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0)

康納曼 :如果你希望自己更聰明、更冷靜,就要學會掌握「快思」與「慢想」的遊戲規則

222

103

我們都聽過這種專家直覺的故事:西洋棋大師在經過街頭棋局時,腳步都沒停,就說「再三步,白棋贏」;醫生只要看病人一眼就做出複雜的診斷。專家的直覺在我們看起來好像是魔術,但其實不是。我們每一個人每一天都在做專家的直覺判斷,大部分人在接聽電話的第一個字時,就能偵察到對方的憤怒;一走進房間,就立刻知道別人正在談論我們;危險駕駛,立刻做出因應的避禍措施。
※本文由天下文化授權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。

 

心理學家克萊恩(Gary Klein)曾經說過一個故事:一群消防隊員進入一間廚房著火的房子,他們很快就把火熄滅了,消防隊長聽到他自己大喊:「馬上撤出!」他並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說,但是當消防隊一離開,地板就垮掉了。

 

事後,消防隊長才知道,因為這場火比一般火災安靜,沒有劇烈燃燒的巨大聲音,而他的耳朵又感覺到比正常時更熱,這激發了他的「危機第六感」(Sixth Sense of danger)。他並不知道有什麼地方不對,但是他知道不對勁了,後來發現原來火源並不是在廚房,而是在地下室,消防隊員們就站在火源上頭。

 

我們都聽過這種專家直覺的故事:西洋棋大師在經過街頭棋局時,腳步都沒停,就說「再三步,白棋贏」;醫生只要看病人一眼就做出複雜的診斷。專家的直覺在我們看起來好像是魔術,但其實不是。

 

104

 

我們每一個人每一天都在做專家的直覺判斷,大部分人在接聽電話的第一個字時,就能偵察到對方的憤怒;一走進房間,就立刻知道別人正在談論我們;危險駕駛,立刻做出因應的避禍措施。我們每一天的直覺能力並不比有經驗的消防隊員或醫生差,只不過我們經歷的都是日常小事而已。

 

正確直覺的心理學並沒有任何魔術在裡面,或許最好的一句話就是研究西洋棋大師的心理學家賽蒙(Herbert Simon)說的:西洋棋大師和我們最大的不同是,在花過幾千個小時下棋後,他們看棋盤的方式已經跟我們不一樣了。從賽蒙下面所說的話,你可以感受到他很不耐煩坊間把專家的直覺神話化:「情境提供了線索,讓專家得以從記憶提取訊息,並提供答案。直覺就是辨識(recognition),不多也不少,就是它。」

 

我們看到一個兩歲孩子看到狗時,說「狗狗」,一點也不奇怪,因為我們已經習慣孩子每天都在學習辨識物體並且「叫名」(naming)。賽蒙對專家直覺的奇蹟也是同樣的看法,當專家在新的情境看到熟悉的元素,他就依那個情境表現出最恰當的行為,那就是我們所看到成功的直覺。好的直覺判斷就像孩子看到狗時叫狗狗一樣,是學習和經驗的累積。

 

很不幸的是,專業的直覺並非全部來自專家。許多年前,我去拜訪證券公司投資部門的一位經理,他告訴我,他投資了千百萬美元在福特汽車公司的股票上。我問他,他怎麼做這個決定,他回答,他最近去一個汽車展示場,對福特的車子印象很好。「啊!他們真的知道如何打造一輛汽車!」這就是他的解釋。

 

54

 

他非常清楚地表示,他相信直覺,所以對他的決定很滿意。我非常驚訝他沒有考慮經濟學家一定會問的一個問題:福特股票現在是低於它的市場價值嗎?相反的,他聽從他的直覺,他喜歡福特汽車,喜歡福特公司,喜歡擁有福特公司的股票,從我們對選擇股票的知識來說,這位投資專家可以說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。

 

特維斯基和我所研究的捷徑,對了解大公司老板如何決定投資福特股票來說,沒有什麼實質的幫助,但是現在有更廣泛的捷徑概念,它對上述行為就有很好的解釋。一個重要的進步是,情緒在了解直覺的判斷和選擇上變得很重要,而且遠比過去的角色重要。今天,那個投資經理的決定會被稱為情意的捷徑(affect heuristic),即判斷和決策直接受到喜歡或不喜歡感覺的操弄,很少思辨和推理的成分在內。

 

當碰到問題,比方說,決定下一步棋怎麼走,或是否投資某支股票時,直覺思考的機制會盡力而為。假如這個人有相關的專業經驗,他會認得情境,浮現他心頭的直覺解決方法很可能就是正確的。這是當一個西洋棋大師看到一盤複雜的棋,他馬上想到的幾步都很強勁,當問題很困難,又沒有技術上的解決知識時,直覺還是一個可行的方式。

 

4

 

投資經理所面對的問題(我是否該投資福特的股票?)很困難,但是一個比較簡單而且相關的答案馬上就進入他的心中,決定了他的選擇。這是直覺捷徑的精髓,當面對困難問題時,我們常回答比較容易的問題,而沒有回答真正的問題,而且我們通常沒有注意到這個替換。

 

自動搜尋直覺的解決方法有時會失敗,不論是專家的解決方式或捷徑的回答都想不起來,在這種情況下,我們會轉換到一個比較慢,比較特意,要費力的思考方式。這就是書名「慢的思考」(slow thinking)的意思。

 

「快的思考」(fast thinking)包括各種直覺的思考──專家的和捷徑的──以及整個自動化的知覺和記憶的心智活動,這種操作使你知道桌上有一盞燈,或是回答出俄國的首都在莫斯科。在過去二十五年裡,許多科學家都曾探討過快和慢兩種思考方式的區別。我在下一章中會講到,為什麼我用系統一和系統二的比喻來描述心智生活,系統一代表著快的思考,系統二是慢的思考。

 

我會談到直覺的和特意的思考特質,就好像是你心中有兩個人的人格特質。從最近的研究中得知,直覺的系統一是比經驗告訴你的還有影響力,它是你許多選擇和判斷背後的秘密作者,這本書大部份是關於系統一的工作情形,以及系統一和系統二之間相互的影響。

 

cb490b_%e5%bf%ab%e6%80%9d%e6%85%a2%e6%83%b3_%e7%ab%8b%e9%ab%94%e6%9b%b8%e5%b0%81

 

作者簡介

康納曼Daniel Kahneman 

康納曼生於1934年,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取得心理學博士學位。現任普林斯頓大學心理學教授和伍德羅威爾森學院公共事務教授,並兼任希伯來大學理性研究中心研究員。他在心理學上的成就挑戰了判斷與決策的理性模式,被公認為「繼佛洛依德之後,當代最偉大的心理學家」。他的跨領域研究對經濟學、醫學、政治、社會學、社會心理學、認知科學皆具深遠的影響,被譽為行為經濟學之父,更於2002年獲頒諾貝爾經濟學獎。

KEYWORDS:
延伸閱讀
更多 智慧人生 的相關內容
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按個讚吧!

關 閉 視 窗

(4277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