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0)

一家擁有300年歷史的日本雜貨店險些淘汰,僅靠一塊「抹布」年收入直逼30億從此逆生長

3347
 1474523213-288933841_n
很多老店想守住傳統,保持年代感的本色,卻發現漸漸喪失掉新的購買群體,最後的最後,關張,成了定局。於是,創新成了唯一的底牌。

老字號的創新也是無奈之舉

 

如今,百年老字號在生活節奏快如閃電的當下,已經非常稀有了,這樣的局面不只在我們身邊發生著,也在世界各個國家,包括以匠人精神著稱的日本發生著。中川政七雜貨店就是例子。

 

 

每當提起雜貨店,很多人第一時間會想到MUJI(無印良品),但是當你來到MUJI的老家日本,會發現那裡是中川政七雜貨舖的天下。在銀座最時髦的商場裡,它被放在最顯眼的位置,就像明星。

 

 

店舖內的東西品質絕對不輸MUJI,不過年代感和氣質卻瞬間PK掉了後者。

 

 

險些讓小編都差點忘記了,這是個剛過了300歲生日的老牌雜貨店。中川淳說:「這是一家比美國這個國家還要古老的雜貨店。」他,是中川政七商店的第13代傳人

 

 

中川政七雜貨店誕生於1716年的奈良,是一家傳承了「奈良曬」這個傳統的麻織技法的老店。「奈良曬」製作出的麻布曾是日本最頂級的布,因為工序複雜,成本高,成為皇室指定御用品

 

「奈良曬」最早出現在15世紀70年代,用傳統手工編織的麻布經過曝曬形成亮白光澤的麻布,比起絹布來,雖然外表沒那麼華貴,但是更容易染色,而且韌性也比較好,能反覆清洗使用

 


中川家族知道

不改變就只有坐等消逝

 
可就在20世紀90年代,因為現代工業的衝擊,武士階級沒落,加上「奈良曬」手工造價貴,平民百姓光顧的人越來越少,中川政七也因此險些倒閉,當時是中川淳的父親掌管整個家族企業:「傳統固然珍貴,如果一味延續傳統工藝,不做絲毫創新,為職人精神而做職人,總有一天人氣也會沒的,不能讓這百年老店毀在我們手裡,是時候來些改變了。」

 

 

首先是要先活下來,之前,「奈良曬」多半用在做衣服和茶巾上,這回,中川家族想走更「親民」路線,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用性「這樣的麻布材質經久耐用,又能吸水,如果用來做家居用的抹布不是很適合嗎?」

 


 
轉念一想,如果只是做那種普通的麻布,沒有一點特色的話,那很容易就被模仿了。最終決定請來設計師為麻布量身定做造型。
於是,就有了1995年市面上看到的「花布巾」,水彩一樣的顏色,一眼看上去就特別有質感,小清新的感覺。軟噠噠、沒有生命力的白色麻布巾,變身成五彩斑斕的「抹布家族」,單憑著這個設計,「花布巾」就斬獲了Good Design Award的金獎。從此,一塊抹布成了中川政七雜貨舖的招牌。 

 

 

這還不是終點

 

之後的每一個春夏秋冬,中川家就會有新的抹布上市,在之前的基礎上還加進了各種風格的圖案,各種款式讓你眼花繚亂,創新的設計感和悠遠的年代感摻雜在一起,拿一塊放在手心,感覺厚重而深沉。

 

除了大力推進品牌戰略、開展諮詢之外,中川淳一直着力於「新奇產品」的開發,並增加直營店上架商品的更新頻率,這也是店鋪與製造商最大的不同,製造商可以一年只更新2次產品圖錄,並舉辦新品發佈會,如果直營店也保持同樣的更新頻率,來店客流量必將持續減少。

 

渴望起死回生仍有距離

 

中川家族原本想從一塊小小的抹布身上,踏出一條讓家族老店起死回生的康莊大道,然而…12億元的赤字,靠一條抹布還是有點天方夜譚!雖然抹布開了個好頭,但「中川政七」這個老字號還是像個重病的老人般,命不久矣。當時,第13代繼承人中川淳已經從京都大學法學部畢業,並且在富士通待了2年,積累了一些經驗。

 


 
2002年,28歲的他正式從父親手裡接下家族企業,就開始了馬不停蹄的改革。首先沿用了最開始的老路——設計,無論是復古與現代並存的門店:

 

還是手工印刷的宣傳海報:

 

 

或是店舖內的原創產品,抹布、扇子,餐具、包包、玩偶……雖然都保存傳統工藝的精髓,但設計更符合當代人的審美,卻又不失年代感。

 

 

雜貨舖內的日用品

 

 

東西賣不出去怎麼辦?

那就拓展渠道吧

 

他開始在全國增開零售店,後來網路時代到來,還開設了網上門店。中川淳知道:「不想讓老字號家族企業,在這個快速奔跑的時代迅速消亡的唯一出路,就是比時代跑得更快。」除此之外,為了盡量豐富雜貨舖的商品,他還和別家合作,比如和MONOPOLY聯手發布的日本工藝版大富翁。

 

 

跳棋是地方特色的小動物造型,比如招財貓,上邊還有日本47個都道府縣的傳統工藝知識,精緻得可以當傳家寶了,只有限量1000套。為了保持店鋪的新鮮度,中川淳不斷強化產品設計與開發能力,要求所有店鋪每隔兩周就能擺上新品,現在每年大概能上新26次

 

他還廣泛開展各類跨界合作和限量款,與藤子・F・不二雄的哆拉A夢聯名推出主題展覽,嬰兒圍兜,印有小叮噹的方巾,限量版大雄眼鏡製造地是眼鏡聖地鯖江市,用的是20世紀70年代的「縄手加工法」,讓眼睛懷舊又有趣,吸引不少人的眼球,還有「小靜的浴鹽」等一系列生活雜貨。

 

 


他還玩起了跨界

 

比如這個分分鐘進去就不想出來的快閃旅館。中川淳把自家的雜貨擺到建築師藤岡龍介改造的老町家,古色古香,富有質感的家居用品和設計感的空間混搭之後,讓人一進去就不想出來,時間也彷彿停止了。

 

 

膽大心細的中川淳還跟日本最有名的「植物獵手」西畠清順打造出「花園樹齋」,讓植物也變得摩登和時髦起來。

 


 
就這樣,中川正七雜貨舖在設計上不輸新生代品牌,又有著無可替代的文化沉澱,當它以新的面貌呈現在所有人眼前,馬上俘獲了整個日本上下的心。

 

 

曾經土得掉渣,現在不僅在臉書上擁有14萬粉絲以上,還成了象徵「時髦」的銀座裡的座上賓,就連東京高大上的表參道都出現了它的身影。如今,15年過去,中川政七這個300歲的老牌雜貨舖在日本遍地開花,不僅扭轉了赤字,還實現年營業額超30億元的奇蹟,打造出名副其實的「雜貨王國」。當傳統和現代交織在一起,其實一點也不違和。

 

 

結語:

中川政七商店齊備了許多將日本傳統技術和圖樣再創新的商品。海外人士看了似乎也覺得很有新鮮感,海外觀光客持續增加中,這些東西也常出現在台灣的instagram成為話題。在店裡可以同時看到日本的傳統及現代設計並存,真是一件厲害的事。一根筋地守舊,是日本老牌店在「匠人精神」的光環下消逝的原因。中川政七的起死回生,幾十年如一日做一件事的匠人精神固然可貴,在堅持傳統的基礎上加入新東西,讓「傳統」能永保生命力地存續下去,日本的工匠精神值得借鑑。

更多 老師開講 的相關內容
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按個讚吧!

關 閉 視 窗

(4500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