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0)

袁世凱因為《二十一條要求》蒙受百年冤屈,他真的是賣國賊嗎?

3453

20161005-085330_u3260_m203827_0df4

 

袁世凱在歷史上評價褒貶不一,每個人觀點不同。有人認為他在軍事、經濟、教育、文化、政治等方面各有建樹。正面評價的頭銜是:袁世凱是真正的改革家。總之,在兩岸的歷史教科書中,對於袁世凱的歷史評價仍以負面居多,袁世凱的正面形象則較少被關注。
本文經業務講堂編輯網蒐整理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。

 

弱國無外交

 

說起袁世凱,或許你會一秒想到《二十一條要求》、洪憲帝制、賣國賊、獨裁者等字眼,但100年前的《二十一條要求》真像歷史課本寫的,是袁世凱自願要賣國嗎?所謂「五九國恥日」,其實是他最沉痛的懊悔與反省,即便用盡四大策略斡旋,還是不得不簽下辱國條約……。

 

自十九世紀開始,國際政治的主旋律可以用一句話大略描述:「今天你不欺負人,明天別人就欺負你!」尤其對於被歐美霸凌的亞非等國,一方面對侵略者充滿恨意,另一方面卻又想成為相同強大的強國。

 

因此,中國在英法聯軍慘敗後,學習西化的自強運動;而被美國以黑船敲開國門的日本,則進行所謂的明治維新。直至一八九四年的甲午戰爭,日本勝、清朝敗,決定了日本霸凌中國的外交發展。

 

其實公道來說,日本霸凌中國也有它的不得已,往北會碰到老牌強國俄羅斯、往南則是英法把持的東南亞,這兩個方向遇到的阻力,都不是新興的日本所能承受。至於往東……難不成叫日本人去侵略海裡的魚蝦蟹?或是跨越一整個大海,向當初強迫他們開國的美國討公道?柿子挑軟的吃,西邊的中國自然成為日本最能發展的侵略方向。

 

話雖如此,日本要在中國撈利益也是不容易啊。相對英法俄這些西方列強,日本在中國真是後生晚輩,通常只能撿前輩留下的殘羹剩飯塞牙縫,不時還要被西方列強打壓一下。不過這樣的情況,在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有了改變。

 

1501737222-1172-656


喪權辱國的《二十一條要求》

 

當時日本趁著西方列強深陷大戰無暇他顧之際,由駐華公使向袁世凱投遞《二十一條要求》,內含五大主要項目:

 

一、關於山東省:

中國允許日本繼承德國在山東的一切利益。山東省內及其沿海土地島嶼不得讓與或租與他國。煙台或龍口至膠州鐵路,由日本建造。

 

二、關於南滿、東蒙:

中國承認日本在該地的優越地位,並享有土地租借權及所有權。中國在該地向外借債,聘請政治、軍事、財政顧問 ,均需得日本之同意。吉長鐵路由日本管理。

 

三、關於漢冶萍公司:

該公司改為中日合辦,屬於該公司各礦的附近礦山,不准他人開採。

 

四、關於中國沿海港灣、島嶼者:

所有沿海港灣、島嶼概不讓與或租與他國。

 

五、關於全中國:

中國政府須聘用日本人充政治、軍事、財政顧問。中國警察改為中日合辦。中國所需軍械的半數以上,只能向日本採辦,軍械廠需中日合辦。日本在中國所設醫院、寺廟、學校享有土地所有權。允許日修築多條鐵路並在福建可優先投資籌辦鐵路、礦山、整頓港口(含船廠)。

 

袁世凱接到此通牒後,立刻召集外交部人員商議,而外交部次長曹汝霖看完《二十一條要求》後,著急地說:「日本的要求,勢力由東北至福建,權利由建鐵路、開礦產以至開商埠、內地雜居;甚至要求各機關設立日本顧問、軍警由日人管理,這種苛刻條件,跟要我們亡國沒啥兩樣啊!」

 

袁世凱何嘗不知?他說:「日本這次意義很深,他們趁歐戰方酣、各國無暇東顧,才提出這些要求,意在控制我國,決不可輕視。」於是袁世凱和外交部展開一連串的策略,試圖解決亡國危機。

 

1501737161-9086-05-111217-U7195-M203439-31ea


四招應對策略

 

策略一:讓陰謀見光死!

其實這次日本駐華大使的談判方式非常奇怪,因為在一戰以前的外交規則:任何外交事務應該經由「外交部」進行處理,而不能直接透過一國元首進行轉達。從日本人破壞外交規則,加上駐華公使還威脅:「你們不可以洩漏這個機密,不然定招致嚴重後果!」這代表日本人也認為不可以讓這二十一條要求曝光!

 

畢竟西方列強在中國擁有巨大利益,若真按照二十一條要求,讓日本獨占中國利益,那麼西方列強準定找小日本算帳。「永遠別照敵人的想法做事,因為敵人想要你這麼做!」──法國將領 拿破崙。

 

袁世凱的應對方式很簡單:「我偏要讓這事見光死!」於是他告訴日本大使:「你直接找我談外交事務,不合規矩,請你找外交部商談此事。」這使談判對象從一個人擴及一個部門,增加洩密的可能性。

 

之後袁世凱還將二十一條要求的事情透露給報社;這讓中國老百姓知道了,很激動!外國列強也知道了,他們更激動,於是正在酣戰的英國、沒加入大戰的美國,立即派遣大使詢問日本:「你們真有提出《二十一條要求》嗎?」

 

日本沒想到竟有外國勢力跑來干涉,先表示:「傳聞二十一條要求有五大項內容,其實沒這事,我們只有提出傳聞中的第一、第二項要求。」後來又說:「好啦,第三、第四項也有。」最後說:「呃……其實,第五項也是有的。」

 

日本人發現,美國人臉色變得相當難看;因為美國人向來主張「門戶開放」政策,也就是各國都可以在中國享有利益。日本的第五項要求卻等於要獨霸中國利益,面對老美的憤怒,日本人連忙表示:「這第五項,我們只是『希望』中國答應,不會強求啦!」

 

策略二:拖延戰術,以時間換取空間

在《二十一條要求》曝光,需由外交部進行談判後,袁世凱吩咐外交人員:「我已逐條細閱批示,你們照此商議;與日本談判時,應逐項逐條商議,不可籠統並商。」

 

負責對日談判的外交總長陸徵祥明白:談判時間拖越久,日本面臨的輿論壓力會越大,到時中國就有可能增加談判空間。於是當日本大使要求:「盡速開會!而且每天都要召開會議達成協議!」

 

陸徵祥說;「開會沒有問題,但是各國沒有在星期天開會的慣例,而我身為外交總長有許多事務需要處理,因此每次談判只能在下午五點開始進行。」日本大使抗議:「五點太晚了,最好下午兩點開始,夜間也必須持續!」陸徵祥表示:「兩點鐘談判沒問題啊,但是我身體太壞,夜間就無法開會了。」

 

總之陸部長找盡各種藉口,就是要減少談判時間,好拉長整個談判的會期,甚至等到雙方進行談判時,陸徵祥總是先不疾不徐地說:「請貴國大使入座。」按外交禮節,日本人也只好客氣地說:「不,請貴國先入席。」

 

雙方客氣來、客氣去,光讓座就糾纏個十幾分鐘;等到就定位,日本人要直切主題時,陸徵祥又說:「請上茶。」然後日本人只好依照外交禮儀,喝著茶聽陸徵祥開始天南地北地亂扯。你說日本人知不知道陸徵祥在玩拖延戰術?答案是:當然知道!但是陸徵祥的一切行為都依據外交禮儀,為免有損國家形象,日本人又被拖延個幾十分鐘。

 

等到進行談判時, 陸徵祥更是遵照袁世凱的指示:逐項逐條商議,拖慢會議的節奏。每次當談判情勢不利,陸徵祥就說:「唉呀,我身體不行啦!實在無法撐下去了,有事明天再商議吧。」搞得日本人十足鬱悶。

 

策略三:反客為主,將戰場帶回日本

當國內談判展開之際,袁世凱展開了一系列的幕後運作,好削弱提出二十一條要求的日本大隈重信內閣的影響力。

 

首先,袁世凱派人赴日遊說和大隈重信立場相對的元老重臣;接著,收買日本浪人做間諜收集情報;最後,秘密支持四個日本議員競選,而這些接受十六萬日元選舉費用的議員,就在議會中彈劾大隈內閣。這下大隈內閣囧了!

 

國內外都面臨強大壓力,談判又難有進展,為了趕快結束這場外交爛仗,日本大使決定對中國提出的條件妥協。但是!他們也在五月七日下午三時,向中國提出接受二十一條的最後通牒:「限於五月九日午後六時前答覆,不然日政府將採『必要』措施!」

 

所謂必要措施,其實就是不惜開戰,當時日本海軍巡弋於渤海一帶,陸軍則開往東北三省,面對結實的硬碰硬,袁世凱是再沒得取巧,他無奈地表示:「我豈願意屈辱承認?但是對比中日國力,不得不委曲求全……。」

 

於是在一九一五年五月九日,外交部的陸徵祥、曹汝霖將《二十一條要求》最後修訂本遞交日本公使,曹汝霖對此表示:「當時我心感淒涼,有一種親遞降表的感覺……。」不過,袁世凱的招數還沒完啊!

 

策略四:說一套,做一套

日本最終跟中國簽訂的要求中,第四、五大項沒簽訂,第三項要求則被刪除一條,至於被迫答應的第一、二項十一條要求,袁世凱這麼說:「購地租地,我叫他一寸地都買不到手;雜居,我叫他一走出附屬地,就遇到生命危險。

 

至於警察顧問用日本人,我用雖用他,每月給他幾個錢罷了,至於顧不顧、問不問,決定權卻在我身上。其他各條,我皆有破壞之法。」

 

此後,在東北的日本人說:「我們日本人在東北被囚禁於附屬地界內,一步不敢出附屬地;至於向中國人購地、租地,更是談不上。」日本顧問也說:「我等名為顧問,其實絕無人顧,絕無人問。」

 

1501737161-9794-05-111217-U7195-M203438-9a64


勿忘國恥

 

簡單來說,袁世凱已將二十一條要求的傷害性降到了最低,整場外交戰役可說「雖敗猶榮」。而且袁世凱還在《二十一條要求》簽訂後,深刻體會國力不足只能被霸凌的屈辱,於是下令:「將五月九日列為國恥紀念日!」

 

又對左右說:「勾踐不忘會稽之恥,最後終於打敗了吳國,那些咄咄逼人的人終有肉袒牽羊之一日。」(根據史料所謂五九國恥紀念日是由袁世凱親自訂下,表示有自我檢討的意味並非是民眾對他不滿才諷刺制訂出來的)

 

由上述事件看來,新成立的中華民國,真可謂命運多舛、風雨飄搖,甚至還面對外來的壓迫和亡國危機;但諷刺的是,後來滅亡中華民國的,不是外國人,反倒是它的建國者──大總統袁世凱!

 

結語:

 

關於袁世凱的評價,無論是學者還是普通人,都有很大的分歧,相信隨著歲月的流逝,時間的沉澱,時代越久遠,人物的評價應該越客觀,百年後讓後人再來評說袁世凱此人也許會得到更不一樣的評價,但無論如何他都算是當時的英傑,大量原始史料還原了歷史真相,推翻了強加在袁世凱身上的諸多「罪狀」。從中我們更多的了解到袁世凱更多真實的一面,他是一個充滿爭議的人物。他既對中國近代化做出了巨大貢獻,卻也因為在關鍵時刻的錯誤決策,身敗名裂。袁世凱的成敗,值得後人深思。

KEYWORDS:
延伸閱讀
更多 管理講義 的相關內容
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按個讚吧!

關 閉 視 窗

(11939)