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0)

專欄作家│練習不被情緒左右,才不會做出衝動的決定!

2188

15171978

#容易被影響的人 啥事都意態闌珊vs.不易被影響的人 凡事都抱持好奇心 為什麼「好奇心強」的人這麼正面積極? 懂得放下、不為情緒綁住的人,說得好聽是「好奇心強」;說得難聽,就是「沒耐心」。好比發明家愛迪生,他在試做了一萬個燈泡還是失敗時,仍大發豪語說:「我發現了一萬種讓燈泡不會發亮的方法。」
本文由三采文化出版社授權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。

 

工作的煩惱別用工作解決?

 

愛迪生不僅對燈泡感興趣,他也對電話、留聲機、飛機等許多東西好奇。愛迪生之所以能這樣積極正面的思考,也許是因為他有很多感興趣的事。之所以能在不斷的失敗中堅持偉大的發明,應是拜他的好奇心所賜。如果愛迪生只對燈泡感興趣的話,他應該很快就會遇到瓶頸,無法完成那麼多的發明了吧。

 

要成為一個不被情緒左右的人,擁有好奇心非常重要。想要改變經歷一次失敗就受挫的毛病,那就去學習看別的東西,養成「容易厭倦的好習慣」。話雖如此,並不是所有人都像愛迪生那樣興趣廣泛。硬要叫自己對一個不懂價值和意義何在的東西有興趣,反而會造成壓力。

 

公務員A先生(四十五歲),除了工作沒有其他嗜好或興趣。一直以來,他在工作上都沒有什麼問題,但換了市長後施政方針大轉彎,A先生習慣的做法就行不通了。「都是因為換了市長才變成這樣。」A先生的牢騷變多了,卻沒有一個可以轉換心情的出口。每天滿腦子想的就是工作,悶悶不樂。

 

後來,他因為睡眠變淺而來我的門診,我發現他的原因是工作壓力。所以,我並沒有開安眠藥,而是讓他發洩他對工作的不滿、聽他說話作為治療方針。在診療空檔的閒聊中,他提到女兒是某偶像團體的粉絲,我建議他可以跟女兒去聽演唱會。

 

一開始他絲毫不感興趣,表示「那種團體,我連誰是誰都搞不清楚」,但我的專業建議他也不能不聽,所以雖然沒有聽去演唱會,但還是去了周邊商品專賣店。A先生並沒有突然變成偶像阿宅,但他看到了自己全然不知的世界,倒也感到十分新鮮。而且還能把團員的名字和長相連在一起,和女兒之間也多了話題。

 

19

 

除了「工作」,為自己找個興趣

 

就結果而言,他轉移了注意力,一直對工作抱怨的情況變少了。也許是因為看著年輕粉絲,反思自己「我年輕的時候也是像這樣嗎」,心情也放鬆了。我想說的,並不是嗜好、興趣越多越好。以電車來比喻的話,最好別當一輛只把工作當興趣的「單線道」,而是讓興趣「複線化」。

 

當然,也不用把興趣搞得像台北的捷運那麼複雜。只要維持「萬一○○線停駛,還有另一條線的電車可搭」的程度就夠了。越是能看開、放下的人,對工作和休閒嗜好,都是抱著「恰到好處的關係」,對各種事物都充滿好奇。大腦會被「一時的情緒」牽著走,人類的行動其實常被情緒左右,你是不是曾經做過下面連自己都會嚇一跳的事呢?

 
•電腦當機,忍不住就用力拍桌敲螢幕。
•雖然憋了好久,但還是忍不住說了同事的壞話。
•狂吃零食。

 

心理學上有個「衝動性」的用語。情緒失控的「發飆」,或是忍不住做了明知最好不要做的事,好比暴飲暴食、瘋狂購物等連自己都控制不了的行動等等,都是衝動性的例子。換句話說,就是未經深思就做了可能會有不良結果的行動,或是其他充滿情緒性的行為。

 

每個人都會有衝動性。不經思索就買下原本沒打算要買的東西,這類「衝動性購物」的經驗人人都有。還好在這種情況下,受損的只有荷包(或家中經濟)。人們也都覺得自己是依據理性做判斷。聽到別人說「你很衝動」,想必沒有人會開心。

 

我做的事是有思考過的,才不是像動物那樣靠本能行動——大腦發達的人類都會這樣想。但是,其實人類常在情緒的影響下做出決定,事後再找各種理由把它正當化。當情緒的控制力不成熟或抗壓性低時,就很容易做出情緒性的判斷,直接以好惡來做決定。

 

shutterstock_78951343

 

將情緒變成語言

 

關於情緒與決定的研究非常多,根據日本理化學研究所的研究小組二○一五年在《Journal of Neurophysiology》期刊所發表的論文,解釋了大腦產生好感與反感的部位不同,所引發的情緒會改變過去的接受方式,使人們依情緒而做決定的機制。

 

電腦升級後運作卻反而變差這種事偶爾會發生,我們對人事物的看法,有時也會因情緒而往壞的方面升級。情緒勝於理智故然有違我們的意願,但若放任情緒宣洩而不去控制,會讓我們永遠「放不下」留在記憶中的負面情緒。

 

情緒與思考,由腦中不同的部分掌管。我們要做的,是勤於「區分情緒與思考」。「是不是單純因為討厭才排斥?」「這個判斷有沒有其他的理由?」如此的自問非常重要。有個具體方法可以區別情緒與思考,那便是以言語表達情緒。「我現在很生氣」、「我覺得很煩」,將情緒說出來後,試著舉出自己正在想什麼。然後,想想自己的思考是否和情緒有關。

 

好比說,雖然對老是惹毛自己的部長很火大,但盡可能切割情緒後,留下來的便只有「要專心做好手上案子」、「只要忍耐到下次人事調動就好」等冷靜的思考。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曾將人類情緒與理性的關係,比喻為「馬與騎師」。一個聰明的騎師,應該能隨時確認自己是否被馬牽著鼻子走。

 

shutterstock_390658906.jpg

 

學習真正的「正面思考」

 

運動員的心理也很重要,即使是工作上表現傑出的人,也未必在新人時期就嶄露頭角。同樣的,也有不少一流的運動選手,在剛踏入運動界時成績一敗塗地、對競爭對手毫無威脅。「也許我不適合走這一行。」「我會不會就這樣不上不下的過一生吧?」

 

——「放不下」這些充滿負面思考的時期也很重要。把事情想得很糟,那麼平常的事情就會覺得很正面。就像我們從谷底深淵往上看,即使是一個突出的小小石塊,也會覺得那幾乎是地面了。但是,我們不能讓負面思考無止境的蔓延。本書的主題是將負面能量一百八十度扭轉成前面方向,讓人生向前走而避免「被情緒影響」。

 

運動員的世界,正是這樣「非勝即負」的世界。不論是學生的社團活動,或是到世界頂尖運動員和職業選手,都是贏了會高興,輸了也會懊惱。過往的運動員總是偏重肉體、體能方面的訓練,但近年也開始重視心理層面的訓練和照護。失敗和低潮期、受傷造成的挫折等等,運動員不能「被情緒左右」。關鍵便是能不能持續努力,從最艱難的困境中爬出來。

 

40

 

在有限的條件下使出全力

 

以負面思考為動力突破困難——這是前面也談過的「韌性」。要強化意味著反彈力、復原力的韌性,就需要對事物更具彈性的看法。例如:「竟然比賽前受傷,怎麼只有我這麼倒楣?」「練習的環境和別人比根本差太多了。」——拋開這些不滿和怨言,在「有限的條件下使出全力」,從逆境中找出意義和價值,便是很好的例子。

 
美國華盛頓大學的彼得維塔利安諾︵Peter Vitaliano︶教授認為,具有韌性的運動員,會針對問題去解決或向他人求助;相反的,韌性弱的運動員則是會迴避困難、找藉口,或是責怪別人。只有冷靜思考如何解決問題、懂得向他人求助、韌性強的人,才擁有真正的「正面思考」。而韌性的強弱與否,在某種程度上只有曾經「放不下」的人才懂吧。

 

其實不止運動選手,一定還有很多人因為健康或經濟上的問題而感到不如意。我們要學習的不是「環境差」、「真正的我不止如此」這種強迫式的正面思考,而是從「現在能做的」著手,學會真正的正面思考。

 

107010101128

作者簡介:

西多昌規

 
精神科醫師,醫學博士。史丹佛大學醫學院睡眠與神經生物學實驗室客座講師。1970年生於日本石川縣,畢業於東京醫科齒科大學。曾任日本國立精神暨神經醫療研究中心醫院、哈佛大學醫學院研究員、自治醫科大學講師。為日本精神神經學會醫師,具睡眠醫療醫師資格。不僅在臨床上幫助眾多患者,作為一名企業特約精神科醫師,也致力於解決企業的心理衛生問題。目前於史丹佛大學研究睡眠醫學。

更多 智慧人生 的相關內容
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按個讚吧!

關 閉 視 窗

(350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