館舉辦的同人展覽。成千上百的 Cosplay 愛好者,打扮成他們心儀的二次元角色參加祭典,而且一年比一年盛大。我常聽到路過的老一輩碎碎念:「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不知道長進,打扮成這妖魔鬼怪的樣子,沉迷幻想,一點進取心都沒有,哪像中國的年輕人多有『狼性』。」

 

老一輩的碎念當然不正確。首先,年輕人們「脫實向虛」,轉向虛擬世界並不是只有台灣。日本、韓國、甚至所謂「狼性」的中國,都普遍出現了眾多年輕人沉迷於動漫、遊戲當中,缺乏對現實世界熱情的趨勢。其次,這些老年人「看不起」的年輕人之中,有人能夠化對虛擬世界的熱情為動力,成為這個快速成長的產業裡的專業工作者、電競高手或遊戲製作人,薪水甚至比他們口中所謂「進取」的年輕人還高。

 

但某部分他們說得也沒錯:年輕一代的多數人,的確越來越與現實社會脫節(Detach)。我們再問深一層:為什麼年輕人會如此?我想跟大家分享一個過去的諮詢項目,我們受聘研究日本動漫對 20 歲以下青少年的影響力,以及為什麼青少年喜歡日本動漫的原因。

 

有一位中國的 16 歲少女是動漫重度愛好者,說了讓我同情又悲傷的話:「我們這一代已經不像我爸媽那輩一樣有機會了,東北的經濟又不好,我讀書又不行,以後做的應該也是無關緊要的普通工作。我這輩子可能就這樣了,努不努力都無關緊要。至少我在漫畫的世界裡能夠找到快樂。」

 

當下我很吃驚,這樣的話是由一個 16 歲的少女口中說出來的。青少年應該是對這個世界仍有憧憬的,階級對他們仍然是模糊的,未來還是能透過努力爭取的,不是嗎?然而,我又不得不承認,她可能只是很早就面對了現實。

 

38eb4840eafe3f62fa4735a26926e056

 

階級對立的社會,統治者如何維持既得利益?

 

在任何的社會中,統治者都必須塑造一個「想像的共同體」,來確認其統治正當性。尤其在深受儒家思維影響的東亞,最能夠樹立執政正當性的方式,就是讓國民的錢包越來越鼓──誰當皇帝都好,重要的是讓老百姓有飯吃。

 

而在近幾十年的全球化浪潮中,亞洲無疑是「希望資本」流動的最大受益者,也的確催生了一批有錢的新富階級。雖然每個人分到的蛋糕有多有少,但只要人人都還有個盼頭、都還在繼續提升,社會階層間的矛盾就能被壓下去。

 

但這樣的盛宴已經結束了。台灣的快速增長早就來到了天花板,而全球化導致社會的貧富差距卻越拉越大,只有少數富人能夠享受全球化的果實,大多數的人無可奈何地將淪為底層。此外,財富集中在年老世代,年輕人面對的只是更加絕望的人生。解決階級衝突和世代衝突,也因此成為統治者頭痛的課題。而所能做的不外乎三件事情:

 

1. 樹立外敵

 

2. 分享蛋糕

 

3. 麻痺底層

 

先來說樹立外敵。統治一個戰爭機器遠比一個和平國家容易,在一致向外的氛圍當中,所有的階級矛盾都會被掩蓋掉,統治者可以輕易調用民氣。這一點,對於活過戒嚴時代,參與民主發展至今日狀況的台灣人來說,應該都深有體會。

 

再來是分享蛋糕。在蛋糕沒辦法變得更大的情況下,既得利益者只能稍稍多分點蛋糕給平民,緩解矛盾──台灣解嚴;新加坡、沙烏地阿拉伯直接發錢給國民;北歐的社會福利政策……本質上都是為了削減階層矛盾,以延續上位者統治正當性的「不得已」。無論如何,分享蛋糕動的始終是統治階級的利益,對統治者來說還是能免則免。

 

031533

 

「娛樂至死」──社會底層無可奈何的出口,統治階級最高的藝術

 

最後,也就是最偉大的統治藝術:用娛樂麻醉底層。有個詞叫作「奶頭娛樂」,指的就是那些能讓人逃逸現實,進而上癮的發洩性娛樂。奶頭娛樂包括我們剛剛提到的垃圾新聞、動漫遊戲,也包括明星八卦、網路色情、娛樂性毒品、偶像劇、真人秀……這些娛樂讓窮人們脫離現實,獲得吸吮奶頭般的短暫快感,讓中下階層沉迷其中,失去反抗的動力。

 

在過去的幾千年,最底層的窮人餓到沒飯吃就會揭竿而起,推翻既有政權,重新分配權力和階級。但在農業技術進步、社會制度健全的今天,最窮的窮人也不致於吃不上飯了。從光明面來說,我們終於進入了一個擺脫階級衝突、引發流血革命的時代。但從黑暗面來說,底層的窮人多半也從此失去了透過革命鬥爭向上爬的機會。底層將會永遠是底層。

 

甚至在可預見的未來,科技將會逐步取代人類大部分的工作。未來我們只需要少數的勞心者就能夠滿足全人類的需求。作為工業革命後大量出現的中產階級將會消失,社會 M 型分化後將只存在 1% 的頂層,和剩下 99% 的底層。而要如何消耗掉這 99% 的過剩精力?也只能夠靠奶頭娛樂不斷給他們「打迷幻藥」了。

 

在 1932 年發表的著名科幻小說《美麗新世界》裡,作者描繪了一個這樣的社會:所有人在出生之時,就被分成了五個階級嚴明的階層,除了統治階層,剩下的人不是在工作就是在娛樂,一方面讓所有人保持愉快,另一方面也讓人沒有時間思考。當人們產生負面情緒的時候,就會服用一款叫作 SOMA 的迷幻藥,讓自己保持快樂。

 

照現在看來,這樣的社會很快就會(或已經)來臨了。只是,我們如今的 SOMA 不是化學藥品,而是這些讓人上癮的精神鴉片;也不是政府逼人民吃下,而是我們笑呵呵地自願吞下去的。但這又有什麼不好呢?至少我們是快樂的。

延伸閱讀
更多 老師開講 的相關內容
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按個讚吧!

關 閉 視 窗

(1206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