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0)

「傾聽」的最終目的,不是「說教」, 更加不是「批評」,而是「理解」。

513

812347424ed0cfa3661b47fdd959ba0b

親子關係之間最大的問題,來自於缺乏好好地傾聽。學會傾聽孩子的聲音,建立親子之間的親密關係,孩子就會更願意向父母敞開內心的世界,能夠真誠地表達自己的想法與感受。
本文節錄:【聽孩子說,勝過對孩子說】一書

 

朋友覺得我跟女孩間溝通毫無障礙,有一次她問我:「你們感情那麼好,一定沒半點不愉快過吧?」這件事情雖然已經過去快七年了,但每每回想女孩的哭聲,我的心裡總是百感交集,不止沉重,更是沉痛。

 

shutterstock_403515808

 

此時我尚未懷第二胎,在家裡除了帶女孩之外,就是在寫作和家務之間忙碌,雖然時間緊湊,我卻樂此不疲;那天清晨,一如往常,我跟女孩在房間裡玩樂,但編輯臨時找我商量書的內容,保險起見,我將女孩暫時放在長輩的房間,拜託長輩幫我臨時照顧。女孩那天很聽話,讓我很順利地完成跟編輯的溝通工作,我回長輩的房間將女孩抱回來沒多久,長輩就怒氣沖沖地跑來質問我,有沒有看到她擺放在床前的金元寶。

 

「我沒有看到。」長輩轉而又問我:「你女兒拿了嗎?」「她那麼小,應該不會拿吧?」我回答的並不確定。「你都還沒有問!怎麼知道她沒有拿!」長輩失去了耐性。「寶貝,你有沒有看到放在櫃子上的金元寶?」女孩搖搖頭回答我:「沒有。」「金光閃閃的,很漂亮的,像這樣……」我還特別畫了圖形給她。女孩皺著眉,若有所思地想著。

 

我安慰女孩:「寶貝,你不要怕,如果你拿了,就告訴媽媽,你放去哪裡了,我們把它放回原位好不好?」女孩很認真地想了又想,再次搖頭說:「我沒有看到。」長輩叫道:「怎麼可能!除了你根本就沒有人看到,你知道那個金元寶對我有多重要嗎?我每天都要摸它的!我昨天摸它的時候它還在!」

 

長輩認定了是女孩拿了她的金元寶,但是女孩卻不願意承認,此時我做了最錯誤的決定!我相信長輩的話,因為除了女孩,沒有人再去接觸那個金元寶!我以耐心為攻勢,蹲在女孩面前故意誘導她:「寶貝,你是不是拿了?可是怕被媽媽罵,所以不敢告訴我你把那個金元寶放在哪裡了?」

 

女孩依舊搖頭:「我沒有拿。」長輩站在我面前,她凌厲的眼神幾乎能將我的身體穿透,我硬著頭皮繼續問女孩:「你是不是特別喜歡那個金元寶呀?媽媽知道哪裡有賣的,可以買個一模一樣的!」「金元寶?」女孩的眼睛亮起來,她指著我給她畫的圖問:「跟這個一模一樣嗎?」長輩更是一口咬定:「你看,一定是她拿的。」

 

shutterstock_465863201

 

我的身體,雖未被長輩凌厲的目光所穿透,但這句話足以讓我萬念俱灰,小心隱藏在身體裡的自尊心像是吞了魔似地逐漸龐大,我自身的惱怒,未能看管好女孩的自責,以及忙碌之餘被人質問的羞愧,皆在此時匯聚成一團,擰成了一個信子,只待怒火一燃,就「砰」地炸了。「為什麼剛才問你的時候你沒有說呢?你到底把那個金元寶藏在哪裡,拿出來給我!」我的情緒失控了。

 

女孩驚呆地看向我。如果我有一面鏡子,鏡子裡的我一定是青面獠牙、怒髮衝天!女孩突然放聲大哭!我的心在此時軟了,想伸手抱抱她,長輩在背後又補一句:「一定是她拿的!她害怕被你知道!趕快問,我要趕快找到我的金元寶!」我的心只軟了一秒,隨即用更兇的語氣逼問女孩:「你到底放在哪裡,趕快找出來好不好?」

 

女孩此時擔憂地看著我,她似乎意識到金元寶對我們有多重要,她雖然臉上還掛著淚珠,但還是搖晃地站起來,她的小身影在房間裡慌張地走來走去,時而趴到床底下看看,時而又翻開今早她動過的玩具箱。「一定是她拿的!」長輩沒有罷休的意思。我著急地跟在女孩身後,但凡她找過的地方我都再一次細細檢查,可惜我們什麼也沒有找到,長輩的一再催促使得我無法平靜,我讓女孩伸出手向我保證,她並沒有拿金元寶。

 

女孩不安地遞過她的小手,我重重地拍下去,她的臉漲得通紅,哭聲如行在海中的船笛般鳴起,我逼問女孩:「金元寶到底在哪裡!你不可以說謊,今天必須要找出來!」長輩在旁邊補話:「對!那不是你的東西!一定要拿出來!」女孩哭得上氣不接下氣,不知道逼問多久,女孩哭得累了,最後竟然趴在地板上睡著了。

 

長輩的怒氣未消,她認定金元寶是我的女孩所拿,我因沒有盡好照顧的責任也受到了責難,我向長輩道歉,希望她能夠原諒我跟女孩的過失,同時也願意賠償一個金元寶給她。「那個金元寶對您一定很珍貴,對不起,我暫時找不到那個金元寶,我買一個一模一樣的先給您,您覺得怎麼樣?」

 

長輩毫不領情:「對不起有什麼用?賠?可以百分百的一模一樣嗎?你讓她別再裝睡了,趕快問!我的金元寶到底在哪裡!」我無法責怪長輩對於晚輩的不體恤,或許那個金元寶的分量在她的心頭比我們兩個都來得更重要,所以她才能夠如此有架勢地讓我們必須交出金元寶。我整天的時光都花費在「逼迫」女孩交代金元寶的下落,女孩的手心被我打得紅腫,她哭得滿臉都是眼淚鼻涕,卻依舊用啜泣的聲音小聲地說:「媽媽,我沒有看到金元寶。」

 

我咆哮著:「我不相信你!我一點也不相信你!」我們身心俱疲,稍稍有時間休息,長輩又在耳邊提醒:「趕快把金元寶找出來給我!」苦無對策的我只能打電話求助先生,詢問他是否知道長輩有一個珍貴的金元寶,先生聽到我的描述,安慰我好好陪伴女孩,這件事情交給他處理。先生回來後,手裡拿了三個金元寶,長輩看到後眉開眼笑地接了過去,但依舊認定丟失的金元寶依舊是大女兒弄丟的,但她大人不計小人過,此事就這樣掀篇而過。

 

75

 

我詢問先生三個金元寶的價格,先生稱金元寶是塑膠製作,上面貼的是金箔,金元寶本身是個糖果盒,因為長相可愛討喜,長輩每天早上都會習慣摸了金元寶之後才出門,此時的我,無心去管金元寶的價值和貴重,我只想知道,原本的那個金元寶究竟去了哪裡?

 

在家人的詢問之下,長輩這才坦承自己一時忘記將「金元寶」放進了包內沒有拿出來,後來看到,卻不願意承認錯誤,才會繼續「冤枉」是大女兒所拿。我的耳朵聽不到長輩那套「因為所以」的解釋,我的眼淚在那刻決堤般地湧了出來!女孩一直在我耳邊說「我沒有」,而我卻固執傲慢地說出:「我不相信你!我一點也不相信你!」

 

女孩手心的紅腫很快就會消除,但我對她的不信任,要經歷多久的時間,才能夠慢慢被其他的記憶所填補?我要做多少的補救,才能重新讓女孩對我有所信任?我在女孩睡醒後跟她道歉,但她對我的過錯毫不在意,在我不斷抱著她哭說對不起的時候,女孩伸出她的小手,雙眼泛紅地幫我擦掉淚珠。

 

如今,時隔七年之久,每每回想此時,我的內心都會一片酸楚。女孩呢,或許對於這件事情早已忘記,因為她每天都在記錄我跟她的快樂往事。我跟女孩的相處,依舊偶有小衝突,我們各有各的倔強脾氣,但我願意,不管發生任何事情,我都一定要選擇先聆聽她怎麼說,聽她怎麼說,再來決定我如何做。我不要用蠻力武斷地切斷與她之間維繫的所有親密關係。

 

現在,我跟女孩的溝通依舊如此。現在,我跟女孩們在面對問題的時候,我都會打開耳朵,聽聽她們怎麼說,因為我知道,唯有相信,我們之間的溝通之門,才能永遠都保持暢通無阻。

 

結語:

 

在與孩子溝通的時候,我們可以試著從對話中找出他們的優點和潛力。許多家長無意間會在字裡行間帶著敷衍或者批評的口氣,然而這樣的回應,只會讓孩子更不願與父母溝通,加深彼此之間的隔閡,讓彼此的關係變得更疏遠。

 

列印

更多 管理講義 的相關內容
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按個讚吧!

關 閉 視 窗

(4577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