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0)

艾兒莎:你憑什麼逼著年輕人忍、忍、忍?比起忍,比較具體的建議,我會覺得是,變、變通,才是我們比較該試的方向

1358

shutterstock_226751308

五年前,在臺灣領著第一份22K的工作時,我忍了一年,過後撐不下去,無法繼續當這樣的自己。那時候,問了身邊的長輩還有家人,他們說:「出社會就是這樣,先忍著吧。」也有人說:「這個產業,就是這樣,就忍著吧。」後來,我一到新加坡以後,前幾份工作,很不適應,當時的主管,罵的很兇,覺得我就是要為懶惰找藉口、覺得我是毫無抗壓性的小朋友。
本文由臉書放棄22k,蹦跳新加坡!授權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。

 

結果….我這比較叛逆的性格就讓我在那些狀況下,直接離開。相較之下,其他跟我有相同問題“忍著”過關的同事與朋友,至今,沒有什麼太好的下場,至少,跟這些長輩要求我們“忍”出來的期望值,差非常遠。

 

多年後的今天,我在平均一天會收到將近6-35封臺灣年輕人的職涯問題時,思考了整個過程,發現長輩們(上一代的人)在逼著我們忍時,犯了一個極度嚴重的錯誤。

 

而這個錯誤,是我認為必須站出來分享的。長輩的初衷必定是好的,所以,不管站在什麼角度,都不該拿誰出來指責,但是,從中卻必須找出思考的盲點,才不會繼續誤了一大群年輕人的一生。

 

當我出社會時,我媽曾經很嚴重的警告過我,她說:「經濟不景氣、錢很難賺,工作亦不好找,你沒有太多籌碼背景在身上,在外面的工作能忍就忍。」

 

031516

 

可是,我媽忘記兩件事了,她那個年代,因為通貨膨脹不比現在、因為當年的生活腳步、社會與科技的轉型與巨大變化也相對慢又少很多,甚至,未來文化或其他超級變動因素(像是某個領域的爆破興創新)相對太少了。

 

因此,她對一個不喜歡或是低薪的工作,給了三、五年的忍,機會成本相對非常低 ; 而我們呢,則是完全相反。然後,當她期許,我們像她年輕的時候一樣,忍著慣老闆、忍著逆向時勢、忍著人生低點時,以比較被動的方式,去等待自己生命的機會轉折點,或許是相對沒有錯的人生智慧。

 

但是,她忘記了,那時候的他們,有時候遇到幾個機會點,努力抓住,成敗靠自己,但本質是等 ; 可是,對我們來說,我們活在一個世紀最猖狂的資訊氾濫年代,在等的同時,我們面對的不只是一種等待感,而是每一秒,要怎麼捨、怎麼選、怎麼甚至不被動搖就好…….

 

簡單來說,要怎麼在同樣一段時間,能不被分心,那是忍,而且不是普通的忍,是極致的。那我們需要的定力與堅毅感,比她想像的還要多太多了。

 

1481944633_uyebthef

 

所以,她以為的一個簡單的”忍“字,可能在這個時代,是需要極大的修煉才有。最後,也是我一直講的,當這些年代的人,聽的故事,信仰的成功,是像王永慶、李嘉誠、巴菲特,這些人是用一生也適用時間去累積到達的財富,跟現代的成功人士,可不一樣(可以用他們的資產成長幅度和現代年輕富豪做線性比對)

 

那這樣看來,聽聞這些故事成長的人,習慣忍、等,是可以理解的,但我們成長在一個youtuber能在三年內,比創業15年的人資產多,或看到臉書創辦人能在30歲以內,靠著互聯網的驚人威力,晉身富豪,那你怎麼能輕易的以為,”忍“對我們來講,是件不太難、且相對正確、投資風險與ROI是對稱的事?

 

因為我們在有意識的成長背景下,看到的,都是太快速的模式了。落落長的打這一篇,我一點也不是為了怪我媽,也沒有期待任何“長輩”、上一代的人,扛下什麼責任,因為誰都沒有錯,只是人類的本能本就會照著自己既有成功模式去做傳誦而教育。

 

shutterstock_345950657

 

但藉由這樣的世代對話交流故事,我們必須清楚知道,誰才是救的了自己的人,誰的話可以讓我們得到什麼樣思考的人,然後,我們必須期許自己,對待下一代,要以更開方放的思維去思考自己和對方立場。

 

當然,比起忍,比較具體的建議,我會覺得是,變、變通,才是我們比較該試的方向,例如斜槓青年就是變通出來的種路子。

 

或許這一篇,我只希望上一世代的人,也是多數在社會上比較擁有資源的人,在直觀的要求我們或是理所當然地要我們做一件事時,多給一點點地理解,那這樣,我們能幫到你們的,你們能讓我們達成你所期許的,都會更有大幅成功的比率了。

延伸閱讀
更多 管理講義 的相關內容
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按個讚吧!

關 閉 視 窗

(535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