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0)

你不是沒有選擇!假如厭惡現在的生活圈,那就努力跳出去

5474

%e5%81%87%e5%a6%82%e5%8e%ad%e6%83%a1%e7%8f%be%e5%9c%a8%e7%9a%84%e7%94%9f%e6%b4%bb%e5%9c%88%ef%bc%8c%e9%82%a3%e5%b0%b1%e5%8a%aa%e5%8a%9b%e8%b7%b3%e5%87%ba%e5%8e%bb

你不能延伸生命的長度,但你可以決定生命的寬度。 人生中困難總是那麼不可避免的,面對無法迴避而又難以克服的困難時,心中難免會生出絕望,不知道以後的路該走向哪裡,這時就確實需要一種精神上的韌性,來帶你走向未來。

本文經業務講堂編輯網蒐整理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。

 

你厭惡現在的圈子,那就努力跳出去

 

一個男讀者給我講了這麼一個故事,讓我給他評評理。他跟兩個哥們打牌,忙活一晚上,要結帳了,一個輸給他6塊8,另一個輸給他5塊2,5塊2的那哥們要求「抹個零」,他猶豫了一下,同意了,於是收了5塊,6塊8的一看你能給他抹也得給我抹吧,說也「抹個零」吧,想給他6塊,這下他不同意,還興致勃勃地給這哥們講了四捨五入的道理。結果這哥們黑著臉轉了他6塊8後,扔下一句「你這人真能算計」後提著衣服就走了。

 

這男讀者就為這事兒鬱悶了一晚上。他不明白。自己為什麼會因為幾毛錢的小帳被人說得這麼里外不是人,而且平常他對這兩個哥們挺照顧的,經常會主動請他們吃飯,明明他們想少給自己錢,卻說他「能算計」。我聽完後其實有點哭笑不得。幾個大男人竟然為了幾毛錢的帳翻臉了,不覺得這日子過得有些悲涼嗎?還在這糾結什麼誰對誰錯?這有什麼好討論的?你厭惡現在的圈子,那就努力跳出去。

 

shutterstock_124871071


你不努力,就活該被垃圾碾壓

 

在一家報社當實習生的時候,被邀請去一個村裡報導一個舞台節目。剛找小馬扎坐定的時候,一個大爺湊過來,小聲問我:「閨女,你是記者不?」我一下來了精神,血氣方剛地說:「我是,大爺,您有事兒啊?」大爺眼睛裡一下亮了起來,擠眉弄眼地意思是讓我借一步說話。我當然不能錯過這個大有作為的好機會,目測肯定有大料!屁顛顛地就隨大爺去了距離舞台20米開外的洋槐樹下。

 

大爺有冤情,故事是這樣的。他家有個閨女,癱了,三年前上邊有人下來視察,村幹部在電視台的攝像機下表演了一場送溫暖活動,送來了20斤麵粉,他還挺高興的,結果電視台的人一走,麵粉又被村幹部抬走了,說這就是個道具,不是真給他家的,他沒轍,這事兒也就沒再聲張。

 

兩年前,上邊又有人來視察了,這次可能是個大官吧,說他家好像符合一個什麼政策,每年可以拿到幾百塊的補助,具體多少他也不知道,但反正頭一年村幹部真按月給了他幾百塊錢,可發了一年後,村幹部就告訴他,政策取消了,以後這個錢沒了。可有人偷著跟他說,這錢其實是村幹部偷著留下私吞了。大爺抹著眼淚說,家裡老伴早就沒了,他家這個條件只能是他一邊去勞務市場出工,還種著地,一邊照顧著癱了的閨女。

 

幾百塊錢對人家家裡算不上啥,但對他家來說,還是挺多的,因為他一直還想著攢點錢帶閨女去大醫院再看看,畢竟才十八九歲,正是好時候……。說得我都掉眼淚了,拍著胸脯要幫大爺「討回公道」。可我沒想到,那個小城根本不講究什麼「公道」,只在乎跟誰關係好就罩著誰。

 

我選題報上去就被斃了,更有意思的是,村幹部馬上得到了消息,冷笑著跟我說:「我認識你們報社領導,還認識某某大官,派你來讓你寫啥就寫啥,一個剛畢業的小丫頭,你最好懂點規矩!」我一看丫這麼囂張,竟然莫名興奮,心想終於能整個大新聞了。但年輕的我畢竟還是圖森破了,根本發不了。

 

這些小報領導,每天腆著大肚子四處吃喝,勾肩搭背地進出著洗浴城,一次次粉飾著虛假繁榮,卻沒有一次肯在百姓有事兒的時候正經出一次頭。我突然對當時所處的圈子感到厭惡,所以加倍努力地遠離了他們。直到我後來自己做了主編,我都忘不了當初那個圈子裡的人帶給我的認知傷害。我不止一次告訴自己,你不努力,就活該被垃圾碾壓,就活該跟你厭惡的人整天混在一起。

 

102


所有的任性,都有對應的代價

 

經常參加飯局的人,總會在飯桌上碰到大家舉著酒杯互相敬來敬去。你起初可能特不習慣:這些人怎麼這麼事兒逼!就不能坐著好好吃頓飯啊?你以為這些人是來好好吃頓飯的?大家是來混圈子的啊:交換信息,提升人脈,互相拍馬,綁架利益。你不喜歡?那就先讓自己牛逼到巋然不動、愛誰誰吧。前段時間參加一個作家的飯局,有出版人,有平台老大,也有身價參差的各路作家。

 

大家觥籌交錯,互相點評,表達欣賞,呼籲結盟,你方敬完我再上,總之整頓飯都沒閒著。只有一個人,坐得特穩當兒,一個勁兒地悶頭吃飯,其他啥都不管,他的名字叫常書欣,是《餘罪》的作者。桌上甚至有人嘖嘖稱讚:「最欣賞常老師這一點兒,實在!」

 

飯後我們一起打車回酒店,等車來的時候,常書欣像個小朋友一樣蹲在地上笑嘻嘻地說:「嗨,我最不擅長場面上那一套了,也管不了那麼多。」換做是我,是你呢?一群領導、大咖都在,你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嘍囉在那悶頭只顧吃飯,連個酒杯都端不起來,別人會誇你「實在」嗎?不會啊,你只會落得一個「不懂事兒」的臭名聲。

 

為什麼啊?因為人家成名了,而你沒有。因為人家有過硬的作品幫自己發聲,而你沒有。你厭惡窮不擇路、見利就爭的嘴臉,為什麼還要繼續跟這種人接觸?你看不起不求上進、挑撥離間的賤人,為什麼還是要笑著假裝自己不在乎?你不喜歡酒場逢迎、繁文縟節,為什麼還是陪著笑臉邁著腳步?你不敢任性,你不敢翻臉,因為你,得罪不起。所有的任性,都有對應的代價。

 

1500996853-2018-20140616-ToughClient-thumb


只有努力 才能讓自己變得有選擇

 

王小波在《沉默的大多數》裡這樣寫道:我相信這不是我一個人的經歷:傍晚時分,你坐在屋檐下,看著天慢慢地黑下去,心裡寂寞而淒涼,感到自己的生命被剝奪了。當時我是個年輕人,但我害怕這樣生活下去,衰老下去。在我看來,這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事。

 

當我讀到這裡的時候,我想到了那些跟一些人鬼混在一起暗無天日打遊戲的無望,想到了自己為了討個人緣而去假裝很願意跟一些人去逛街的慌張,想到了無數個被虛無填滿強顏歡笑的荒涼。我沒有更好的路徑,每當我厭惡所在的圈子,就會努力讓自己變得有選擇。可能你也是。

 

2


結語:

 

俗話說:想要得到甚麼就要先付出甚麼。想要過好生活,就要拼命的劃。 優雅需要底氣,華麗需要實力。當你不滿意現狀,放棄抱怨,人是不能太閒的,閒久了,努力一下就以為在拼命。為什麼你要努力? 因為努力的最大意義,不是為了要感動誰,也不是要做給哪個人看,而是讓自己隨時有能力跳出自己厭惡的圈子,並擁有選擇的權利,用自己喜歡的方式生活。當你周圍都是米的時候,你很安逸;當有一天米缸見底,才發現想跳出去已無能為力。

KEYWORDS:
延伸閱讀
更多 智慧人生 的相關內容
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按個讚吧!

關 閉 視 窗

(105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