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0)

好書分享:「妥協」並不代表認輸;「妥協」的根源,來自於包容力與器量!

1744

69

本書中透過我個人的經驗談,將「妥協」的對象設定為下列三者。 .環境──公司組織的限制、意料之外的狀況、問題。 .他人──工作或私底下的人際關係。 .自我.資歷──經驗、自尊、自我、認同的需求、缺點。
※本文由遠流出版授權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。

 

我妥協的三件事──

「環境」、「他人」還有「自我」

 

看到這裡,有人想到其實自己身邊也有這類「不妥協的人」,或者根本自己就是這種一意孤行的人,在心裡捏把冷汗。那麼,在這一章裡就提出各式各樣的情境,看看「不妥協的人」與「認為應該妥協的人」的反應,來說明為什麼需要有「妥協力」。

 

【不妥協的人1】

堅持自己的行事風格、想法、企劃等等

 

例如,一旦覺得「這個很好笑」就不聽其他人的意見,一意孤行的人。「我的想法不太一樣。」有人提出其他想法時,他會立刻反駁:「哎唷!你不懂啦,這就是有趣的地方!」甚至惱羞成怒,別人看了自然什麼也不想多說。在工作的推動上,也有人很執著於既定的做法。

 

一個企劃案在剛開始的階段,或許需要有一套作業準則,但實際上軌道之後,有時就不再需要那些步驟。於是:「這部分已經不需要了。」提出這個建議後,對方立刻氣得破口大罵:「可是一開始說是必備呀!」既然現在不需要花這個工夫,可以把時間省下來,放在其他更重要的事項上呀……。

 

115

 

在NHK製作短劇節目的意義在哪裡呢?

 

對方或許真的很拚命,但似乎努力的方向不太對。遇到這種人,我也差點忍不住脫口而出:「你再這樣連女朋友都交不到啦!」這些敘述看起來都像是管理階層的抱怨,其實不然。因為過去的我就是這副德性。堅持自己的做法,提出的企劃案都沒通過。好不容易通過的提案,結果距離成功八字也沒一撇。在這種窘境下,當時我曾思索,要是下一次提案再沒通過,就要辭掉在NHK的工作。

 

反倒我的成名作《菜鳥薪鮮人》是因為聽了同學的一句話而產生的靈感。參加同學會時,我問同學:「想在NHK看到什麼節目?」對方說:「想看看短劇耶。」過去我對短劇沒什麼興趣,但既然有人說「想看短劇」,這個方向似乎能有些作為。話說回來,如果跟民營電視台的綜藝節目做同樣的事情就沒意思了。

 

以不起眼的小上班族為主角,不找諧星反倒找演員來演出短劇如何?──以這樣的概念出發,後來就成了《菜鳥薪鮮人》。託大家的福,這個節目讓觀眾眼睛為之一亮:「這實在不像NHK!但只有NHK才拍得出來!」在驚訝中也獲得廣大迴響。如果當時始終一意孤行,沒去請教那位同學的意見,自己後來會怎樣?想想都覺得很可怕。

 

【不妥協的人2】

無法跳脫自己的成功經驗,永遠重複同一套

 

偶爾會看到這種人吧?曾經締造過自己的「成功經驗」,之後就執著於此。有人找他討論,他永遠端出同一套「自己的成功經驗談」來給意見,在關鍵時刻也老想拿出「以前成功的方法」來套用。由於曾經有成就,乍看之下的確「很厲害」,但背後可能會有人心想:「那個人永遠只會同一套。」

 

要用同一套方式持續成功的確不容易,於是成果愈來愈不顯著,當事人自己雖然也隱約感覺到,但很可能仍緊抓著過去的成就不放。如果我一開始成功的《菜鳥薪鮮人》還繼續拍下去的話,我想我應該也會走上同一條路。而我這次的「成功」,卻因為一通電話而受挫……不過,正因為有這個意外,才讓我能在經歷電視劇之後,此刻有機會拍電影。

 

94

 

【不妥協的人3】

只顧著追求自己的理想,卻導致所有人背離的領導者

 

「信念不容妥協!」這句話說起來很帥氣,但領導者要是太強勢,恐怕沒人願意跟隨。縱使自認為很好,身邊的也人會逐漸遠離……。這就是以前的我。……坦白說吧。二○○六年,當《菜鳥薪鮮人》正式成為常態節目後,那段時期講白了我根本是個「暴君」。

 

凡事都由我一手包辦做決定,就連細節也很講究,什麼都要自己來。包括所有字幕、一小段配樂,我都不願意假手他人,也不想聽其他意見。完全是一副「皇帝」的姿態。那時的我不但跟「妥協」二字扯不上邊,更老是扯著嗓門對身邊的人鬼吼鬼叫,想貫徹我個人的想法。

 

我這個人其實天生自尊心強、自恃又高,還是個沒耐心的急性子。全身上下壓根找不到一丁點的「妥協」。辦不到。然而,長期下來想要維持推出高品質的作品,光靠一己的力量實在有限。到了《菜鳥薪鮮人》的後期,我的靈感已經枯竭,愈來愈多短劇的點子是由後進工作人員提供的。

 

當時我覺得那些想法無聊透頂,但播出之後獲得熱烈反應,讓我心中五味雜陳。不過,或許這對我來說很重要。現在,我不再執著於自己的想法與堅持,也會聽取其他人的意見。對於別人提出的意見,我都平心靜氣地聽,而且無論面對哪一位工作人員都一樣。

 

不管這項意見是否對自己有利,我不會選擇性地光聽想聽的話,我提醒自己,對所有意見來者不拒。結果,整個團隊的氣氛變得愈來愈好。拍電影時,一開始工作人員還跟我說:「希望你能更堅持一點。」不過,從結果來看,廣納來自各方的意見,在融洽的氣氛下完成了一部好作品。

 

1518053799-8481-79

 

【不妥協的人4】

說不出「我不知道」

 

的確有這種人。隨著年齡增長,經驗累積,愈來愈說不出口。即使不是這樣,為了讓自己看起來像是「能力強的人」,絕不說出「不知道」三個字。但對方因此認為「你都曉得」,在這個前提下不斷推進工作進度,等到最後才驚覺出現落差,卻已經來不及。在《小海女》的拍攝現場,我就跟個外行人沒兩樣。

 

身邊全是對拍攝電視劇熟門熟路的人,而且大家平常就在電視劇製作第一線,彼此都已熟識。就只有我一個人很突兀,對拍電視劇完全是個門外漢,還要以第二導播負責一整集的拍攝。在現場不斷聽到各種專業術語,我卻連意思都不懂。最基本的像「讀(劇)本」,這是要幹嘛我都滿腹疑問。

 

當時我已經年過四十,而且也製作過滿走紅的節目,甚至有「皇帝」之稱。要我去問比自己年紀小的人,坦白說真的很丟臉。加上我自尊心又強,的確掙扎了很久。不過,我真的什麼都不懂,只好找身邊的人發問。那時什麼羞恥心都顧不得,面對比我小十歲、十五歲的年輕人也坦白說:「這個我不懂,請你教我。」在這種狀況下,徹底把自己當成笨蛋,無論什麼蠢問題都問得出口。

 

因為我確實是個電視劇門外漢呀。但這麼一來,我發現在拍攝現場逐漸找到了自己的立足點,身邊的人也很體貼教了我很多,就連資深攝影師都稱讚我:「你學得很快呢!」如果執著於年齡、地位、自己的成就,擺出一副「我曾經有這麼了不起的成就」的姿態,大概沒人願意對我伸出一臂之力吧。

 

老實說,一開始我的確有好幾次都想這麼說,我不否認。但這些事情在工作第一線毫無價值,也沒有任何意義。自尊心、年齡、地位、對成就的堅持,全都是無用之物。因為我只是個百分之百、不折不扣的入門者。因此,在《小海女》的拍攝現場,我向這一切「妥協」,全部放下。正因為這樣,讓我成功開拓了一片新天地。

 

%e6%93%b7%e5%8f%96

 

作者簡介

吉田照幸

1969年出生於日本福岡縣,在山口縣長大。1993年進入NHK。在NHK Enterprise擔任執行製作人。主要參與了《業餘歌唱大賽》、《小朝駕到》等娛樂性節目,表現出色。後來派任到廣島支局,再轉調到節目開發部,2004年企劃了《菜鳥薪鮮人》,並擔任之後系列作品的導播。不但以另類的節目內容深得觀眾喜愛,另一方面他的節目也首次成功潛入TANITA食堂,以及Google總公司,他還硬是邀請了日產汽車的執行長卡洛斯.戈恩(Carlos Ghosn)在短劇中客串,引起討論。

延伸閱讀
更多 智慧人生 的相關內容
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按個讚吧!

關 閉 視 窗

(1395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