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0)

山口真美:別人看我們的第一印象,通常從「臉」開始,想讓自己的臉更有魅力,讓別人第一時間就記住你,你需要「記臉、讀臉」的練習

2176

%e4%ba%ba%e6%b0%b8%e9%81%a0%e7%84%a1%e6%b3%95%e6%ad%a3%e7%a2%ba%e3%80%81%e5%90%88%e7%90%86%e7%9a%84%e7%9c%8b%e8%91%97%e8%87%aa%e5%b7%b1%e7%9a%84%e8%87%89%ef%bc%8c%e5%9b%a0%e7%82%ba%e9%80%a3%e7%85%a7

我們透過實驗,調查了大家對娃娃臉、成熟臉的評價,得到的結果令人相當震撼。因為有張成熟長臉的人,很容易被選為領導人。只靠一張臉決定印象,大家或多或少都會覺得不合理吧?關於這一點,之後也會再為各位詳細說明。不過,來自臉的印象似乎和性別有關。男性受到荷爾蒙的影響,臉通常都較寬、較粗獷。
※本文由大是文化授權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。

 

給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,因為看人一眼的準確率高達70%

 

要在大眾的面前說話時,任誰或多或少都會有點緊張。無論多麼沉得住氣,要一站上舞臺,看著眼前觀眾的臉,一顆心就是會跳個不停。但是,很奇妙的,只要心裡想著:「我面前這些人不是人,而是蔬菜。」如此一來,就能講得很順暢。

 

照理說只是講講話,應該和現場人數多少沒有關係。但是,我們就是會看著對方的臉說話,並想透過他的表情窺視狀況。人在進化的過程中學會說話,而且能透過言語,溝通彼此的意思。不過,我們都知道,能讓人和人產生聯結的,並不是只有話語而已。

 

我們會在乎眼前的人的反應,而且在乎的人數越多,就越不知如何應對。但是,如果人群中有張自己熟悉的面孔,頓時就會鬆一口氣。看到一排又一排的臉當然會緊張,但是看到笑著聽自己說話的臉,就又可以安心。

 

35

 

我們所介意的,其實就是臉。

 

在擠滿了陌生人的陌生環境中,當我們猶豫著不知該向誰打招呼時,關鍵不就在於態度和臉嗎?看見溫柔、親切的人,大家就很容易上前;如果有張凶神惡煞的臉,人們就很難向他開口。美國普利斯頓大學的教授亞歷山大‧托多羅夫(Alexander Todorov),帶著學生們做了一個令人震撼的實驗,他們只要憑候選人的臉和風采,就可以知道選舉的結果。

 

在這個實驗裡,他們計畫以即將舉行的美國參議院議員和州長選舉,作為實驗對象。托多羅夫先讓學生在各地區的候選人中,選出兩位眾人認為一定會當選的候選人,然後把這些候選人的大頭照兩兩一組並排,再要求學生用極短的時間判斷,哪一位候選人比較有才能。

 

這個實驗是在選舉前進行的,學生挑選的也都是陌生地區的候選人。換句話說,除了長相之外,學生是在沒有任何資訊的狀況下做判斷。數週後,把選舉的結果和實驗結果一對照,發現命中的機率竟然高達70%!

 

之後,他們又調查這項實驗是否可以預測鄰國的選舉,也就是讓美國的學生來判斷墨西哥的候選人。順帶一提。對墨西哥人而言,有才之人的樣貌是身材高大並蓄鬍鬚;而美國人心目中有才能的人,則要長得像好萊塢電影中的律師、大企業家,也就是要高、要帥、要有現代感。因為看人的標準不同,所以大家都認為這次應該很難預測。但出人意料的是,美國的大學生竟然也能準確預測墨西哥選舉候選人是否當選。

 

這真是非常不可思議,下判斷時的第一印象或瞬間判斷,似乎真的非常重要。看過臉之後再判斷的時間隔得越長,成功預測選情的機率就越低。我們從這個實驗可以知道,臉給人的第一印象具有神奇的力量。緊接著,我們再來談談辨識面孔的能力。

 

shutterstock_368061659

 

真的有人臉盲,不是形容詞

 

曾有患者衝進神經內科,告訴醫生:「我看不懂人的面相了。」「什麼面相?你是占卜師嗎?」醫生和心理師聽了之後都一頭霧水。心理師是身處醫生和患者之間、與患者聊天並檢視其心理的人。經過心理師聆聽和詢問之後才知道,原來患者無法辨識媳婦和兒子的表情和臉。

 

透過心理師所做的測驗,最後終於搞清楚,是患者辨識臉的能力出現問題(編按:倫敦大學心理科學系的喬安娜‧帕蒂妮〔Joanna Parketny〕在研究中指出,一般人能辨認出八成的名人臉孔,如果只能認出六成以下,就有問題)。

 

也有患者表示,原來應該是很熟悉的容貌,結果竟然看起來就像一顆顆相同的氣球一樣,完全無法辨別。他們最害怕的,就是在擁擠的人群中和家人相約碰面,因為他們無法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妻兒的臉,所以常讓家人非常沮喪。因此每次出門時,他們都會拚命記住家人穿著的衣服顏色或樣式,以衣服為線索來找人。像這類無法辨識臉的症狀,名為「臉孔失認症」(Prosopagnosia,俗稱臉盲)。

 

美國有一部懸疑電影(編按:《幻影殺機》〔Faces in the Crowd〕),其中的女主角就是因為被殺人魔襲擊,而喪失了辨別面部特徵的能力(經歷重大事故是臉盲的原因之一)。這部電影中讓人印象最深刻的,就是女主角每次照鏡子時都很驚恐,因為自己的臉看起來都像是別人的臉那樣陌生,而且為了不讓家人知道她有臉孔失認症,她總是靠著丈夫領帶的花色記住丈夫。

 

於是殺人魔便利用領帶的花色誘殺女主角。劇情中,殺人魔故意別了和丈夫相同花色的領帶,在派對中等著伏擊她。看著女主角把企圖殺害自己的凶手,當成是自己的丈夫而一直親密交談,真的是恐怖極了。不過,我認為這部電影有些地方與事實不符。女主角無法辨識別人的部位只有臉,所以只要聽到聲音,應該可以知道對方是誰。換言之,女主角應該可以馬上發現,打著同樣花色領帶的凶手偽裝成丈夫。

 

shutterstock_86058373

 

容易被選為領導者的臉

 

小時候五官非常立體的白人小孩,每個看起來都很可愛,和日本人扁平的臉比起來,真的很令人羨慕。但是,如果把這些孩子拿來和典型的白人父母比較的話,還是會覺得哪裡怪怪的。如果有機會再見到這些已經邁入青春期的孩子,就會明白其中的祕密了。原來白人的小孩進入青春期之後,容貌就會失去原本的可愛,變得像一般白人父母般平凡。

 

觀察好萊塢童星長大後的模樣,這種變化就更一目瞭然。隨著下顎及鼻子的成長,他們每個人幾乎都有一張長臉。結果,童星時期左右對稱的臉,長大後感覺好像失去了平衡。臉的美在於平衡,但要在保持臉孔平衡對稱的狀態下成長,卻十分少見。所以在某一個年齡,臉部的左右呈現完美對稱,但長大之後卻完全改觀,這是常有的事。

 

從孩提到成人,臉的骨骼會隨著年齡增長而改變。少年至成人階段,眉弓會隆起,下顎會變長,面孔上半部的寬度也會變寬,這種變化在西方人臉上尤其明顯。

 

日本人的臉,隨著年齡而產生的變化幅度,看起來似乎較小。我就看過有位母親和女兒站在一起,卻被誤認為是一對姊妹花。這可能是因為日本人的五官不夠立體,所以會隨著年齡而產生的變化較小。西方人和日本人的不同之處,之後會再說明。首先,我們來看一看大人的臉和小孩的臉有什麼不一樣。

 

請再仔細看看身邊人們的臉。雖然是同一個國家的人,但歲月在每個人臉上所留下的痕跡不同,似乎還是會因人而異。有人看起來永遠是一張娃娃臉,有人從小就是老成的臉。同樣是上了年紀,可是臉上反映出來的年齡卻不相同,有時還真是令人煩惱。

 

有些人已經是大學生了,可是看起來卻比實際年齡小,而因此不高興。有些人上了年紀之後,看起來比同年齡的人更顯老,也會因此不開心。不過,喜歡永遠不老,卻是共同的心態。因為老得慢,一般會認為是健康、營養好的證明。當然,如果想要看起來更年輕,皮膚的光澤也非常重要。不過,除了上述因素,臉型似乎也會讓以上的狀況出現個人差異。

 

小孩子的臉都是圓圓的,圓臉看起來比較年輕。最過分的是,有人明明就已經是婆字輩的了,可就是凍齡、不顯老,永遠都像個可愛的孩子。不過,隨著年齡的增長,人的下巴會變長,臉型也會變長,因此長臉的人看起來就比較成熟。

 

shutterstock_353009900

 

我們透過實驗,調查了大家對娃娃臉、成熟臉的評價,得到的結果令人相當震撼。因為有張成熟長臉的人,很容易被選為領導人。只靠一張臉決定印象,大家或多或少都會覺得不合理吧?關於這一點,之後也會再為各位詳細說明。

 

不過,來自臉的印象似乎和性別有關。男性受到荷爾蒙的影響,臉通常都較寬、較粗獷。而且在詢問到作為事業夥伴,是否具有信賴感時,這種較寬、較有男人味的臉,大多數的評價都是信賴感薄弱。

 

為什麼同一種臉給人的印象會這麼兩極化?這和人類身體裡的生物性有關。雖然僅有一點點,但是直到現在,人們還是有想要留下繼承自己基因的生物性特質。

 

%e8%87%89%e6%9b%b8_530x530

 

作者簡介

山口真美

日本御茶水女子大學研究所人文科學研究科人類發展學科修畢,曾擔任ART人類情報通信研究所、福島大學生涯學習教育研究中心副教授、科學技術振興機構(JST)先驅研究員,現為日本中央大學文學院心理學研究室教授、博士(人類科學)、日本嬰兒學會事務局長、基礎心理學會理事、日本臉孔學會理事。

著有《妨礙發展的素顏》(講談社bluebacks)、《嬰兒怎麼看世界》(平凡社新書)等書。專業領域是運用實驗心理學,實驗嬰兒的認知發展和對臉的認知。

延伸閱讀
更多 老師開講 的相關內容
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按個讚吧!

關 閉 視 窗

(1747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