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0)

別人看不開的,他能看得開,三國最會裝病的人奪得了天下

1800

shutterstock_251648884

司馬懿是一個裝病的高手,是漢末三國把裝病作為政治鬥爭手段的第一人。良好的心態,強大的內心,讓他能「忍不可忍」。十年磨劍、最後一擊,他取得了成功,成為三國群雄裡最長壽的一位。
本文經業務講堂編輯網蒐整理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。

 

一、不想應徵裝風痹

 

司馬懿出生於179年,比諸葛亮大2歲,屬於公元二世紀的「70後」,與「40後」的袁紹、「50後」的曹操、「60後」的劉備等人相比他是小字輩。董卓進洛陽時司馬懿才10歲,曹操迎天子到許縣時司馬懿才17歲,官渡之戰時他21歲。

 

《晉書》說司馬懿「少有奇節,聰明多大略,博學洽聞」,面對亂世,他常常心懷感嘆,以天下為憂。建安六年(201年),司馬懿的家鄉河內郡已經成為「曹統區」,22歲的司馬懿這時才參加工作,被推舉為本郡的上計掾,相當於郡政府駐京辦主任,處級幹部,因而每年都要去首都許縣出差。

 

這個時候曹操正四處網絡人才,他聽說司馬懿有點小名氣,於是徵召他到自己的司空府任職。由地方抽調到中央,而且工作在曹操的身邊,前途自然不可限量,這是別人打著燈籠也不好找的美事,但卻被司馬處長拒絕了。

 

據《晉書》記載,司馬懿拒絕曹操徵辟的理由是「知漢運方微,不欲屈節曹氏」,這種想法在當時並不是主流,即便如荀彧、孔融那樣內心裡十分忠誠於漢室的人此刻也都在許縣為官,司馬懿的哥哥司馬朗、弟弟司馬孚也都在曹營做事,且事業一帆風順,而他卻特立獨行,非要耍點酷,讓人有些不解。

 

14

 

但司馬懿還要酷到底,據《晉書》記載,司馬懿以自己患風痹生活不能自理為由拒絕曹操的徵辟。曹操有點懷疑,認為可能有詐,就派人夜裡到司馬懿家看看,結果發現司馬懿果然躺在那裡一動不動,於是就信以為真,不再強迫他應徵了。

 

風痹就是風濕病,從現代醫學的觀點來說,風痹既包括普通的關節痛、關節炎,也包括強直性脊柱炎、骨性關節炎、風濕熱、類風濕性關節炎、紅斑狼瘡、風濕性心臟病等嚴重的疾病。司馬懿說自己得了風痹,且嚴重到不能行走、生活不能自理的程度,那就不是普通的病了。

 

大概司馬懿並不精通醫術,也不是一名老資歷的公務員,對於如何編理由請病假毫無經驗,也就那麼一說,並沒有多想,可是這未加思索的藉口竟然把他害慘了,因為他必須就此一直裝下去,給自己的生活帶來了大麻煩。

 

據《晉書》記載,有一天他們家在院子裡曬書,突然來了暴雨,司馬懿一著急,忘了自己在裝病人,起身跑過去收書,這件事恰巧被家裡的一個婢女看到了,司馬懿的老婆叫張春華,她很厲害,不僅親手把這個婢女殺了滅口,並且「親自執爨」。「爨」的意思是燒火做飯,表面看來似乎是說婢女被殺之後,家裡沒人做飯,張春華親自做飯。

 

108

 

這有什麼好寫的呢?司馬懿那時候是個20多歲沒有工作的小青年,在外人眼裡還是個重病在身不能動的殘疾人,老婆下廚房做個飯也值得寫進史書里嗎?仔細看看,這幾個字裡恐怕隱藏著令人恐怖的事情。「爨」的意思還有燒和煮,張春華把人殺了,怎麼藏屍滅跡呢?乾脆把人弄到鍋裡煮了,她親自燒火!

 

但是司馬懿並沒有酷到底,他還是出來做事了。據《晉書》記載,曹操當了丞相後又想起了司馬懿,征他到丞相府任職,當文學掾,相當於文教處處長。這一次曹操不客氣了,命令說:「若復盤桓,便收之。」意思是,這小子要再敢得瑟就抓起來!司馬懿害怕了,乖乖出來就職。

 

上面講的這些事大部分記載在《晉書》里,《晉書》是唐代名臣同時也是著名史學家的房玄齡所主編,這部書以司馬氏為寫作主體,中間有不少對司馬氏的歌頌和吹捧,對於上述描寫不能說其全無,但也不能信其全有。

 

如果司馬懿真的在曹操面前裝過病,倒不一定說明他與曹操「道不同不與為謀」,而只能解釋為在做秀,通過「拒曹」抬高身價,增加知名度,目的是更好地「事曹」。從後面的事情看,司馬懿的目的也基本上達到了,同時這些故事還起到了一個作用,就是說明司馬懿早就有「反曹」情結,可以用來解釋司馬氏最後取代了曹魏的合理與合法。

 

031531

 

二、麻痹對手裝痴呆

 

司馬懿來到了曹氏父子身邊,不管是被逼而來還是自願而來,總之是在人家手下混飯吃。據說曹操做過一個夢,夢見「三馬同槽」,讓曹操懷疑與「馬」有關的人對自己這個「曹」不利,這個說法聽起來不太靠譜,但卻記在史書里。

 

還有一個說法,曹操聽人說司馬懿有「狼顧之相」,就是脖子轉動得特別靈活,別人要回頭必然先扭轉身子,而司馬懿不用,他可以像狼一樣在不轉動身體的情況下將頭扭到後面,有這種本領的人一般都很陰險,曹操親自試了一次,在司馬懿後面突然喊他,司馬懿果然像狼一樣回頭看人。

 

上面兩件事也記載在《晉書》里,但傳說的成份更大。不過,曹操對這個世家大族出身的年輕人一直抱有警惕之心是可以理解的,因為他對所有世家大族都不放心,司馬懿在這種環境下做事,只有小心謹慎不行,還要會裝,於是他開始裝虔誠,主攻目標是曹丕,儘管曹操不怎麼喜歡他,但曹丕喜歡他,他成了「太子黨」,曹丕後來當了皇帝,司馬懿裝出了成效。

 

司馬懿在曹丕、曹睿父子手裡逐漸掌握了兵權,隨著忠於曹氏集團的重要將領們一個個死去,到曹睿臨死前司馬懿已經成為軍中最有權勢的人,他完全可以公開叫板曹氏集團,但他沒有那麼做,他仍然裝作很虔誠。他做的是慢功課,要一點一點地來。

 

曹睿死後曹爽與司馬懿共同輔政,曹爽表面囂張,內在里卻很虛弱,但司馬懿仍然沒有硬碰硬,而是裝可憐。任憑曹爽如何排擠打壓他,他都不反抗,有人在他跟前說曹家的壞話,他也不附會,讓大家覺得這樣一位德高望眾、為曹魏江山立下赫赫功勳的人,居然受到那些不公平待遇,都開始同情他,慢慢站在了他的一邊,而這正是他要達到的效果。

 

70

 

當時司馬懿已經抱病不出,客人來了也很少接見,有人告訴曹爽這裡面可能有詐,曹爽一夥的人里有個叫李勝的將赴荊州任刺史,按照規矩應該向太傅及三公辭行,曹爽就派他藉機去試探試探。李勝來到司馬懿府上,說明來意,家人把他讓到客廳,過了好半天,司馬懿被2名婢女攙扶著進來,李勝看到司馬懿嚇了一跳,覺得他一下子老了很多,人瘦了,背也徹底彎了,目光呆滯,不說話都氣喘吁吁。

 

司馬懿披著件衣服,想伸出手扶一下衣服,結束反而把衣服弄掉到地上。坐下後,司馬懿似乎說不出話來,指口言渴,婢女拿來粥讓他喝,司馬懿拿不動碗,靠婢女喂,結果「粥皆流出霑胸」。見此狀,李勝道:「聽說太傅只是舊風發作,不想尊體竟然如此!」

 

司馬懿好像這時才打量了李勝一下,連喘帶咳地說:「我已老了,疾病纏身,……死在旦夕。你屈尊去并州上任,……并州與胡人……很近,平時當妥善準備。今天一別,……恐怕今後難以見面了,……今以犬子司馬師、司馬昭兩兄弟相托,請為照顧!」

 

李勝說:「我要去荊州,不是并州。」司馬懿好像仍未聽明白,反問道:「君才到并州?」李勝大聲說:「此去荊州!」司馬懿不好意思地說:「年老意荒,不解君言。這次你回歸本州,願早建功勳!」李勝見狀只好告退。

 

李勝回來向曹爽報告:「司馬懿已尸居餘氣,形神已離,不足為慮。」曹爽等人一聽心胸大寬,對司馬懿「不復設備」。其實李勝看到的又是假像,他不知道司馬懿是最有名的裝病高手,年輕時尚能一裝幾年,現在老了更錘鍊到了爐火純青、出神入化的境界。

 

在司馬懿眼裡李勝是典型的不速之客,登門拜訪的原因不問自明,所以就給他演了一齣戲,偏偏李勝又很容易騙。不久,趁著曹爽等人放鬆警惕之機,司馬懿和2個兒子在洛陽發動了高平陵政變,一舉消滅了曹爽及其一黨,掌握了政權。

 

031548

 

三、好心態,助長壽

 

司馬懿73歲時去世,在三國群雄里是活得最久的一位。他20多歲來到曹操手下做事,40多年裡不僅與敵人作戰,還與曹氏幾代人鬥爭。在曹操、曹丕和曹睿祖孫三代時期司馬懿過著如履薄冰的生活,曹家的人既用他又防他,他不得不處處小心,把自己隱藏起來。

 

數十年明爭暗鬥的生活培養了司馬懿強大的忍耐力,他一忍再忍,低調做人,不與強手爭高下,與對手拼耐力,最後一個個強勁的對手被他的耐力打跨,他成了笑到最後的人。

 

忍耐是司馬懿勝利的法寶,他有一句名言:「忍,不可忍。」別人看不開的,他能看得開;別人做不到的,他能做到。通過隱忍,司馬懿還巧妙地引導了民心向背,他奪權雖然是以流血政變為開始的,但有著深厚的民意基礎,所以能取得成功。

 

民心的變化固然是曹氏集團衰落、奢華腐敗造成的,但也是司馬懿長年如一日運籌的結果,他巧借民意,悄悄拉攏反曹勢力,樹立自己被打壓、受排擠的形象,爭取最大的支持,時機差不多時奮起一擊,在他的面前,貌似強大的曹魏帝國瞬間便土崩瓦解了。

 

結語:

 

歷史上司馬懿的形象並不太好,也許這是因為他長時間作為諸葛亮對手而存在的結果,這有點不公平。其實,如果說諸葛亮是做事的高手,司馬懿就是做局的高手,在別人的地盤上能開拓出自己的一片天地,慢慢地發展,悄悄地壯大,最終取而代之,這個過程居然長達數十年,除了司馬懿,在歷史上恐怕再也找不出第二個人來。

延伸閱讀
更多 老師開講 的相關內容
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按個讚吧!

關 閉 視 窗

(8276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