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0)

洪雪珍:人生這條路上,當你感到疲累時,那麼回到自己的位置,卸下責任,做自己吧!

2161

70

我的個性迷糊,經常因此像愛麗絲一樣跌進洞裡,不時來一趟奇幻之旅,每每讓我驚艷不已。
※本文由洪雪珍授權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。

 

昨天也是如此,我原來以為是要去上藝術治療單元的第一堂課,不料記錯日期,上的是家族排列單元最後一堂課,五個小時的體驗對我是一大震撼,對人生有極深的反省。授課的是心理師吳浩平,一起頭他特別強調,家族排列是一個心靈工作。

 

一般而言,心理學主要有三個構面:心理、生理與社會,但是就像醫師一樣,對於有些人的症狀難以解釋,於是發展出超越這三個構面的心靈層面。什麼是家族排列?簡單來說,每一個人上有父母,而每位父母則上有祖父母,一階一階往上推,展開無窮無盡的家族排列。

 

而健康的家族關係應該是:

 

1. 父母扮演給予角色,而子女是接受角色。愛的流動,應該由父母流向子女。如果父母不成熟,擔任不了給予人,由子女遞補,混亂與痛苦就會產生。

 

2. 每個人在排列中,依序有他的固定位置。如果家族當中,有人遭到排擠或去世而離開,看似被遺忘,但是系統會讓有人自動遞補,不自覺地複製缺席者的行為,甚至悲劇重演,展現出一種「家族的忠誠」。

 

shutterstock_370477661

 

吳老師說,有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可以往上推溯至前面第八代,一般來說,向上推至第五代已經是治療極限。練習時,我和一位中年男性是一組,我代表他的一名親人,事先他沒告訴我是哪位親人,是喜歡或討厭。過程中只有一個念頭,想要離開他往前走,只要他靠近,我就遠離,可是他亦步亦趨,我沒處可走之後,縮在角落裡把頭埋進去。從頭到尾,我都是背對著他,未曾面對他。

 

事後他告訴我,我代表的是他去世十多年的父親,父子關係良好,他非常思念父親。小時候不愛讀書,長大後工作不順,讓父親掛心擔憂,而力爭上游之後,現在他正處於人生高峰,想跟父親分享這份榮耀。我們兩人都不懂,既然生前父親關愛兒子,為什麼不轉向兒子,面對他,擁抱他?

 

吳老師解開這個疑惑,他的解釋是父親辭世多年,有自己的路要走,而孩子一直思念他,牽絆他,使得他邁不開腳步。所以吳老師要夥伴向在天之靈的父親說:「爸爸,我現在很好,你不必再擔心我,你一路好走。」

 

語畢,夥伴感到輕鬆多了,有如卸下重擔,表示從此他的努力奮鬥不必再為了榮耀父親,也不必面對外在價值的評斷,能夠全心全意追求自己想要的人生目標。像這樣上下兩代關係的糾葛,我聽過類似的故事,理解不難,可是下面這個三代例子遠遠超過我在理性世界可以想像的範圍,不過倒是幫助我從家庭排列進一步跨越到家族排列。

 

105

 

這名主角人物姑且稱為小芬,清秀可人,不乏追求者,但是她從未想要發展深一層的關係,不斷地與這些追求者擦身而過,小芬絲毫不在意,把全副心思放在父親身上,希望委靡不振的父親快樂起來,可是她並不敢接近父親,因為父親會動手打人,這也是母親在她小時候離去,放下幼小姊弟三人的原因。

 

然而,小芬同情的是家暴的父親,卻怨恨受害的母親,雖然長大以後,每星期會跟母親見面吃飯聊天,在內心深處始終未曾接納與原諒母親。

 

起初我以為小芬是頂替母親的角色,照顧父親,後來提到奶奶,她的名字裡有奶奶的姓,是父親用以思念與紀念至愛的母親,足見奶奶在她出世之前即已離開人間,但是她在下意識裡跟奶奶最親,也就是說她往上移了兩代,補上奶奶缺席的空位,取代奶奶角色,心疼父親,責怪背叛這個家庭的母親。

 

小芬一肩扛起讓這個家完整美好如初的重擔,不容許自己去追求個人幸福,對於周遭的追求者一概置之不理,因為她不想像母親一樣背叛父親。即使這樣的委屈求全,仍然拉不起耽溺於悲痛裡不可自拔的父親,對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挫折失敗,不能夠原諒自己,跟著也掉進痛苦的深淵,再也出不來。

 

最後,吳老師讓小芬進行一個儀式,對著躺在地上的奶奶告別,只見她跪在地上,彎下腰來擁抱奶奶許久許久,泣不成聲,而奶奶也告訴她,她要走了,不留在人間,希望小芬以後過得好好的。

 

問題是,小芬還是無法放下父親,覺得他一個人很孤單、很可憐,這時候吳老師跟小芬說,你很想幫助你的父親,但愛的流動應該是由父母流向子女,所以父親幸福快樂與否不是她的責任,要小芬跟父親說:「親愛的爸爸,我尊重你的悲傷,也尊重你的命運。」

 

23db3bab805286c1a409858c6073ee58

 

所有參與「演出」的學員,都是臨時被老師點名叫起來的,當他們代表某一名親人時,本人不僅僅感應到了,所反映出來的言語與行為簡直像事先有腳本且演練過似的,更令人震撼的是這些反應和小芬家裡的情況完全吻合,真是太不可思議了!結束時,老師跟小芬說,一切都過去了,要學習原諒自己,因為當你不饒過自己時,也不會放過別人。

 

看著哭腫雙眼的小芬及母親,那一刻我明白了,活在悲傷裡的人,並不是弱者,而是因為他們最有愛。可是愛的流動應該從父母流向子女,父母是給予者,子女是接受者,當父母沒有能力擔任給予者時,最有愛的孩子會補位擔任給予者,而這樣的負擔太沈重,也會產生混亂與痛苦。

 

這一堂課,讓我知道每個人都要對家族排列有清楚的認知,尊重過去家族發生的歷史,也尊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命運,且讓我們深深一鞠躬,有意識地過活,回到自己的位置。在人生這條路上,當你感到疲累時,你要想的或許不是自己不夠愛別人,而是給別人的愛太多,擔負了不必要的責任。那麼,回到自己的位置,卸下責任,做自己吧!

延伸閱讀
更多 管理講義 的相關內容
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按個讚吧!

關 閉 視 窗

(3335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