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0)

吳娮翎:沒有離不開的委屈,只有被困住的自己,你可以選擇離開,而不是在那裡糾結

2574

unsplash-photo-1461595520627-42e3c83019bc

想要每件事都順心、每件事都一百分,是不可能的事。每次努力到最後,總會發現,差了那麼一點就完美了……比起完美,不完美好像才是人生常常必須面對的事。
※本文由麥田出版社授權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。

 

不完美的完美

 

對於乳癌患者來說,常常被認為胸部變得不完美,「你不完美了。」可是對我來說,現在是美的,完美與否又怎麼會是用病症來定義呢?在一次採訪中,我被編輯逼著回答,胸部對我來說的意義是什麼?我跟她說:「就是胸部,你期待它有什麼樣的意義?」

 

生病是身體的反撲,不只是胸部的。如果要問一個乳癌患者,胸部的意義是什麼,那針對不同部位的病友,是不是要去問對大腸的想法?去問卵巢的想法?我們之所以對胸部有這麼多期待,想要好奇窺探,是不是在我們成長過程中,已經無形中物化了胸部?因為你得到乳癌,你就等於失去胸部。

 

我跟她說:「我覺得,我擁有的比失去的還多。」但這似乎無法回答編輯的提問,也許她想要的回答是這樣的,「我失去了完整的胸部,因此我成為一個不完美的女人。」如此灑狗血的回答或許會令她滿意,可是我從來不這樣想。當然不管我說了什麼,那位編輯都沒聽進去,她只是想得到她要的答案。

 

我想這終究是無解的,直至她有一天開始正視身體,問問自己,如果這些傷痕留在自己身上,她會怎麼去看待?我們沒有辦法去改變別人如何看待自己,可是自己可以決定,我該如何去看待自己。我很愛自己,也很愛我的身體,對我來說,這樣就夠了。

 

09-4

 

所謂的美,並不是毫無缺陷

 

癌友S表示,醫生都說胸部是外在器官不重要,但自己總覺得如果能留一定要留,可是如果醫生強烈建議說要切除,那就只有接受……一開始沒有想要重建,她總笑說,自己本來就沒什麼胸,所以也沒有差很多,只是這樣過了兩三年,接下來要結婚、拍婚紗,想要穿禮服好看,也羨慕別人在海邊穿比基尼不用遮掩,所以她這才考慮重建。

 

但詢問了幾家醫院還有整形診所,高額的費用讓她十分卻步……S說,胸部真的好貴,我們一直賺錢,結果就花在生病還有重建上。胸部除了能展現身材之外,好像想不到更好的功用。仔細想想自己生病前後如何看待胸部,發現自己在生病治療後反而看開許多,以前選內衣會在意胸型、款式,現在則是讓胸部感覺舒服最重要。多半是無鋼圈內衣得寵,款式也不再浮誇,簡單、舒適已成為目前生活的第一要務。

 

乳癌是三十歲的禮物,對我來說,我很珍惜這個歷程,它讓我不得不正視自己對身體的需求。也許在外人看來身體不那麼完美,可是對我來說,我很喜歡現在的自己,我認為它是美的,因為它為我而堅強,而努力,去對抗疾病,我跟它是站在一起的。

 

如果連自己都小看自己,那又有誰能填滿那個不完美的傷呢?不要再讓這些物化的視角,影響我們對身體的看法,影響我們對自己的看法。每個女人都是愛美的,但是所謂的美,並不是毫無缺陷,而是儘管傷痕累累,我們依然挺著胸、抬著頭,仰著自信,一步一步前進的自己。

 

shutterstock_96023888

 

沒有離不開的委屈,只有被困住的自己

 

如果我們有想要的東西,應該都會希望能緊緊抓住,不放手吧。越想捉住的東西,最後就越會變成執著,有時候,甚至不知道為了什麼而緊緊抓住不放。好友R的婚姻亮起紅燈,兩人分居多年,女方一直不肯離婚,寧願耗著青春,一種你要走,我偏不讓你走,我們一起下地獄的決心。

 

就算男方直言,已經不愛了,她也無所謂,她就要對方同悲同喜,可是她沒想到,這絆住的也是自己的年華。一轉眼,十年過了,有一天女方說,我們離婚吧。男方欣喜若狂地跟她說,謝謝。原來是女方有了心上人,她也想要自由了,她對他說,原來放手沒有想像中的難過,原本以為非你不可,沒想到別人也還不錯。

 

好友R笑道,你這麼一說,我倒是想再重新把你追回來了。像這樣互相開玩笑,似乎已經是好多年前的事,也不知道為什麼,愛情就走上了無話可說,只剩下一紙束縛,讓彼此喘不過氣來的盡頭。等到終於懂得放手,兩人才明白人生沒有「非你不可」這種事,過多的虛耗只是苦了彼此。

 

看著他們一路走來的僵持,到後來各自圓滿,在這段關係中,誰都不是壞人,也都不想當壞人,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。因此我每次遇到身邊朋友有分手、抉擇難題,都想搖搖他們的肩膀,跟她說醒醒啊。可是通常身在其中的人都醒不來,越來越有溝通經驗後,就會知道,其實朋友多半都是來尋求安慰的,順著說就可以,傾聽大過於批判,重點是朋友過得好最重要。

 

0b5a59356945940a1b2a84b583ed5eeb

 

你可以選擇離開,而不是在那裡糾結

 

如果要選擇痛苦與快樂並存的愛,那也是一種選擇,如果要選擇只有痛苦,那只能說當作修行,若是要揮手而去,那就趕緊幫忙物色新對象吧。除了愛情,更常見的就是工作。到底要不要轉換跑道呢?還沒想好,只能伺機而動;想好了,當然就拍拍屁股離開。

 

我認識一個勞碌命的朋友J,她只要老闆鼓勵她一句,就可以毫無顧忌地為公司拚命,甚至拚到沒有自己的私生活也無所謂……後來新同事加入,她發現,新人不用為老闆拚命,薪資、升遷、獎金都比她高,這讓她感到非常不是滋味。

 

有了比較之後,J發現自己工作不上心,甚至萌生退意,她試探性地問了老闆,是否願意給她升遷機會?或是在薪資上做調整,老闆又用過往的話來安撫(敷衍)她。於是J下定決心提離職,老闆反而一口答應她所有條件。J跟老闆說:「我是說了就做到的人,我不是那些用離開來要求條件的人,如果離開才能換來這些,我以前那些日子真的不值。」

 

J甩開了人情包袱,在新公司表現優異,很快受到重用。回想那些心思拉鋸的日子,她說:「真的很難熬,付出這麼多,竟然比不上離開來得威力大,但這招別亂用,說久了,就沒意思了。」我覺得讓她真的離開是因為一次又一次的期待落空,她對這工作的愛已經淡去,就像愛情一樣。如果對方,總是把自己覺得在意的點,當作耳邊風,久了也會累,人總是相信自己值得更好的對待。

 

在生病過後我越發覺得,人不管在什麼樣的關係裡,愛情、友誼、工作,若這段關係讓你覺得委屈,你可以選擇離開,而不是在那裡糾結、逼死自己也為難他人。這世上不玩的人最大,我不要了,行不行?人只有被自己困住,我們要知道,自由從來都掌握在自己手上,只是我們肯不肯放過自己而已。

 

%e6%93%b7%e5%8f%96

 

作者簡介

吳娮翎

 
大學畢業自東吳中文系,後於世新口語傳播研究所專研美食文化,曾任職《美麗佳人》、《柯夢波丹》等時尚雜誌,現職媒體。工作後專精美妝,喜歡所有美的東西,即便癌症來敲門,都不放棄美麗的可能,透過書寫傳遞這份力量。2016年出版《30歲的禮物:謝謝癌症讓我更勇敢》,2018年出版《我可以不勇敢:但我有面對脆弱的勇氣》。

延伸閱讀
更多 管理講義 的相關內容
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按個讚吧!

關 閉 視 窗

(19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