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0)

塵雪:印度人說話很快,做事卻很慢,這裡的快與慢,邏輯跟我們不同

614

91

印度人日常生活中的點滴,都展現出宗教儀式感,例如,2012年7月1日我去辦理外國人居留證。印度法律規定,外國人到印度後,必須在30天內辦理外國人居留證。當天我在路邊買了一瓶水,賣水的小販收到錢後拿著錢,比劃著一些動作並默默禱告,似乎對金錢表示敬畏,又像是對神賜給他金錢表示感謝,這顯示了他們頗具宗教意味的金錢觀。我發現很多印度小販與生意人,都會有這樣一個收錢的儀式。
※本文由大是文化授權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。

 

那些細節,有意思

 

初來印度,睜大好奇的雙眼,我發現不少有意思的細節。

 

兩極矛盾體

 

印度真是一個極端矛盾的國家。這裡貧富差距太大,有居無定所的乞丐、流浪者,也有開跑車炫富的時髦年輕人。印度男人對外國女人的態度也很兩極化,有一部分傲慢的菁英階層懶得理妳、冷漠對妳,而另一部分普通的印度男人就甜言蜜語的恭維妳。又例如,印度人說話、跳舞和開車都挺快的,可是辦事效率卻很低、時間觀念很差,這種快與慢的矛盾十分明顯。

 

印度經濟在夜間成長

 

在印度民眾的日常生活中,私人對社會公共建設的作為甚至大於政府的作為。一日傍晚,在吃過晚飯後,我前往住處對面的小公園散步。一位印度婦女帶著她的孫子和保母來玩,一見面就熱情的跟我打招呼,她的孫子也跟我說:「嗨!」她立即大笑說:「他每次見到漂亮的女士都主動打招呼,哈哈!」

 

她還告訴我,她丈夫花錢買鮮花、樹木裝飾了這個公園,「不為別的,只是他太喜歡小孩子,所以希望他們能在漂亮的公園裡玩。」我立刻問:「妳丈夫是幫政府工作嗎?」她不置可否。看我多麼慣性思維,因為在中國,大部分公共公園只由政府或社區等機構修建,而在這裡,私人力量成為修建公共設施的主力。

 

正如印度著名專欄作家古沙蘭.達斯(Gurcharan Das)所著的《印度在夜間增長》一書中所說,印度聯邦中央政府在公眾設施方面根本沒投資,而私人──特別是富人──憑藉個人力量,為社區提供基礎建設,印度的經濟成長靠著約80%的私人公司支撐,而中國的私人公司在國民經濟中只占20%。所以達斯才說:「印度的經濟在政府部門不工作的夜間成長。」

 

新德里買豬肉不易

 

由於印度教徒和穆斯林占總人口主體,他們都不吃豬肉,因此我們這些「肉食動物」很難在這裡買到乾淨且新鮮的豬肉。從自己動手做飯的第一天起,買豬肉就成了一個難題。

 

shutterstock_142070053

 

一個週末,在印度待了近十年的朋友,帶我們去古爾岡郊外的法國養殖農場,主人是一名娶了印度妻子的前法國外交官。他人很好,頗健談。他告訴我們,他的農場裡的雞、鴨、火雞、豬和鵪鶉等,都是從國外進口的「種子」,有的還是運用高科技冷凍精子培育的,是貨真價實的有機和天然。

 

我們驚訝的發現,他還設立了購物網站,在新德里地區能送貨上門,我馬上訂了一些食品。因為是農場養殖的,價格實在很貴,於是又開始尋找其他性價比高一些的豬肉。不久後,透過中國朋友得知,在新德里市中心喬巴格市場(Jor Bagh Market),有一家品質不錯的豬肉店(PIGPO),它自然成為在印度的外國人,特別是食肉人群常光顧的地方。

 

然而,可能正是由於豬肉店在新德里的稀缺性,這家店的店主特別有個性,臉上總帶著一種傲慢的神情──讓我納悶他是不是瞧不起吃豬肉的人?店主要求:在該店購買豬肉者,得提前幾天打電話預訂,店主如果有貨了,會通知顧客來買,否則只會白跑一趟。

 

即使你明明看到店裡的冰箱裡有豬肉,老闆也會淡定的告訴你,那是別人預訂的。如果你運氣好,或是店主的心情好,他可能會賣給你一些零碎的豬肉火腿或香腸。一開始,我以為店主是針對吃豬肉的中國人才這麼傲慢,後來有一天,我看到一個英國人同樣被店主冷淡對待。該店入口的左側牆上,有一幅有些年頭的豬肉構造圖,該圖以圖文方式標明豬肉的各個部位。

 

當我們想把該圖拍下來仔細研究時,店主立刻制止:「不能拍照!」一個英國人想拍照也同樣被制止。或許,店主把這張圖看作鎮店之寶。其實,預訂也有好處,那便是一旦有豬被宰,能保證新鮮的豬肉被快速售出,免得有存貨,導致豬肉放太久而不新鮮。由於當地需要豬肉的客群是少數,對於稀缺物品,預訂是個好方法。

 

031535

 

嫌錢少的,不是乞丐

 

在印度的街頭,總能見到一批遊動的、像吉普賽人一樣的乞討者。他們以街頭為居所,晚上睡在馬路邊,起床後將床墊、棉被擱置在路旁的樹上,開始在壅塞的馬路中,趁著車輛等紅燈的空檔,向車內的人乞討。

 

有時候,是一個衣著骯髒的母親抱著可憐的孩童敲你的車窗;有時候,是一群孩子使出渾身解數來耍寶──翻筋斗、雜技、跳舞等來求你給點錢;還有的時候,是殘疾人士露出嚇人的身體缺陷來博得你的同情。

 

很多中國人都不喜歡施捨,因為有些人認為,大多數的乞討者都是由幕後組織控制,從事的是「專業」的乞討,特別是在印度熱門的旅遊地點,例如:孟買的印度門。如果你只給硬幣或10盧比(約新臺幣4.5元),乞討者會嫌少,向你索取更多。所以有經驗的人寧願給乞討者食物也不會給錢。

 

給他一、兩個盧比的硬幣時,如果他笑逐顏開,我也會欣慰的認為自己給對了。真正的乞討者,不在乎別人施捨多少,你給予他,他便會感激。乞討者也是有地盤的,像我住所附近個小市場入口,長年有一對母子固定在乞討,我通常不會給錢,而是將自己購買食物分一些給他們。

 

這裡有騙子。多嗎?

 

初來印度時,在印度生活和工作過多年的中國人總是勸我,印度有很多騙人的事,不要輕易相信印度人。雖然我也見到不少印度年輕人,嘴巴像抹了蜜似的跟我說著甜言蜜語,但我還是想不帶任何成見的認識印度人。一開始,我的運氣並不好,太容易相信人的我也吃過一些苦頭。

 

shutterstock_415489939

 

靜靜等候的三輪出租車司機

 

有一年,我去報導齋浦爾國際文學節。每天工作結束後,當我要返回旅店時,總會有一個23歲的電動三輪車司機在等我。剛開始我挺感動的,每天都坐這個印度司機的車回去。可是到後來,我發現他不停的推薦旅館、購物的地方給我,而且說得天花亂墜,什麼「種類多、價格便宜、品質好」等。

 

在賣當地陶瓷的一家很有名的商店裡,他說要帶我去一個更便宜的地方,所以我信了他,沒有在這家店買東西。後來他推薦我一個物美價廉的首飾店,而我堅持要去我知道的一家當地知名的首飾店,他偏說「今天週日那裡關門了」,而實際上並沒有關門。

 

後來他又說他認識很好的旅店,想換旅店的我這次又信了他,答應跟他一起去看看。抵達他說的旅店後,我大失所望,也徹底清醒了──他不過是一名掮客,我要求他立刻送我回我的旅館。後來,他可能也知道我生氣了,還是帶我前往我想去的那家旅店。

 

之後,他再也沒有等過我了。似乎很難百分百相信陌生的印度人,對他們太好只能被騙,我很理解在一個還在發展中國家的底層貧民,只能靠騙、靠小聰明來「自力更生」弄點錢。

 

派女人去要債

 

跟朋友出去吃飯時,得知常去的位於新德里市中心的中國餐館,其一名中國廚師辭職了,據說跟印度老闆扣他的薪水有關。一位在印度工作多年的記者不禁嘆道,中國人在印度工作真不容易。印度人特別排外,你看看加爾各答的唐人街裡,華人的慘澹生活狀態。

 

印度人看你幹得挺好的,忽然寄來一張繳稅通知,說你這有問題、那有問題,反正就是想方設法的搞垮你。一些中資企業的朋友也常抱怨,華人在印度做生意都賺不了什麼錢,因為印度人總是賒了貨後就拖著不付錢。

 

但我聽到一個對付印度人賴帳的有趣「偏方」──派女人去要債,即使最後動手打起來,引來員警也不怕,因為根據印度當地的法律,男人打女人,被指控和處分的只能是男人,而且由女人決定是否起訴男人,這樣可以此為籌碼,要男人交了錢便可不對他起訴。雖然不知真假,但覺得特別有意思。

 

stock-up-picjumbo

 

旅遊達人的被騙經歷

 

如果你是一名外國旅遊者,更容易被騙子盯上,因為你在這人生地不熟,被騙、被偷錢後很難找回來。我的中國朋友把一紮美元放在酒店房間的保險箱裡,本以為非常安全,但後來發現幾張美元不翼而飛。還有一位香港朋友來這裡玩,被偷了護照和錢包。

 

一些旅遊者來印度旅遊後,總能吐槽一大堆自己被騙的經歷,例如:網路紅人「貓力」、「瘦肉」的經歷就很具代表性。貓力說,在印度,並非所有在路上向你搭訕的,都只是想問你喜不喜歡這裡。有的是想糊弄你去他店裡買東西、有的是讓你付導遊費給他,還有的是以神的名義,讓你直接給錢。

 

瘦肉有一次走在路上,跟人握了手,結果那人就拉住瘦肉,強制幫他做了一次全身按摩。在印度這個國度行走,只要一出門就必須打起十二分精神,你時常會碰到各路神仙,你要判定的就是眼前這位印度大神,到底是不是在騙你,或者,他是不是在騙自己。

 

在瓦拉納西的一個清晨,貓力和瘦肉起了個大早,準備去看恆河晨浴的人們。恆河沿岸有很多租船的服務,可以帶遊客乘船觀賞瓦拉納西日出的美景。市場價差不多每小時100盧比(約新臺幣45元),他們按照這個價格和船夫談好後,就上了船。

 

shutterstock_330315842

 

一路上,貓力和瘦肉完全沉浸在這座聖城光芒的照耀下。三小時後,他們遞上300盧比的租船費用,結果船夫卻索取400盧比。為什麼?船夫一臉無辜的說:「這是我們的傳統,在印度,1小時有45分鐘,一天分為36個小時。」

 

他們在那一瞬間竟然真的相信了,覺得入境隨俗,要尊重當地文化,就把錢付給船夫。上岸後,前方有座神廟,剛好掛了一個時鐘,他們發現鐘錶也是12小時一圈,等反應過來,想再尋找那名印度船夫,他卻早已不見蹤影。雖然多付了100盧比不算什麼,但貓力卻為自己相信了這個無稽的笑話而感到羞恥。

 

此外,他們在拉賈斯坦邦的普斯赫卡爾(Pushkar)閒逛時,遇到一名駱駝商人先纏住他們,要以12,000盧比(約新臺幣五千多元)賣給他們一頭駱駝,在知道他們要去印度最西邊的賈沙梅爾(Jaisalmer)後,就告訴他們可以買了駱駝一路騎到那裡再賣掉,既賺錢又省旅費。

 

在印度兩年,我對印度騙子的憎恨深惡痛絕。好在,騙錢財也就罷了,我幸運的沒有遇到傷害身體、感情甚至理念的大騙子。但其實,騙子哪個國家都有,如果你旅行久了,就會發現小打小鬧的騙局,是旅途中一道道怡情而增添戲劇性的風景。

 

%e8%87%89%e6%9b%b8_530x530

 

作者簡介

塵雪

中國駐印度新德里女記者。畢業於武漢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,碩士研究方向為中西新聞比較與跨文化傳播。畢業後主要從事國際文化、社會與時政新聞報導。2012年至2014年被派駐印度新德里擔任駐外記者。

延伸閱讀
更多 管理講義 的相關內容
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按個讚吧!

關 閉 視 窗

(2214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