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0)

蘇芩:你要世俗地活著,才能hold住未來

578

031558

我,二十四歲,畢業一年半,現在在一家電器公司做營運助理。我的老闆是個愛說教、「雞湯味」特別重的中年大叔。而我的那個頂頭上司,年屆五十,地中海髮型,老闆的每一句「雞湯文」他都聽得特別認真,有時甚至會特別阿諛奉承,一臉陶醉樣。
※本文由麥田出版社授權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。

 

有一次開例會,老闆忽然在白板上畫了一個帶缺口的圓圈問:「誰能說說這是什麼?」員工們一時沒反應過來,只有「地中海」能迅速配合並一口氣猜了三遍,還都是錯的。老闆公布答案:「這其實是個未畫完的句號。作為領頭人,我不會把事情做到十分圓滿,就像這個句號,要留個缺口,才能讓下屬們去填滿它。

 

要給大夥兒,尤其是年輕人表現的機會啊!」「地中海」神情激動,彷彿恍然大悟,趕忙帶頭鼓掌。我抗拒成為這樣的老男人。那個亭亭玉立、端坐著的女孩名叫艾婷。老闆如往常例會一樣不斷瞎掰,艾婷臉上一直堆著溫溫雅雅的笑。她亮閃閃的大眼睛卻不暴露一點真相。

 

這女孩我一進公司就看上了,追了快三個月,她的反應永遠是欲拒還迎。那時候的我,辭職的念頭轉了八百回,唯一挽留我的,是艾婷,只是艾婷。我想:老子不追到手就走,這不就沒戲唱了嗎?!沒隔多久,艾婷破天荒地主動找到我:「中午一起吃飯吧。」

 

「艾……哎!」幸福似乎來得有點突然!此刻,我還完全沒預料到艾婷找我吃飯的真實意圖。吃到後來我才弄明白事情的來龍去脈。「地中海」經常利用職務便利索取回扣,有時是現金,有時是禮券,有時是一些價值不菲的禮品,有時候會利用發貨和收款間隔的時間差,拿貨款出去進行私人周轉。這一次有二十萬的貨和款對不上,老闆怒了,要求徹查!「地中海」和艾婷都慌了!

 

我打死都想不到艾婷這樣看起來端莊高雅的淑女會是「地中海」的人!我完全被這荒誕的真相擊昏了!我對著眼睛裡噙著淚的艾婷結結巴巴低吼:「你有病啊!那種噁心的糟老頭你還跟他?!」艾婷辯解:「你別亂想好不好!我跟他只是上司和下屬的關係,我也是想趁年輕多賺點錢,我可不是那種女人!」

 

艾婷滿眼哀怨地看著我,我還真信了她的話!「你想怎麼辦?」她噙著淚花看著我,近乎撒嬌:「這事總得有人頂下。我不想失去這份工作,我在這公司都兩年了,今年還剛加了薪,老闆甚至準備提拔我做主管了。」「誰犯的錯誰負責!這本來就該『地中海』擔著啊!」「那怎麼可能??他可是老闆的心腹,是老闆帶著他來這公司的。

 

1601832_10152522904188994_2022216626761778623_o

 

這事現在是鬧大了,總需要個頂罪的人。你以為老闆不護著他啊。最後倒楣的還不是我。」說至此處,她就仰起腦袋看著我,亮閃閃的大眼睛撓得我心癢癢。我心一橫:「你要我做些什麼呢?」她嫣然一笑:「幫幫我吧。錢很快就回公司帳上了,到時候你就說是你經手的業務,先挪用了一下做資金周轉。只要錢能回來,擔不了什麼責任。反正你才來公司幾個月,走了也不可惜。」

 

我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搭錯了,最後竟然答應了她。大概是因為她說:「你放心,這事我記住了。以後我們時間還長,我再慢慢謝你吧!」那一刻我錯以為自己是職場失意、情場得意。沒想到,艾婷這小賤人,過了河就拆橋,等我真的一頓一頓被老闆訓完,連當月薪水都沒領到就被逐出公司大門之後,她竟然把我刪除了!

 

電話、微信,全部刪除!我跟公司以前的同事打聽,得到的消息是:「艾婷呀,跟著『地中海』一路升職加薪。最近背了個一萬多的包,風光得很!」我就這樣被判出局了!被殘酷的現實狠狠踢飛!那天,我在回家的地鐵上,不知是因為仇恨還是想壯志,一團無名火轟轟地直沖腦門!一開始我以為自己是想報復,後來一路上我終於想明白了:這不是報復。

 

我確實不是個對工作有熱情的男人。或許「地中海」和艾婷能找上我,就是看中了我對工作無所謂的這股懶散勁,換一個人,沒人會配合這種無厘頭的遊戲。至少在畢業後這幾年裡,我並不是個有遠大抱負的男人,也從未覺得自己的未來跟成功人士能沾上一丁點關係。

 

不過,這次被耍讓我忽然明白一件事——我之所以對上班提不起勁,是因為這些工作都不是我真正喜歡做的事。而在骨子裡,我始終認為人這輩子要是做不了自己喜歡的事,過不了自己喜歡的日子,這輩子就白活了!這一自我洞見讓我茅塞頓開,重獲新生。

 

474739

 

我打算從現在開始,做自己喜歡的事。想到這裡,一時豪情萬丈,渾身充滿力量!豪情都是暫時的,生活有時總是一地傷心。在家躺了半個月,也沒想明白自己到底喜歡做什麼,胸中的激情正一點點退去,生出了無數沮喪。老爸看不過去了,嘆著氣丟給我一串鑰匙:「以後能吃飽還是要挨餓,全憑你自己決定吧!」

 

手裡這一串是家裡小飯館的鑰匙,老爸老媽經營了十來年,生意湊合糊口。我想老爸這是要我接手的意思。他說:「我和你媽也老了,幹不動了。這小店給你,你能幹點啥就幹點啥吧。你老爸也沒幾個錢,也無法為你買車買房。將來無論發展如何,我也只能送你到這一步了。」

 

我看了鑰匙半天,忽然靈感迸發,激情又燃了起來:「爸,這店交給我,那我能按照自己的想法來做嗎?不論做成什麼樣你都不許管?」一番破土動工改頭換面,三個月後,我的「Young Zone」開業了。沒錯,我這店是開給年輕人的。

 

我都想好了,長這麼大我能真正稱得上愛好的,也就兩件事:一是自在,另一個就是交朋友。自己開一家專門服務年輕人的西餐廳,既不用仰人鼻息,又能和年輕顧客交朋友,完美!至於這個「Young Zone」該怎麼開?就邊做邊摸索吧!

 

我進了一櫃子的洋酒,咖啡機也擺上了,還買了一批年輕人喜歡的書來裝飾門面。開業一個多月,年輕人沒來幾個,曾經的老顧客倒是不少,他們大多一推門就嚷:「唉呀,門面變了!你爸呢?來個宮保雞丁蓋飯。」一開始我很抗拒,甚至趕人走,後來在經濟壓力下也不得不做出讓步。

 

在我花大錢買來的吧檯椅上和水晶燈下,總有人汗流浹背地吃著蓋飯配啤酒。在洋溢著宮保雞丁味的西餐廳裡,我滿心的落寞。有誰能知道,我的廚房堆滿的是洋蔥和義大利麵,冰箱裡凍著的也是品質一流的牛排原料。而此刻我只能眼睜睜看他們洋蔥拌了雞丁、牛排燉了馬鈴薯,然後打著飽嗝跟我說:「小萬,你說你沒事玩這種花樣幹麼?以前這家常菜多好!」

 

031537

 

夢想是鵝肝牛排,現實是啃光吐出的滿地雞骨。現實的殘酷如此直接,甚至容不下一點點迂迴曲折的溫暖。我覺得自己那玄不可測的未來,在這時不時竄出來絆你一腳的油煙味裡,才剛剛開始。對了,忘了介紹,我是萬謙,一個絲毫不具備謙虛美德的小西餐廳老闆——如果這裡還稱得上西餐廳的話。

 

店開到兩個月的時候,迎來了第一單最大規模的生意。其實還是熟人,高中同學會開在這了。畢業只不過六年,差距已漸漸拉開。從大學開始創業的敦子如今已身家千萬,更多數是辛苦求職但還沒熬過試用期的哥們姊妹,我還算混得中等的,雖然沒什麼盈利,畢竟有了自己的小店,雖然不一定比上班族賺得多,但頂個「老闆」頭銜還是威風三分。

 

整場聚會,我一邊跟著大家回憶往昔聊八卦,一邊還暗自擔心「這幫傢伙不會喝多了直接拍屁股走人吧??!」雖只入「商門」兩個月,已經有了小商人現實的利益觀,一面罵了自己一句「俗」,一面觀察著他們乾杯的頻率,時不時還得攔一下「別光喝酒啊,吃點菜,這牛油果沙拉可是我店裡的招牌……」我覺得生活把我涮得油滑了,老爸卻說:「不錯,你小子開始有責任感啦!」

 

責任感是不是意味著人會變得口是心非,我不敢斷定,我只知道,自從有了「Young Zone」,我不敢隨便撂下「老子不幹了」,想盡一切辦法,也要維持下去。此時,我終於理解了那句話:當你開始厚著臉皮賺錢,你就真正成熟了。「Young Zone」慢慢地有了新成員。

 

珠珠是我姊妹,論脾氣性格,跟之前的我挺像,也是「一言不合就辭職」。聽說我自己開店了,說什麼也要來店裡幫忙,說在我手底下上班起碼心情痛快。於是「Young Zone」就用了個還算漂亮的前台小妹,不愛笑、老愛玩手機,我一天得唸她八遍,直到她煩得直朝我嚷嚷:「萬謙你怎麼變這樣啦?!那麼愛挑剔!早知道不來你這上班了……」話雖如此,珠珠卻一直駐守前台,並且看手機的時間漸漸縮短了。

 

段一鳴是個奇人。聽說他寫了一手不錯的文章,大學畢業後在一家廣告公司當了一年文案,忽然看到「Young Zone」大門口的徵人啟事就進來了。我跟他說:「我們店小,不需要文案。」他說:「我知道,我想來當服務生。」我還算克制,珠珠直接來了一句:「你有病啊?!」

 

一鳴說:「誰說文案不能來當跑堂的。我不需要高薪,我爸媽出國前留給我兩套房,我一套住著、一套租著,一月租金一萬多足夠我生活了。我只不過想感受一下不一樣的狀態。我今年夏天的心情,就是跑堂的心情。」我也猶豫了一下,不知這傢伙能不能幹得長久。不過話說回來,一個跑堂的幹長幹短怕什麼,沒什麼技術含量的活隨時可以徵人啊,難得這哥們不在乎薪水。我於是照慣例問他:「你會掃地嗎?」

 

於是,一鳴就成了「Young Zone」的跑堂小哥。還有小愉,以前在大學食堂擔任廚房助手,業餘愛好卻是沖咖啡、做甜點,並且極盡精緻。他的薪水要價不低,但我嚐過他的手藝之後,還是忍痛留下了他。開店,總得有個實力派吧。就看他能把咖啡沖出跟星巴克同一個味道,也不能讓他走掉。小愉是浙江人,溫柔地跟我說了一句:「老闆哦,用我你是絕對超值啦!」

 

031547

 

他說話的時候腰扭得妖嬈生姿,眼睛掃過一鳴時略帶曖昧。我和珠珠一直在猜他是不是同志,珠珠詭異地跟一鳴說:「你呀你,你被看上了!」最具傳奇色彩的是阿薩。他原本是對面餐廳的大廚,那家餐廳主打泰國菜,老闆的脾氣好比剛出鍋的嗆辣咖哩雞,走起路來都刺啦啦帶響。

 

我們成天坐在店裡,隔著玻璃看他在店門口訓服務生、罵會計,後來某天,連大廚也被他拎到門口破口大駡。起因大概是阿薩一道咖哩蟹沒做出顧客滿意的味道,老闆訓了他幾句,阿薩就不幹了,直著脖子爭辯:「我的做法確實是道地的泰國味,他要讓我在裡頭放幹辣椒,這做完還能吃嗎?椰汁焗的蟹肉加了幹辣椒,這變成什麼味道啊!不好吃,客人又要埋怨了!」

 

老闆火躥了上來:「做錯了你還有理啦?!你想幹不想幹啊?!想幹給我閉嘴,進去給客人賠禮道歉!」阿薩氣也上來了,就站那動也不動。老闆幾乎要氣炸!「你跟我耍個性是不是?你以為我求你啊,滿大街的廚師,我少了你照樣開飯館!」阿薩說:「離開這我照樣能炒菜!」「你辭職試試!職校學生一波一波畢業,你還真以為工作滿大街都是啊?離了這幾個月,我看你找不找得到工作?!」

 

「你別瞧不起人,我出了這大門立馬就能找到。」這兩個人說到激動處,阿薩怒氣沖沖拔腿就走出來,抬頭看見了正在店門口觀戰的我。我們倆眼神一碰,這是我第一次跟他打照面,卻感覺,我們見面的日子應該還多著呢。阿薩真的到了我店裡。

 

shutterstock_296964806

 

我問他:「你做西餐行嗎?」他說:「你隨便點幾樣,我給你試試。」海鮮義大利麵醬濃麵滑,披薩烤得脆嫩有汁,海鮮飯簡直絕了……珠珠吃得腮幫子鼓鼓的:「你那『野牛』老闆把你趕出來可真是虧大了!」珠珠說那泰式餐廳老闆眼睛一瞪如牛眼。小眼睛厚肩膀的阿薩,並未搭腔。不背後議論前任老闆長短,這樣的大廚我相當滿意。

 

當然,我也為這滿意的大廚,付出了相當豐厚的薪水。以至於那陣子總牙疼,仔細想想,哦,其實也是心疼吧。人員齊備,我準備大幹一場。不過生意並不像我想像中那麼好做。萬事俱備,只欠來賓,不知是不是一到夏天人的胃口變差了,來來往往的人朝店裡探探頭,一對上你的眼神,又趕緊走開了。

 

我們五個經常在店裡發呆,聽著珠珠捧著手機追她的偶像劇。直到某一天,店門推開,進來一個女人,迎頭問:「西餐?」「對!您想吃點什麼?」她掃了一眼菜單:「義大利麵。分量足一點。」阿薩俐落地鑽進廚房。那女人說:「看你店裡客人這麼少,應該出菜很快吧?」這話聽得我很不舒服。我忍忍,再忍忍。我說:「一定盡快。」她看了我一眼,眼神略顯鋒利。

 

如果拋卻感情色彩,其實她的眼睛還相當漂亮,細長的丹鳳眼,仔細看會發現,所謂鋒利的,是略微不服輸的「痞氣」。可是她的年紀,看起來已四十歲了。她頭髮剪得很短。個頭不矮,但瘦。白色針織套頭衫寬大到能裝下三個她,牛仔短褲我以為不會有四十歲的女人穿,可她依然穿得挺好看。

 

沙拉和義大利麵,她吃得乾乾淨淨。我甚感欣慰。結帳的時候跟她說話有底氣多了。「嗯,沒想像中那麼難吃。」直到她離開,我都沒想過,這個女人會成為「Young Zone」的常客,某種意義上,她改變了「Young Zone」以及我們每個人思維的軌跡。她是Belinda,一個好久不見,但值得被紀念的老友。

 

b21499e9c533fcb7ad5671668a516bab

 

Chapter 1 年輕是本錢,但「腹黑」能讓你更值錢

 

Belinda一週會來兩次,餐點卻很少變過。她食量不小,一餐可以吃光一份尼斯沙拉外加一份海鮮義大利麵,或是起司焗飯,餐後會再來一杯美式。她光顧到第二個月的時候,我曾問過她喜歡我這家小店的原因,她直白地說:「便宜,分量夠。」我的信心因此有點受挫,原本以為味道有了競爭力,沒想到讓人惦記的還是低廉的勞動價格。

 

她說:「你喪什麼氣啊?如今的世道,最容易被取代的,其實最難被取代。」後來我才明白她說的是「愚魯」。有子難得魯且直。做生意偶爾也同理。不過,我不敢再這麼傻傻地愣闖下去,不研究新菜色、沒有競爭力,早晚只能混成老爸那樣僅可飽腹的小店家。

 

那段時間一有空,我就拉著阿薩和小愉研究新菜色。小愉以前在大學餐廳上班,滿腦子橘子燉炸魚、番茄炒月餅之類的「黑暗菜系」,在他慫恿之下,阿薩竟然真把辣條炒飯和西瓜小牛柳端上了桌,甜點是泡麵果凍。我們一人一勺,對著新菜鏟一點點,生怕誰嚐多了會吃大虧。

 

炒飯裡,胡蘿蔔、青豌豆、粉蝦仁再配以鹹辣條,嚼在嘴裡的感覺像個不服管教的問題學生來到了優秀班級。西瓜小牛柳水分太多,肉倒是嫩了,嚼勁弱了。珠珠吃了一口直皺眉:「黑胡椒撒到西瓜上怎麼一股汗味啊!」泡麵果凍竟成了最小清新的存在,速食麵加蜜桃汁的配方吃起來也還算和諧。這道甜品後來在菜單上待過一段時間,自始至終點擊率不過十,後來也就撤了。

 

開發新菜色的「暗黑實驗」持續一段時間,有時趕上Belinda在,大部分時候她會拒絕我們試吃的邀請,有時候我們誘惑她:「吃吃看嗎,反正也免費。」「我只對喜歡的東西付出,金錢或者是胃。」Belinda說話、行事的風格,和她的短髮一樣乾淨俐落。我們喜歡跟她聊天,她也從不拒絕,侃侃而談。

 

似乎她在每一個寂寂人稀的午後到來,就是為了跟我們插科打諢瞎扯淡。我們問過她的職業。她沒回答。我猜她做過很多種類的工作。她身上有一種複雜的氣質,時而大方、時而狡黠,既會展佳句,也會罵髒話。她右手食指、中指和無名指併攏時有一道明顯的疤痕,我盯著看久了,她就說:「沒見過疤呀?」「打架傷的?」「水果刀割的。」「瞎。」

 

411f933a9c43f85ee834bdaae3047107

 

我一個不屑的笑,原本以為是個江湖故事,原來不過是件廚房慘案。不過Belinda 說:「十多年前了,我拿著水果刀對著一女同事,爭鬥中折疊刀劃過了手指……」Belinda,相識之初,我以為她是個反派人物。第一次聽Belinda侃侃而談,是她在跟一個小男孩聊天,後來她說那是她新聘的助理,最近遇到了些麻煩,追女孩嚴重受阻。我記得那男孩留著小平頭,瘦瘦高高乾淨俐落,卻一臉苦相,老老實實的。

 

Belinda一邊嚼著義大利麵一邊訓他:「就你這沒出息的樣子,哪個女孩能看上你啊!你能先振作點嗎?」小夥子挺挺腰,臉上通紅。「吃飯!邊吃邊跟你說。」我記得那天Belinda跟他說了一個「斥力—吸力」原則。

 

Belinda提示:「追女孩,你必須得『三天打魚、兩天曬網!』」不知道你在遇到戀愛麻煩時會不會如此煩躁:「怎麼辦,不管我『死追活追』,她就是不甩我一次。用什麼辦法能讓她對我的態度軟化下來呢?」

 

這時你該做的是:先冷他(她)一小段,再回頭去追。這幫智囊團成員不見得學過心理學,也不見得能說出這一招式的奧妙,但不得不承認,這一招,很管用。用心理學術語講,這叫「斥力—吸力」原則。當一個人,面對異性的瘋狂追逐時,自信心會膨脹到最高點,會覺得自己的價值無與倫比的高。

 

如果這時候,對方還是一個勁地死追,他(她)就會想:「他(她)這樣緊追不放,說明我的魅力不可言喻。看來,我還很有機會遇到比他(她)更好的選擇。不急不急,等等看。」你越拚命,給他(她)的斥力越多,會造成對方的心理膨脹感。

 

若此時突然放手,沒有任何消息,他(她)馬上就會一陣心慌,進而對自身的價值產生嚴重懷疑。一段時間後,當他(她)的自信心降至最低,你再回頭來示好,為了讓身價保值,他(她)會很容易答應你的一些請求。不少人就是用這種辦法追到他們喜歡的對象。很多女人常常說那個男人對她忽冷忽熱,卻越發令她放不下。

 

%e5%a5%b3-%e6%a8%b9%e6%9e%9d-%e5%88%ba-%e7%94%9f%e9%95%b7-%e8%8a%b1%e8%8d%89-%e7%9a%ae%e8%86%9a-%e8%a3%b8

 

說到底,那個男人就是在不斷挑戰她自信心的底線,當一個人的自信心像蹺蹺板一樣忽上忽下時,她的心智會亂成一團,任何風吹草動的暗示,都可能左右她的意志。戀愛成敗的關鍵,就是看誰懂得使用心理戰術。用到社交中,其實也是一樣。

 

如果,你的合作對手十分傲慢強硬,在交涉途中屢屢給你出難題,那麼,在你們談到五六分熟時,冷他一冷,或者可以含糊地告訴他:「不急不急……」原本很急的一方,突然變得不著急,很容易讓人亂了陣腳,他們會在心裡胡亂猜測:他們是不是找到了下家?

 

幾天之後,也許他們會主動表示:「我們的條件其實還可以再商量。」一旦他們這樣表示了,那你就該準備接招,如果再拖下去,也許鴨子就真飛了。讓他等,但不能等太久。很多事情經過這樣小小一發酵,都會有不一樣的味道。人的一生,是一個不斷追求自尊心滿足的過程。當然,任何人的自尊量值都不是固定不變的,也許外界一個細微聲響,便能讓「自尊」二字發生不一樣的變化。

 

如果你愛一個高傲的人,要適當地冷落他。如果你想跟一個霸道的人談合作,要不失時機地晾晾他。對強者,要用挑戰。不一樣的起伏,才能幫你贏得不一樣的勝利!「換了是你,如果一個女孩天天給你發訊息打電話,誇你帥、說她愛你。她天天說,直說到一個月的時候,突然不說了,人懶得理你了。那你心裡會有什麼感覺?」 Belinda問他。「嗯,會不舒服。」男孩仍是很靦腆。

 

「是失落!你別小看這種失落感,這好比是挖了一個坑,在她最失落的時候隨便一點誘惑都可能引人往下跳。」——這話我聽得很不以為然。這種說教幾乎讓我認定這女人是「暗黑系」的代表。不過男孩還是很乖:「那麼老師,接下來我該怎麼做?我試了一直向她介紹我的優點,可人家都愛理不理的啊!」

 

「傻!推銷優點不管用,你就該推銷缺點啊!」哦?向喜歡的人推銷自己的缺點?這稀奇古怪的說法,我也忍不住被吸引了。Belinda提示:「想讓一個人接受你,不要擺明自己的優點。先把劣勢拿出來,也許會事半功倍。」

 

77

 

你擅長「缺點推銷術」嗎?這是一個需要每個人推銷自己的時代。工作、交友、相親……每一次都是一場自我推銷。雖然每個人都時時要推銷自己,但不代表人人都懂得如何推銷自己。提到「推銷自己」,一般人立馬會聯想到商場裡的促銷人員推銷新品的場面。「這是最新款的面霜,能讓你的每個毛孔都感受到水汪汪的滋潤。」「這是新口味的餅乾,味道好而且健康。」

 

「這是最新型的洗衣機,健康、殺菌還省水。」發現沒有:這些推銷,全部都是「優點式」推銷。你會說:「推銷,不就是要盡力把自己的優點傳達給對方嗎?」是,但不全是。全優點式的推銷,早已過時了。不然我問你:如果我把一件商品說得十全十美,沒有任何一點瑕疵,這樣完美的商品,你信嗎?當然不信。

 

但凡商場裡,被促銷人員說得天花亂墜、完美無瑕的商品,銷量可能都不是最好的。真正銷量好的東西,都是被人拿出缺點來說嘴的:「這洗衣機挺省水,就是價錢高一點;這款電腦適合家用,就是耗電多一點;這張桌子線條很美,就是占地面積稍微大一點。」在被告知「缺點」的同時,顧客腦袋裡其實在做選擇:是向購買價格妥協,還是向每個月的水費妥協?

 

這就是「缺點式行銷」的優點:在告知他缺點的同時,其實就是啟動了他心中的電子秤,反覆比較優缺點,這種比較,就很容易讓他把這件商品當成了自己的購買物件。畢竟,一個人對某樣商品投入心思越多,選擇的機率也就越大。而全優點式行銷的缺點則是:只把全部優點告訴對方,這樣購買者只能做出「買」或「不買」的選擇。相信你的「完美推銷」便買,不信便不買。

 

做人也是一樣的道理。絕大多數人都是喜歡在外人面前恭維自己的人。自己的好要自賣自誇,自己的不好就等著別人來慢慢發現。實際上,這是極傻的做法。聰明的人,會事先把自己的缺點告知對方,「我這人動作比較慢」、「我這人耐性比較差」、「我這人脾氣不好,經常對身邊人大吼大叫」。

 

也許他身上的毛病不只這一兩點,也許還有許許多多的壞習慣比這更甚,但聽他親口說出自己的缺點後,周圍人會相信他,至於他身上另外那些更不堪的壞毛病,就因此被大家淡化甚至忽略了。為人處世,要懂得有效地引導他人關注你所指出的自身缺點,因為這些缺點通常是你早有準備的、能應付得來的,說到底,這些東西不會對你產生太負面的影響。

 

116

 

先把它指出來,等別人心理上已經產生一定的免疫力,此後,他們給你挑錯、找碴的心思,就會少很多。畢竟,人都不是完美的,在人與人的交往中,一個很重要的樂趣在於:不斷發現別人身上的缺點。如果你身上的缺點要等著別人慢慢來發現,那你一定是個失敗的社會人。至少每一次的人際戰役,你都是無準備地應戰。

 

「我可不只是教你泡妞。有些通則的規律學著點,將來工作中也用得著。就好比你對一堆人說,你們可以做任何事,他們可能會不知道該做什麼了。但你要說,他們不能做什麼事,他們可能馬上就知道自己想做什麼了。這也算是一種反其道而行的思維引導吧。」

 

那小子先吃完自己盤裡的食物,就被Belinda支使去跑腿了。Belinda說:「我今天教了你這麼多『撇步』。你還不表示表示啊!」那小子慌忙就要掏出錢包,Belinda哈哈笑著擺擺手:「趕緊走吧!今天這頓也太便宜你!等追到那女孩再請我吃大餐!」

 

小子出門了,Belinda一個人繼續看著影片、吃著義大利麵,手機播放的視頻中傳來熟悉的聲音,我從她身後溜過去,竟然是《櫻桃小丸子》!她發現了身邊的我:「看啥?」「唉呀,《櫻桃小丸子》啊!」我調侃她,「這跟大姊你風格不搭!」「我吃飯的時候就喜歡看《櫻桃小丸子》,怎麼啦?!只要看著《櫻桃小丸子》,我吃什麼都特別香!尤其是在飯菜品質一般的時候!」

 

這句話倒把我堵回來了。下午到了這時候,店裡就只剩她一位客人,珠珠在櫃檯後打了個呵欠,一臉不耐煩地拿著抹布開始擦桌子,我心想:這女的煩不煩,趕緊吃完走吧!我們還能閉門睡個午覺。她大概也看出我們的心思,可吃麵的速度依舊沒有提升,低著頭對我們說:「想讓我快點走人吧?我知道,但我偏不要。」

 

她說得幸災樂禍,真有點把我惹急了:「我可沒這麼說!不過我們店快午休了,也請您用餐的速度稍稍加快點吧!」她抬起頭:「我沒說不可以趕我走。迎客和逐客本來就是開店所應該先學會的兩大技能。不過,你們逐客逐得讓人不舒服。

 

所以,我也不會讓你們舒服的!」天哪,她還真給我們上了一課。我頭一次知道,趕客人走,還有這麼多門道。Belinda提示:「當一個人對你好,好到極致,好到讓你渾身不爽……你該明白了,他這是在請你『走開』。」

 

65

 

熱情逐客法

 

不少人都知道這樣一家飯館,服務特色僅僅兩個字:熱情。顧客上門,服務人員全以「孫輩」姿態上前招呼,撣灰、擦鞋,各種零食捧到手邊恭奉……一頓飯吃下來,足足能讓最年輕的顧客也體驗一把當「長輩」的滋味。每當服務生喊完「歡迎下次光臨」,也偶有如我一般的人,不願再次光臨,這飯吃的,太有壓力。

 

於是,我想到了曾看過的一則小故事:同一條街上的兩家澡堂,原本競爭激烈,生意做得越久,老闆追求利潤的心思越盛。澡堂開到一定年份,兩家老闆都在琢磨省錢的辦法。當然,對澡堂而言,唯一省錢的辦法就是讓客人洗快一點,才能省水、省位。於是,第一位老闆故意在客人洗到一半的時候把水降溫,受不了冷的客人,雖然不悅,但也只好匆匆穿衣離去,水是省了,但客人日稀,最終不得不關門大吉。

 

第二位老闆也用了跟他相似的辦法,結果客人們也是匆匆穿衣離開,但每個人都樂呵呵的,每天客人都多到爆滿。第一位老闆納悶,問其緣由,第二位老闆神祕一笑:「我也用了水溫調節法,只是,你在客人洗到一半的時候降溫,而我在客人洗到一半的時候給水加溫,受不了熱的人當然要趕緊洗完離開。但你的冷水涼了人心,我的燙水卻暖了人心。」

 

熱情也是另一種逐客法。希望你盡快辦完該辦的事,趕緊離去。每個人出門,總是怕遇到冷漠難纏的人,對自己不喜歡的人,人免不了本能的冷漠。但,人人又都明白一個道理:一張冷臉對人,會得罪人。所以,聰明的華人,總能時時發明出奇特的拒絕法,能讓對方不明就裡地被拒絕,同時還挑不出你的錯。比如熱情。過分的熱情,就是另外的一種拒絕。

 

人心如此,第一次見面的人,因為生疏很難做到絕對熱情,如果是百分百熱情,八成是為了掩藏他心底的冷淡。心理學上講一個人的某種表情若持續十秒以上,八成都假的,一個怕被別人看穿的人,會刻意做出與內心相反的舉動。如果,一個人對你太好,像春風拂面,像燙人的滾水,好到讓你感到拘束難安,大概,他不是真的喜歡你。聰明的話,辦完該辦的事,趕緊溜之大吉吧。

 

%e8%98%87%e8%8a%a9%ef%bc%9a%e4%bd%a0%e8%a6%81%e4%b8%96%e4%bf%97%e5%9c%b0%e6%b4%bb%e8%91%97%ef%bc%8c%e6%89%8d%e8%83%bdhold%e4%bd%8f%e6%9c%aa%e4%be%86

 

作者簡介

蘇芩

25歲任媒體主編。

27歲任清華EMBA班國學講師。

28歲成為新女學發起人。

30歲成為百萬暢銷書作家。

35歲成為出訪十餘國的中國公共外交使者。

微博粉絲5000餘萬,常年致力於年輕人意識覺醒與自我提升書籍的撰寫,其文溫潤感性又深具哲學思辯,作品被譯為多國文字,熱銷亞洲地區。所著《男人那點心思,女人那點心計》、《男人天生被她們吸引》、《世上沒有人比你更重要》等十餘部作品,中國累計銷量達300餘萬冊,成為無數少男少女熱捧的「隨身讀物」。

延伸閱讀
更多 老師開講 的相關內容
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按個讚吧!

關 閉 視 窗

(29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