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0)

不知不覺的「偏心」,是最負面的教材!同理也反應在職場,變相造成分裂都是有可能的

3074

%e8%98%8b%e6%9e%9c-%e7%b2%89%e7%b4%85%e8%89%b2

為人父母應該對每個孩子關愛,慈善公平。跟據不同情況給予,讓所有孩子都感到滿足。因為父母的精力有限,憨厚、性格開朗的孩子,父母少關注一點問題不大;而對敏感的孩子,父母就要多費一些心思,多付出一些關愛,這樣她(他)才會感到滿足。
※本文由Mr.6授權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。

 

一次教育,兩種正義

 

一段已經許多年的家庭影片,在大螢幕放映著,台下的親朋好友,屏氣凝神看著。螢幕上,是一個生氣的小男孩,顯然正在和他媽媽「對峙」,看起來,這影片是原本要拍個什麼表演的,突然小男孩不表演了。竟然在攝影機前面,對他媽媽吼了起來!「媽,都是妳!」小男孩吼。他媽媽看著他。「媽,都是妳!」小男孩吼。他媽媽站直了。

 

「都是妳!讓我學這個,」小男孩吼:「弟弟為什麼都不用學?」「不公平!不公平!」原本只是看著孩子的媽媽,突然間臉色大變,然後……嘩!火山爆發了!「你過來,你給我過來!」媽媽說。那小男孩雖然長得有點高了,仍然整個人被他媽媽拉了過去。

 

「上次聽老師說你把小朋友弄哭了,你還在我面前恐嚇其他小朋友。」媽媽說:「這些帳我都還沒有跟你算,你現在是在這邊對我兇什麼兇啊?」媽媽的聲勢非常猛烈。破口大罵,罵到那個小男孩的頭髮好像都被往後吹了。「你想當霸王啊?蛤?」媽媽怒吼:「再不好好管住你,你以後就會變成黑社會老大!」

 

0b5a59356945940a1b2a84b583ed5eeb


媽媽的臉已經幾乎碰到小男孩的鼻尖。那小男孩一直往後退、往後退。雖然看不到他是不是在發抖,但從他畏懼的表情,已經完全看出來他剛剛的憤怒早已經100%的轉換成「恐懼」。或許,也從恐懼,轉換成撒嬌──小男孩放聲大哭。「哇!」孩子嘛,最後就是哭。小男孩也一樣。

 

然後,媽媽嘛。媽媽看到孩子哭了,自然也就不兇了。媽媽佇在那邊,不再說話。孩子繼續哭,繼續哭。影片也繼續錄,繼續錄。這時候,孩子突然冒出一句話──「妳誤會了,我剛剛不是對妳兇,」孩子說:「我絕不會對妳這樣,我只是在對『弟弟』兇……。」這時候,媽媽更和緩了。顯然孩子的甜話「說動」了他媽。

 

「可惡的弟弟,可惡的弟弟!」孩子說:「都是他,才害我會這樣兇媽媽!」這時候,媽媽仍佇在那邊。「我一定要揍弟弟!」孩子繼續說:「我跟妳說,我一定要揍弟弟!」媽媽仍佇在那邊。旁邊果然有一個更小的孩子。那小小的孩子,大概就是小男孩口中的「弟弟」。

 

那個小弟弟,發出了一聲比剛剛他哥哥還要更害怕的聲音,細細小小的說:「媽媽,我怕怕。」他看起來真的很害怕。那個媽媽,原本佇在那邊,沒有表情的。突然卻又吼了出來。這一次,她不是向著大兒子。而是小兒子。「都是你,都是你!這麼愛告狀!」她說:「你如果被哥哥揍,也是活該的啦!」

 

%e6%89%8b-%e5%8f%97%e5%82%b7-%e6%b5%81%e8%a1%80-%e7%a0%b4%e7%9a%ae


 

這句話,幾乎和剛剛大兒子講的話成了「對聯」,暴戾的話,竟然惹著正在觀片的全場,哈哈大笑!那笑聲,帶有一些哀悽。笑,是因為,至少影片裡面的那個女人,「那時候」還活得好好的。哀悽,是因為那個女人,現在已經往生,動也不動了。

 

女人,也就是影片中的那個媽媽,她的棺木現在正停在影片布幕的後方。由一個男子,代表這場告別式的亡者的家屬,開始致詞。他,就是影片中的大兒子。大兒子已經長大,西裝筆挺,頭頂已經有點稀疏;他步入中年,事業很成功,但同時傳來母親的噩耗,這些影片都是他整理當年留下的紀念,讓所有親朋好友一起追思母親。

 

「各位都看到了影片,有笑、有淚,都是我們成長的影片。」大兒子說:「還好,在母親的諄諄教誨下,我後來沒有變成大流氓!」大家感動的聽著。「都要感謝她,每次有任何事情發生,她總是一定站在我這邊,」大兒子說:「我母親教我,什麼叫做『正義』。」台下全都是政商名流,每人皆穿著肅穆的白色襯衫,再加上台上的孝服,整場一片的白色。

 

白色,通常都是代表正義的顏色。大兒子的表情,也的確正氣凜然。不過,這時候,突然間,門外傳來一陣騷動。現場迅速進入了一些原本不在這個場內的人。一看就知道,這些人不太一樣,因為這些人一律穿著「黑色」,剛好和場內已經坐定的所有人的顏色「相反」。黑色,通常不會代表正義。黑色,通常不會代表好人。

 

11


而這些「黑衣人」依序走進靈堂,站定在走道兩旁。每個人看起來果然都像兇神惡煞。這個黑壓壓的人陣,沿著走道左右兩排排好,是為了最後進入的那個黑衣人。那個黑衣人顯然是所有黑衣人的老大,這個人,一走進來,就令台上的親友驚愕不已──那個人不是別人,正是失散多年的小兒子。

 

小兒子顯然已是黑道老大,風塵僕僕的走入,在其他黑衣人排站簇擁下,給他敬愛的母親,恭敬的上了一柱香。整個場子,一半白色,一半黑色。大家都知道誰是誰,沒人吭一句話。只見那個帶頭的黑衣人,也就是那個小兒子,上完了香,只和一個人說了一句話。

 

那個人,當然就是他哥哥,那個白手起家的大兒子,代表正義與好人的成功實業家──「哥,媽媽已經不在,」小兒子說:「我不會再顧忌了,很抱歉,我要『大義滅親』。」這句話講得中氣十足,雄壯威武。大家還不知道發生何事,只見後面又走進來一群人,這群人既不是黑,也不是白。是一群警察。

 

帶頭的是最高檢查官,手上拿著搜索票,就在驚愕中,剛剛完成告別式的大兒子,已經被警察帶走了。而小兒子,再給母親上了一柱香。他說的話簡簡單單,現場卻沒有人聽懂。「媽,謝謝你,」小兒子說,然後,轉過來對現場所有的來賓,來賓夾雜著黑的與白的。「我的母親,」他宏亮的說:「教了我,什麼是『正義』!」故事就這樣結束。

 

這故事主要告訴我們,一個母親,怎麼可能同時教了兩個兒子什麼是「正義」?原來,她教了兩個兒子「不一樣的正義」。她教了大兒子,正義就是如何討好重要的關鍵人,讓自己的日子好過一點。她也教了小兒子,正義就是一般手無縛雞之力者永遠無法得到的奢侈品,長期被壓抑,有一天只能另類的去尋到它。

 

對好的人好,對壞的人差,不是正義,而是偏心。父母不知不覺的「偏心」,是影響下一代最負面的教材!最正義的人,反而私下做些狗屁倒灶的邪惡事,因為他們懂,往往只要施點小惠,就改變了每個人心中的正義。世上還有正義嗎?這個答案,由你現在教育下一代的方式來決定!

 

shutterstock_76982275


結語:

 

公平正義是教育的結果,而不是與生俱來的天性。當不公平事件產生時,通常都是「拿得少」的一方在鬼叫,卻很少是「多拿」的那一方主動抗議的。也就是說,佔便宜的一方通常是默默的不說話,甚至隨著年齡越大,還越來越奸巧,覺得賺到了很開心,一點也不覺得慚愧。因此父母教育過程,如果不知不覺偏心,下一代對於正義的解讀就會不同,價值觀也會有所差異。

KEYWORDS:
延伸閱讀
更多 智慧人生 的相關內容
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按個讚吧!

關 閉 視 窗

(71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